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獨角獸
2020/11/19 00:00
瀏覽624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興化(今江蘇省泰州市興化市有個乞丐,在商店、市場間乞討,圍在乞丐周圍看熱鬧的人多到形成了一堵人牆,連《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也忍不住湊上前去查看,原來是因為那乞丐的頭上生有一支角,就在頭頂的正中央,角的根部周圍長著短髮像是鬃毛的模樣,頂端微尖而有些缺損,像是被蟲子蛀咬的樣子。人們都好奇的問他為何生得如此模樣?乞丐流著淚說:

 

「我也不是天生就長了這支角的。

 

我從小就不孝順,動不動就頂撞父母,偷拿家中的錢財去找妓女過夜。我家本就貧窮,父母每天也只能吃著粗糠充飢,而我還帶著酒菜去妓女家中大吃大喝,還特別喜歡吃那些煎炒脆炸、濃汁厚味的美味食物

 

後來,我的父母死後,我只用蘆席將他們的遺體草草包裹後就埋在城東外。才剛回到家,我家卻已經莫名其妙的失火了,連房子帶其中的所有東西,一下子就被燒個精光。因此我已經窮得無法忍耐,日子快過不下去了。

 

這時親族朋友中有人專門故意去找他人麻煩、甚至故意與人動手打架,引得對方互嗆要上衙門互告,這時就由我出面假裝要為雙方調停,藉著雙方鷸蚌相爭以謀取漁翁之利。(此類舉動今稱之為「碰瓷」)

 

這一年我三十二歲,忽然生了一場大病,想著這次大概活不成了。幾天後,頭上的皮肉癢得很,實在忍不住就一直抓撓,頭皮都抓破了,流出了許多紫紅色的血。接著突然有一支角,就像初生的竹筍頂破泥土一般,從傷口處冒了出來。我嚇得拿鏡子來照看,見鏡中的自己就像一隻獨角神羊。然而因為劇痛難忍,我躺在床上痛苦哀嚎不停。十幾天後,忽然夢見一為神人對我說:

 

『你該好好的想想你為什麼會生這樣的病?頭上為什麼生出一支角?想清楚了自己說出來這些原因,疼痛就會自己停止。』

 

我醒來以後認真的自我反省,就試著將自己從前忤逆父母、詐欺他人等罪行,當著旁人面前一一說了出來,疼痛果然就暫時消停了。

 

現在我已經六十歲了,還是需向從前一樣如故,只要一日不對他人坦白自己犯過的罪行,那一日頭便疼痛不止。」

 

說完,乞丐傷心得淚下如雨。人們都很可憐他,也就會多施捨了一文錢給他,也因此乞丐不至於挨餓。

 

鄉里中的小孩們,偶爾伸手摸乞丐頭上的角甚至搖幌它,乞丐就後悔不已的大聲誦念著佛號。有人試著詢問乞丐的姓名籍貫,乞丐自己說:

 

「我原本是興化東鄉人,無名無姓(不願提及而已),就只有個外號叫做『獨角獸』。」

 

(《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玩笑般的為他畫了一幅小像,畫像旁提寫著贊語,內容是:

 

「彼何人斯,乞於東郭;身未披毛,首先戴角;春筍怒芽,上指寥廓。

其身猶人,其心則獸。獸耶人耶,峨峨穿透。地獄人間,黃泉白晝。

非獬豸冠,亦非角端。鐃鼎不鑄,山經不刊。好角逐者,驀見心寒。」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廛」,音「禪」,商店。

 

:「煎炒脆炸、濃汁厚味」,這類的食物都需要使用大量的油,在當時豬油、豆油等食用油都是奢侈品,普通老百姓都不會大量使用。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獨角獸

 

興化有丐者,乞食廛市間,觀者圍之如堵牆。余曾亦趨視,蓋其人頂生一角,矗正中,根束短髮如毛,角首微銳而梢,朽如蠹齧。人爭問訊,泫然曰:

「余非生而戴角者。幼不肖,動輒忤雙親,攫資宿妓,家貧,雙親啖糠而已,猶攜酒肴就妓家食,尤喜煎炒脆炸,濃汁厚味。

親死,以蘆包葬東郭,甫歸家,正遭回祿,屋宇什物,一時煨燼。貧不能耐,則於親族友黨中唆是非,挑械鬥,興詞訟,己則假為調停,攫鷸蚌利。

是年,年三十有二,忽病,自分必死。數日,顱肉癢甚,抓撓膚裂,紫血涔涔。突一角出,如筍掀泥。自顧鏡中,已似神羊。而奇痛不可忍,呼號牀第間。十餘日,忽夢一神人告之曰:

『爾思病從何來?角從何生?曷言其故,痛自己。』

寐而自省,試以己之罪惡,於人前姑言之,痛果已。

頃年已六十,如故,一日不言,一日便痛。」

言已,唏噓淚下如雨。人憐之,多施一文錢,由是得無餒。鄉中小兒,偶摩娑其角而動搖之,便哀呼誦佛號,自云:

「興化東鄉人,無名氏,惟號獨角獸。」

余戲為摹小像,贊云:

「彼何人斯,乞於東郭;身未披毛,首先戴角;春筍怒芽,上指寥廓。其身猶人,其心則獸。獸耶人耶,峨峨穿透。地獄人間,黃泉白晝。非獬豸冠,亦非角端。鐃鼎不鑄,山經不刊。好角逐者,驀見心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