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博山兩賢婦〈五〉(完)
2020/11/04 00:00
瀏覽530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此時陳讓姑的雙親家二老也在座,知道這事再這麼鬧下去,兩家勢必因此決裂而不可收拾,父急忙大聲的對眾人說:

 

耐姑的貞潔,因為她含垢忍恥的精神感動了上蒼,老天爺這才又送了一個兒子來為她洗清她的冤枉。眼下想要化解嫌隙平息紛爭,讓事情圓滿解決而避免訴訟,似乎非得請大家先聽聽我女兒的意見。」

 

說完,陳讓姑果然從屏風後方緩緩的走了出來,向在場的親族長輩們行禮拜見後,說:

 

耐姑姐姐的沉冤,今日能得以大白,正是老天爺顯靈、我們三家人的福氣啊!因此請姐姐恢復正妻之位,我願做偏房。因為像姐姐所表現出這般高尚的貞操,讓我就算服侍她洗臉、為她梳頭,我也心甘情願。今日各位長輩都在場,請求各位能同意我的建議,不要再相互爭執了。」

 

大家都點頭說:

 

「如此安排很好。」

 

父對於女兒的決定也很支持。忽然,父覺得有人從後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轉頭一看,原來是那算命仙生也來看熱鬧。就聽得算命先生對父說:

 

老爺啊老爺,老頭子我這雙眼睛,你能否開恩讓它們就留在原處,行嗎?」

 

父先是嚇了一大跳,接著便與算命先生相對大笑了起來。賓客當中有不少人都找過這位算命先生看過相算過命,就相互詢問對方算命的經過,一番抬槓之後,大家才知道這些都是上天注定的因果命數,也有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結果卻是如此的。只是那雨香庵大悟住持能到預知到李耐姑必定會在今日臨產生子,這用的是什麼方法就令人想不透了。

 

既然當事人李耐姑陳讓姑二位已然達成協議,三方家長以及其他人也就樂觀其成。家命人趕緊整理打掃,重新張燈結綵,請兩家的父母一起坐在上位,父親自領著兒子鍾十六恭敬的向親家們叩拜認錯,然後兩家也相互認對方的女兒為養女。如此皆大歡喜,讓前來祝賀的賓客們極歡而散。

 

這樁美事經由當地官員上報朝廷,朝廷特准博山的地方官在家門前樹立二根用於表彰孝義的木柱,藉以表揚李耐姑陳讓姑兩名婦人的賢德之行。

 

之後李耐姑又生了一個女孩,同樣孕期也只有六個月。陳讓姑也生了二個兒子,她的孕期就與常人無異。之後鍾十六的這四個兒子都很有出息,先後都當上了大官。家屬在領受朝廷敕封時,朝廷也是先飭封了謫母李耐姑、後飭封了庶母陳讓姑,這些都應驗了算命先生的預言。

 

李耐姑六十歲那年,便拿出了一筆錢為雨香庵建佛塔,以報答住持大悟的恩德。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中牟(今河南省鄭州市中牟縣當地有民謠,內容是:

 

「少所見,多所怪;見橐駝,言馬腫背。」(少見多怪的人,見到駱駝以為馬背腫起來了)

 

鍾十六因為妻子李耐姑懷孕六個月生產就認為她不守婦道,可以說鍾十六是少見多怪了。

 

「孕期長的象徵(嬰兒)壽命長,孕期短的象徵(嬰兒)長大後能當大官。」

 

袁枚(字子才,號簡齋,別號隨園老人,時稱隨園先生擔任上元縣縣令時,針對一起同樣是丈夫控告新婚後才五個月妻子便生產的案子,引經據典的在公堂之上對那原告丈夫說了上述這樣一句話,便為那剛出世的嬰孩造福,是真正的佛子心腸、慈母廕庇啊。

 

我希望那些不識字、胸中沒有半點墨水卻一肚子疑問的人,應當再三閱讀這個故事,才能免於因為無知而白白的雨受冤枉的妻子、衝動離婚而後悔的下場

 

我佛聞之,必合十而作頌曰:

 

「善哉善哉,如是如是。」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格」,以至誠通達而獲得回應。

 

:「石麟」,稱讚他人的兒子。

 

:「鼓舌」,形容多話詭辯,用花言巧語蠱惑別人。

 

:「螟蛉」,又稱青蟲,一種夜蛾的幼蟲。蜾蠃(胡蜂的一種)常捕捉螟蛉,將卵產在它的體內,卵孵化後便以螟蛉為食,古人誤以為蜾蠃養螟蛉為己子,後因稱養子為「螟蛉」。

 

:「綽楔」,亦作「綽削」、「綽屑」。為古時樹于正門兩旁,用以表彰孝義的木柱。

 

:「唱東南孔雀」,典故出自於由南宋郭茂倩收錄於《樂府詩集》的古詩《焦仲卿妻》,後人則常以《孔雀東南飛》為題稱之。內容是描述東漢末年、建安年間,廬江府的小吏焦仲卿的妻子氏,遭到婆婆強制離婚後發誓不再另嫁,但娘家人強逼其改嫁,氏乃投水而死。本還存著一絲復合希望的焦仲卿聽聞噩耗,也於自家庭院中的樹上自縊而亡。當時的人聽說此事為之感傷不已,因此做了這首古詩記敘之。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博山兩賢婦

 

博山鍾十六,其父以負販起家,十六亦廢讀紹弓冶。

……

年餘,十六行親迎禮,耐姑豔而不浮,慧而不肆,溫清無缺,伉儷亦濃。

……

十六自出妻也,頗懼泰山涉訟。

……

計重來瞬息年餘矣。會舅姑壽辰,十六效萊舞,如期稱觴,戚屬咸集。

……

時讓姑父母亦在座,知事必決裂,急號於眾曰:

「耐姑之貞,其含垢忍恥,固已上格蒼穹,始送石麟為姑解穢。頃欲解鈴而息爭,合璧而免訟,似非吾女一言不可。」

讓姑果自屏後冉冉出,拜諸長上云:

「耐姐沉冤,白於一旦,天之靈,家之福也。請姐復正位,兒副之。若是貞操,即為之執巾櫛亦所甘心。長者俱在,求勉如兒言,勿再鼓舌。」

眾曰:

「善。」

陳翁亦樂為之。忽叟來觀熱鬧場,從翁後拍其肩曰:

「陳君陳君,僕之雙瞳,能賜保全否?」

陳大駭,繼而大噱,遂與眾互述其事,始知數之所在,有莫知其然而然者也。惟大悟能知必於是日臨蓐,又不知操何術耳。乃張燈結綵,奉兩家父母高座,鍾攜兒叩拜伏罪,然後互蔭其女作螟蛉,賓客極歡而散。

 

翌置綽楔於門,表兩婦之賢。耐姑再生女,仍六月。讓姑生子二,即如尋常。其後四子皆貴,惟先封謫母,而後封庶母,誠如叟言。耐姑年六十,出資為雨香庵建佛塔,報大悟也。

 

懊儂氏曰:

中牟謠云:

「少所見,多所怪;見橐駝,言馬腫背。」

鍾十六以婦六月產即雲不貞,可謂少見多怪矣。孕月深者主壽,月淺者主貴。老隨園堂皇一語,能為嬰孩造福,是真佛子心腸,慈母廕庇也。吾願不識字人,其胸無點墨而腹有疑團者,當三復此編,免唱東南孔雀。我佛聞之,必合十而作頌曰:

「善哉善哉,如是如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