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金竹寺〈三〉
2020/11/12 00:01
瀏覽522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就這樣,蕭靈威金竹寺內住了三日。

 

這第三日晚上,蕭靈威忽然聽見敲擊銅鐘木魚以及誦念經文的聲響,似乎是寺內正舉辦大型法會道場的樣子。蕭靈威悄悄的披上衣服穿上鞋子,打算前往觀看。

 

蕭靈威抵達正殿時,那鐘魚念經等聲響突然完全安靜了下來。蕭靈威探頭張望,發現正殿之中的佛像都不見了,地上鋪滿了毛織地毯,四周燈燭輝煌,而殿中居然有諸多光著身子的男男女女正躺在地毯上相互研究關於傳宗接代之事,俊美的與俊美的一對、醜陋的與醜陋的一對、年長的與年長的一對、年幼的與年幼的一對。見此情景,已經讓蕭靈威驚訝萬分。腦子還沒轉過來,一瞬間,那些人已經互換了對象,各種小黃書上所有的姿勢紛呈、各種淫穢之聲此起彼落。如此在佛門清靜之地行此違反戒律之事,讓蕭靈威由驚訝轉為憤怒,忍不住大聲的罵道:

 

「如此沒有是非羞恥、混亂污濁,成何世界!」

 

話剛說出,忽然背後有一個人大聲喝斥蕭靈威,說:

 

「咄!四方天地的內外,甚至是四方天地的形成,不都是緣由於那男歡女愛。俗子無知,如此大驚小怪。」

 

蕭靈威回頭看那說話之人,見他身穿紫衣、頂著一顆光頭,面如滿月,先前那位雲遊僧人正隨侍在側。雲遊僧人對著蕭靈威喊道:

 

「這位正是金竹寺方丈,居士應當向他行叩首大禮。」

 

蕭靈威心中雖然對於這寺中淫亂之事非常憤怒,然而身體卻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雙手合十向方丈禮拜方丈伸手將蕭靈威攙扶起來,將他帶入方丈室,大致問了一些關於那浙江天竺山山洞中那老和尚的事情後,對蕭靈威說:

 

「剛才你所看見的,只不過是佛家為了考驗你所生出的幻景而已。有大智慧的人見到了,當能大徹大悟;而愚昧之人見了,會因此憤怒或隨之沉淪。這些都不值得大驚小怪。」

 

蕭靈威也不知這方丈說的事真是假,自是不敢多言。又聽得方丈轉頭交代那雲遊僧人,說:

 

「你何不帶施主再次去看看那『水晶域(即大殿)』,他當會重生覺悟之心

 

蕭靈威方丈告辭後退出方丈室,隨雲遊僧人來到大殿外,見先前大殿之上那些輝煌燈火已然全無蹤影,大殿中那些放肆之人也都消失不見,所有的也只是原本的供奉佛座上的三世佛像,以及佛龕前的油燈忽明忽滅的閃爍著而已。

 

忽然,蕭靈威聽見清晨雞鳴之聲,方丈傳話交代送客。雲遊僧人親手採摘了一把竹葉交給了蕭靈威,說:

 

「這些竹葉姑且送給居士,讓你在路上使用。」

 

蕭靈威不明所以,禮貌上敬領後將這疊竹葉隨便收納於袖中。

 

雲遊僧人將蕭靈威送出佛寺山門之外,蕭靈威張望一番,猛然發覺山門外的景象已然與來時完全不同了。正待回頭詢問,則雲遊僧人與那山門已然消失不見了。蕭靈威只能獨自沿著舊路摸索,直到天光大亮時,蕭靈威才能確實分辨路徑,一路奔馳下去才發覺人已經在那甘泉山下。這時蕭靈威感覺袖中有些沉重,查看之下才發現袖中的竹葉因為這一路奔馳已丟失近半,剩下的,轉眼之間則變成了黃澄澄的金竹葉了。

 

蕭靈威再次進入揚州城,一問之下才發現瞬間已經過了三年,而他在寺中僅僅住了三日而已,這才隱隱明白當初那浙江天竺山山洞中老和尚所說的可在揚州金竹寺住三日以避禍之言。就將剩下的金竹葉拿出來換成銀子,隱姓埋名改行當個走南闖北的小販,賺了一大筆前後便在揚州定居下來並開了一間骨董鋪,家境也逐漸富裕起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毹氍」,音「渠書」,毛織的地毯。

 

:「稽首」,古時九拜中最恭敬的跪拜禮,行禮時叩頭至地。

 

:「玉山遽頹」,參考「玉山傾頹」,形容酒醉後東倒西歪的樣子。

 

:「和南」,梵語vand音譯,原為古印度人對長上問候用語,表示敬禮、恭敬之意。亦流行於佛教團體。

 

:「發菩提心」,「菩提」是梵語,意思是「覺悟」,即「要發覺悟的心」。

 

:「行色」,行旅出發前後的情狀。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金竹寺

 

余髫齡即聞揚州地下有金竹寺,不得其源。前歲,晤屯田司馬楊慧生姻丈,偶話及,云:

 

明季某甲子,有皖人蕭靈威,少年任俠,追蹤魯仲連郭解之為人,屢屢睚眥興怨,後遭仇家,幾斃毒手;逋之他縣,匿跡韜聲者二載。

……

日處旅館,漸聞風聲促,恐為捕者蹤跡得,急易裝更姓名過江。

……

住三日,是夜忽聞鐘魚梵唄聲,若開大道場。潛披衣趿履,擬往瞻視。及至正殿,則其聲頓寂,唯見滿堂無佛像,滿地鋪毹氍,燈燭輝煌,男女裸體橫陳,綢繆交媾,妍與妍偶,媸與媸偶,老與老偶,稚與稚偶。大駭。略轉瞬,則又妍媸老稚互更,互為之偶,或鸞顛,或鳳倒,或背成峰,或側成嶺,其態既濃,其聲更昵。蕭閱之,始駭繼怒,不禁大呼曰:

「如此昏昏,成何世界!」

忽聞背後一人大喝曰:

「咄!六合之中,六合之外,六合所成,男歡女愛。俗子無知,大聲驚怪。」

蕭視其人,紫衣科頭,面如滿月,打包僧侍側,呼曰:

「此鐵方丈也,蕭居士其稽首。」

蕭心雖怒,而體不克自主,玉山遽頹,和南伏地。方丈挽起,攜入所居,略略問瞿曇蹤跡,謂蕭曰:

「頃之所見,乃佛家之幻景耳。智者見之,大徹大悟;愚者見之,可興可起。無足驚詫。」

蕭不敢言。旋諭打包僧曰:

「盍攜去重瞻水晶域,當發菩提心。」

蕭辭出,見殿上燈火全無,人物亦杳,唯三世佛像,龕燈明滅而已。

 

忽聽雞唱,傳語送客。打包僧手採竹葉一叢與之,曰:

「以此聊為居士壯行色。」

蕭領而藏於袖。送出門外,則迥非舊途,躑躅奔馳,明始辨路逕,則已在甘泉山下。回顧袖中,竹葉已墜去其半,視所存者,金竹葉也。再入城詢之,瞬已三年,而寺中僅三日耳。遂出竹葉貨之,小負販,大獲,設骨董肆,家漸裕。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