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曇花記〈下〉
2020/10/30 00:02
瀏覽603
迴響1
推薦36
引用0


第二天早上放榜了,榜首名叫章節還,他也是本地氏家族中的ㄧ名才智出眾的族人。章九如則勉強敬陪末座,位列榜上最後ㄧ名。

 

監考工作結束的翰林要啟程返回京城,所有的秀才、童生都前往送行,章九如也帶著兒子章節在車前拜謝。翰林對章九如說:

 

「你能上榜,是你的兒子極力為你爭取的。你的命好,有這麼ㄧ個好兒子,日後要好好的照顧栽培他啊!

 

又詢問章節

 

「這次的榜首章節還是你的同宗族人嗎?」

 

章節說:

 

「正是。」

 

翰林說:

 

「我就要回京去了,你何不再作ㄧ個對子送給我?我這上聯是『章節章節還』。」

 

章節立即對說:

 

「呂蒙呂蒙正。」

 

翰林看著廣文先生等人,感嘆的說:

 

「怎麼能不將這孩子當成無價寶呢!」

 

就將衣襟下所佩掛的玉配解下送給了章節,說:

 

「你一定要自愛,多多保重,明年的今日,就會將這個秀才的頭銜還給你,這塊玉珮就是屆時的信物了。」

 

章節感激的嚎啕大哭,目送著翰林的車馬遠去後,才隨著父親一同回家去了。

 

半年後,翰林忽然夢見章節手持曇花緩緩走到面前向自己道謝,並念了一首五言絕句詩:

 

「身本優缽羅,託身植瑤島。入世償宿逋,曇花依舊好。」

 

驚醒後的翰林於是兼程趕往那西秦某郡,急著要見小章節,卻始終不得而知他人在何處。翰林於是找到那廣文先生詢問,廣文先生只好要章九如自己向翰林說明。章九如滿眼哀傷,類水幾乎只不住的在眼眶裡打轉,抽泣的對翰林說:

 

兒自從領受大人您明確的訓示,回家後不幸得了痘症(可能是天花)不治身亡。臨終之際,他還緊緊抱著大人您所給的那枚玉佩,我就將這塊玉珮陪著他一同下葬了。」

 

聽聞噩耗的翰林既震驚又是無比的惋惜。章九如又說:

 

「這孩子誕生前,學生與拙荊同時夢到ㄧ位很老很老的和尚,將手中的曇花贈與我夫妻倆,之後這孩子便誕生了。如今看來,這孩子早已命中註定他活不長啊。」

 

翰林聽完後很是失意茫然,這才恍然大悟先前章節這孩子所對的聯句「香曇一現」,正是針對他自身的預言;後來自己夢見他來道別,也正是諭示著章節返回到他原來的地方了。於是回京後,翰林寫了ㄧ篇《曇花記》,用來紀念這件事。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欠債而來,還清了債而離去,人世間才德出眾的晚輩們,都會這樣說。唯獨這章家的孩子章節,他的經歷既值得讚嘆又感到可憐,令人有「顏回短命」之感觸。章節既有非凡的智慧,孝行也特別卓著,那曇花一現的比喻,事後驗證也感覺那是想當然的話語,一般也都是這樣的看法的。

 

又在棠邑縣(今南京市六合區有一處古梅書院,隔壁是果老庵,這座果老庵乃是唐朝人附會神仙張果老所建築而留下的古蹟。棠邑縣的縣令姓,在古梅書院主持考試的那一天,老少考生都來了,當中有一名八歲的孩子前來看熱鬧,感受一下考試的氣氛。縣令長在就出了ㄧ道題目讓這個孩子對對子。長在的上聯是:

「梅花果老矣,」

這孩子立即回答說:

「棠陰長在哉。」

長在非常的高興,直呼這孩子是千里駒,給與豐厚的賞賜獎勵。然而不久之後這個孩子也不幸夭折,當地的讀書人都感到哀傷難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星軺」,「軺」音「搖」,使者所乘的車。亦借指使者。

 

:「鴉巢之鳳,豈有種哉!」,猶如俗語「歹竹出好筍」,比喻不出色的父母,卻生養出優秀的子女。

 

呂蒙(字子明)是三國時期孫吳的名將;呂蒙正(字聖功)是北宋大臣,三度為相。

 

:「枯禪」,即老僧。

 

:「回也短命」,據推測顏回應該是因為營養不良而早逝。《史記》中記載:「回年二十九,髮盡白,蚤(同「早」)死。」;《孔子家語》:「年二十九而髮白,三十二而死。」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曇花記

 

曇花本佛國產,放大光明,生自在香,每聞梵唄聲,則婆娑而舞。

……

院門扃,太史危坐堂皇。

……

翌晨揭曉,榜首為章節還,亦雋才也。九如則勉附榜末。星軺啟行,諸生走送。九如亦攜節拜車下。太史謂九如曰:

「汝之售,汝子所贈也。鴉巢之鳳,豈有種哉!」

又詢節曰:

「冠軍人汝同宗乎?」

曰:

「同。」

曰:

「我行矣,盍以一對送我:『章節章節還』。」

節應聲曰:

「呂蒙呂蒙正。」

太史顧廣文諸人曰:

「能不以此子為無價之寶耶?」

旋解襟下佩玉以贈節,曰:

「汝第自珍愛,明年今日,當以茂才還汝。此玉即他日券也。」

節感激涕零,嗚咽惆悵,視星軺影遠,始隨父而歸。

 

閱半載,太史忽夢節持曇花冉冉來謝,口吟一絕云:

「身本優缽羅,託身植瑤島。入世償宿逋,曇花依舊好。」

迨重蒞是郡,急欲見孺子,而蹤跡杳如。驚詢廣文,廣文命九如自陳。雙淚盈睫,抽泣而對曰:

「節兒自承明訓,歸後慘以痘殤。彌留時,堅抱所賜玉佩,遂以為殉。」

太史驚惋無既。九如又云:

「渠降生時,本夢一老枯禪,手贈曇花而誕,宜其不永也。」

太史爽然,始悟昔之聯句可為讖,後之夢返其真耳。乃振腕作《曇花記》,以志其事。

 

懊儂氏曰:

負逋而來,償逋而去,人間佳子弟,莫不云然。獨章氏子,可歎可憐,令人有「回也短命」之感。慧既非凡,孝尤卓著,曇花之喻,雖想當然語,亦作如是觀也。

又棠邑有古梅書院,鄰果老庵,乃唐人附會神仙古蹟。邑宰長公名在,試書院日,少長咸集,中有八歲童子來觀場,長公命對,曰:

「梅花果老矣,」

即應聲曰:

「棠陰長在哉。」

長公大喜,呼為千里駒,獎賜極隆,旋亦夭亡,孺林傷悼。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汪小小
2020/10/31 23:05

那種感覺不就"天縱英才"。

唸書的時候,老師教我們說天才在臺灣都活不久。也許是吧...

英才早逝的原因很多,天妒其一,人妒其二,自己逼著自己累死的也有。畢竟有能力想得多,也要懂得放下,不然腦細胞再多也不夠用,總有內存不足運轉困難而當機的一天.....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1/01 06:5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