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金竹寺〈二〉
2020/11/11 00:00
瀏覽628
迴響1
推薦39
引用0


蕭靈威白日窩居在旅館內,聽說官府緝拿魏虎命案的兇手的風聲越來越緊,擔心捕快們會追查到自己的蹤跡,就趕緊換裝改名南下過江。聽說在浙江省杭州天竺山的寺院中供奉的菩薩最為靈驗,決定前往焚香禱告並懺悔。當蕭靈威抵達該處,發現那裏士女如雲,比丘如蟻,人多得不得了,然而這麼多人卻個個都是裝模作樣之輩,沒有一個稱得上是真正的「善知識(有相當大修行的人)」。蕭靈威焚香禱告完畢後,就在山寺中暫時住了下來,發願改悔,默求庇佑,學著那些佛門弟子每天虔誠的誦念著佛經。

 

一天,蕭靈威在山嶺間遊覽打發時間,見到一處石洞之中,有一位老和尚在裡頭盤腿打坐,雙目閉著像是睡著了的樣子。見到蕭靈威來到洞前張望,老和尚突然厲聲喝道:

 

「富豪強娶,關你什麼事?」

 

蕭靈威突然聽到這句話,就像是一桶冰水當頭澆了下來,害怕老和尚洩漏他的秘密,心中便生出要將老和尚殺人滅口的念頭。這個念頭才剛冒了出來,又聽見老和尚大聲喝道:

 

「咄!白衣人持蓮花燈前去接引你,你還想恩將仇報嗎?」

 

蕭靈威聞言又是一個震驚,頓時清醒過來,也明白是怎麼回事,感恩之餘立即跪伏在地,不停的告罪認錯,說:

 

「弟子知罪,大菩薩法力宏深,一定能有始有終的幫助弟子解決災厄。」

 

老和尚說:

 

「此處並非你的容身之地,你何不為我寄交一封書信給揚州金竹寺方丈,順便在那裏隱藏身驅三日,你的災難便可消除。」

 

就從袖中取出一封書函,信封口封得很牢固,交給蕭靈威的同時,說:

 

「速去,勿回頭!」

 

蕭靈威對著老和尚磕了數百個頭之後,拿著書信立即出發前往揚州了。

 

一路急趕,過了十天,蕭靈威渡過長江抵達揚州,問遍眾人都不知道揚州有這麼一座金竹寺,這讓蕭靈威的心中非常的憂慮。眼見天要黑了,又因為不敢住在揚州城中,蕭靈威只能先在附近鄉村寄宿。

 

晚上,蕭靈威就著月光在東關浮橋上散步,思索著下一步該怎麼辦時,忽然有一位雲遊僧人,由另一位小和尚在前方打著燈籠照明引路,自後方超越蕭靈威後急急前行。蕭靈威見那燈籠上寫著「金竹禪院」四個大字,才要仔細再看清楚些,那燈籠已然飄忽著轉向東方而去。蕭靈威急忙尾隨追趕了四、五里遠才追上了他們,這才發現此處已然在一處山谷之中。雲遊僧人見蕭靈威追來,就問他:

 

「這位施主為了什麼要尾隨著我們而來?」

 

蕭靈威一邊喘著氣一邊說出在浙江天竺山遇到老和尚、並代為寄交書信的事,又拿出那封書函佐證。雲遊僧人說: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白衣豁棘尊者。居士既然不辭勞苦遠道而來交送這封書函,何不就此隨我一同前去那金竹寺?」

 

不一會兒,蕭靈威隨著雲遊僧人抵達一處規模頗大的佛寺,在一片昏黃月色中,只見那鐘樓經閣等皆是高大偉麗的建築。寺中主管夜間報時的僧人,已將開始敲著梆子吟唱佛曲,聲調淒涼憾人心肺。雲遊僧人進入寺中向方丈說明,蕭靈威就先在寺旁的竹林處恭敬的拱手相候,夜風吹動竹林、夜霧逐漸瀰漫中,原本文靜秀麗的小竹子隨風搖擺相互碰撞,並且當風吹過竹葉時發出如樂器一般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雲遊僧人出來對蕭靈威說,方丈已經打禪入定,但是他留了一張紙條在桌上,請來訪的客人到寺內的僧舍住宿,明日當會與客人見面會談。就讓寺內的知客僧引導蕭靈威來到一間非常雅致清潔的小房間,隨後又送來了晚飯,雖是素齋但內容也十分精美可口。

 

第二天,蕭靈威並未聽聞方丈有傳喚的動作,也不好隨便到處亂跑,就在僧舍附近閒逛等候,見往來的僧侶,容貌、性情都有著古人的風範,老幼俊醜各有不同,然而與浙江天竺山那裏的僧侶信徒們比較起來,則又感覺有著那麼一些說不出的不同之處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破寂」,排除寂寞。

 

:「瞿曇」,又譯為「喬答摩(Gautama)」,原是釋迦牟尼的姓氏,亦為的代稱,也借指和尚。

 

:「打包僧」,指雲遊僧人。「打包」,指行腳僧人所背負的行李包裹。

 

:「叢林」,於佛教用語中指寺院道場,或比喻生死輪迴。

 

:「瑰偉」,事物珍美奇異或雄偉。「嵯峨」,「嵯」音「ㄘㄨㄛˊ」,山勢高峻的樣子。

 

:「行者」,又稱「行人」、「修行人」,泛指一般佛道的修行者。

 

:「琤璁」,音「撐匆」,形容弦樂聲。

 

:「寮房」,寺廟中的僧舍,或指簡陋的房舍。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金竹寺

 

余髫齡即聞揚州地下有金竹寺,不得其源。前歲,晤屯田司馬楊慧生姻丈,偶話及,云:

 

明季某甲子,有皖人蕭靈威,少年任俠,追蹤魯仲連郭解之為人,屢屢睚眥興怨,後遭仇家,幾斃毒手;逋之他縣,匿跡韜聲者二載。

……

日處旅館,漸聞風聲促,恐為捕者蹤跡得,急易裝更姓名過江。聞浙省天竺山菩薩最靈顯,虔往焚香求懺悔。至則士女如雲,比丘如蟻,然皆裝模作樣,無一真善知識。焚香畢,即小住山寺,發願改悔,默求庇佑。學優婆諷誦,至虔至誠。

偶遊山嶺破寂,視石洞中,有老瞿曇趺坐,目若瞑。見蕭來,遽喝曰:

「富豪強娶,何預汝事?」

蕭驀聽,如冰沃頂,恐泄其事,心意欲擊斃矍曇以滅口。僧大喝曰:

「咄!白衣持燈接引汝,尚為仇耶?」

蕭駭且感,遽伏地,曰:

「弟子知罪,大菩薩法力宏深,定能始終解我厄。」

曰:

「此處非容身地,盍為我寄書揚州金竹寺與鐵方丈,彼處潛身三日,難即已。」

因袖出一函,封其固,曰:

「速去,勿回頭!」

蕭崩角數百,持函即行。

 

十日過江,抵揚州,遍詢無金竹寺,心甚憂慮。不敢居城中,潛寓鄉村。夜夕步月東關浮橋上,忽一僧打包來,僧雛攜燈前引,燈上大書曰:

「金竹禪院。」

略凝睇,神燈飄忽已東去,急趨而尾四五里,始追及,已在山谷中。僧問曰:

「男子何所見聞而逐我?」

蕭喘息道天竺遇老瞿曇事,並示以函。僧曰:

「我當誰,原是白衣豁棘尊者。居士既遠作寄書郵,盍隨我歸去來。」

須臾達一大叢林,月色昏黃中,視鐘樓經閣,瑰偉嵯峨。司夜行者,已行梆唱佛歌,聲淒心肺。打包僧入白方丈,蕭拱候叢竹旁,風篁煙筱,文秀琤璁。僧出,白方丈已禪定,留書案頭,止客就寮房宿,明當晤敘耳。引蕭之一斗室,雅潔無此。旋出夜膳,亦極精良。明日,並不聞傳喚。往來緇侶,古貌古心,老稚妍媸,其類各別,然較之天竺皈依之大眾,則似覺不同。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意樵
2020/11/11 13:41
修行的大識

浙江天竺山那裏的僧侶信徒們比較市儈!?

金竹寺比較有大識者的仙骨!?

一位有修行有智慧的師父和一個市儈的比丘,那氣質氣度是真的差了十萬八千里。

別說是有修行,就一般的所謂吃齋念佛的和平常有修為不佛不齋的人,那眼界氣質氣度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UDN裡也有一堆又佛又齋的版主,還有自稱是居士的人,除了發經文之外,字裡行間也看不到修持的智慧!!

烏雲飄過

從前聽過這麼一個故事:

老婆成天阿彌佗佛不離口。一日,丈夫突然開始不停的唸著老婆的名字,到了中午老婆受不了,問丈夫為何如此?丈夫說:

「我才念妳的名字半天妳就受不了,那麼佛祖每天從早到晚聽妳唸著阿彌佗佛,祂受得了嗎?」

 Fox想 

修口有從外而內的修行幫助,不過修心總還是比修口更重要。不然就真成了「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了。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1/11 20:4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