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南郭秀才〈下〉
2020/10/23 00:00
瀏覽652
迴響1
推薦44
引用0


話說上級長官在看過這件官司的檔案以及啟書的內容後,忍不住狂笑個不停,好不容易才平復下來,提筆在公文末尾寫下批文

 

「綴俗成文,不過秀才遊戲;小題大作,足徵縣主糊塗。夏楚枉及無辜,冬烘是其本色。而兩親家興訟,只為不通;百里侯申詳,何其多事。但啟書別樣,機趣橫生;當付彼廣文,為諸生逞才之炯戒。且罰汝薄俸,酬文人遭拍之冤刑。兩造逐回,一批絕倒。」

 

大意是説:

 

將俗語聯綴成文章,只不過是秀才的遊戲之舉,竟然為此小題大做,足見你這個縣令著實糊塗,竟然加以棍棒敲打枉及無辜,如此迂腐糊塗正是你本來的面貌。

 

而兩個親家相互控訴,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沒讀過書、不通文義;你身為縣令卻為了如此區區小事便向上級申訴報告,是不嫌事多嗎?這只不過是一份內容別出心裁的啟書,雖然妙趣橫生卻有失禮節,就將這份啟書交給當地的廣文先生,作為提醒其他生員們隨意縱情施展才能而未多加考慮人情世故的嚴正警告;姑且懲罰你,停發一個月的薪俸,藉以安慰那秀才遭到冤打拘禁之判。向提出告訴的雙方解釋清楚後就都趕回家去,笑過就算了

 

縣令接到上級批覆的公文,經由師爺解說後感到非常惶恐,而那秀才自然也就大搖大擺的走出牢籠了。

 

-----

 

至於那份啟書,大意是說:

 

咬文嚼字本就是秀才的專長;拙於言辭不善說話是農人的本質。現在連戴著的帽子樣式都可以仿效皇帝戴的種平頂冠,禮節也不該太過於尖酸刻薄。

 

敬愛的親家老哥,以耕田除草為事業,是個樸實的人家,用黃泥土坯當作磚瓦修築了如蝸牛般的小小住屋,鋪設了用牡蠣殼裝飾的之道路,並種植了成行的綠柳(這幾句是在稱讚某乙的住家環境)。積存的穀物與芝麻,真是多到堆放得大囤滿溢而小囤尖)(此句是在稱讚某乙的收穫與富有);一面栽種著肥蔥、嫩韮菜,一面也沒有疏忽南園的棗子以及北園的桑樹(此句是在稱讚某乙栽種技術高明)。牲口的食槽前餵養著一頭力氣極大、能耕田犁地的板角青牛;門前拴著一隻粉嘴白狗,牠的吠叫聲能夠驚天動地。

 

而兄弟我則只是白白緊守著這點兒家底清貧渡日,難以期待那不義之富的到來。身穿著四塊如瓦般的布塊拼成的衣裳,遮住了前胸卻露出了後背;頭頂一盞燈,沒稜少緯。伸出去兩隻赤手,縮回來一對空拳)(這四句是謙稱自己窮,比不上親家某乙的富有)。聽說你家令郎才讀了詩書,就能認得一個丁字;慚愧著我家的女兒大姐才剛接觸縫紉、刺繡的工作,卻連新娘頭蓋用的喜巾上的花樣都難繡滿(此二句是謙稱自家女兒的女紅欠佳)。有幸遇到月下老人牽了紅線,這小倆口才能配成一對人間佳偶。

 

祝願新娘子能明白為人妻應當要安靜、和美,新郎能懂得對新娘愛護憐惜。新娘子要孝順公婆,與妯娌(兄弟之妻相互的稱呼)和睦相處。養出的兒子日後能做極大的官員,為夫家改換門戶、光耀門楣;生出的女兒能心靈手巧,編織許多布匹,妥善經營以生財肥家

 

趁此良辰吉日為這對新人完成婚事。但見左鄰右舍不辭辛勞的牽著活羊為禮前來道賀),又見到賓客們在喜宴上開懷暢飲不醉不歸註x2。這對新人就像修了五百年的緣分,即便是遭到棒打也分不開這對鴛鴦。

 

這也是秀才一肚皮的牢騷,寫來好笑。可以想像親家翁收到這份啟書打開看完之後,對於讚誦的內容歡喜雀躍的模樣,在下歡欣的祝賀也是無法用筆墨文字一一形容啊。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俗話說:「對不識字人,莫作才語。(對於沒讀過書、不認識字的人,不要太過引用典故以及修飾的詞語)」,這點讀書人不可不知。

 

(《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向來喜好賣弄文筆,也經常遭到指責因此有過失的罪名,原因就是一般的人們雖然書讀得少,但是他們忌諱的事還是很多的緣故。

 

從前有一位住在鄉村的教書先生,為雇主書寫了ㄧ幅對聯,當中有「老熊如鶴健(像老熊般強建的雇主如仙鶴般長壽)」的句子,雇主見了就破口大罵著說:

 

「我就算再粗俗鄙陋,也不至於將我比做那老熊啊?」

 

無論教書先生如何解釋雇主也不肯相信,最後還被辭退了教書的工作。

 

噫,鼎彝、珠玉這一類的祭祀禮器或珍寶,原本就不能讓挑擔子、清大糞的人去負責辨別它們的真偽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判牘」,批閱公文。

 

:「絕倒」,前仰後合地大笑。

 

:「伏」只是文章開頭用的助詞。

 

:「當行」,「行」音「航」,同「本行」、「內行」,對某種業務或工作有豐富的知識和經驗。

 

:「恭維」,此處也作為稱頌用的引語。

 

:「陳穀爛芝麻」,ㄧ般作「陳穀子爛芝麻」,比喻陳舊瑣碎、沒多大價值的話題或事物。

 

:「囤」,音「頓」,用竹篾、荊柳條、稻草等編成或用竹席所圍成的盛糧器具。

 

:「頭頂一盞燈」中的「燈」指日、月,形容自家只能靠日月照明,沒錢買蠟燭燈油。

 

:「沒稜少緯」,「稜」是將木材切削成四邊形的樣子,用以填塞加固石塊間的縫隙;「緯」,是指織布機或編織物上橫向的線或紗。「沒稜少緯」形容住處破損漏風、又沒有禦寒的衣物。

 

:「赤手空拳」,手中空無一物,比喻沒有一點憑藉。

 

:「即識一丁之字」此句與「目不識丁(連個丁字都不認識)」相反的意思,是以反話的方式稱讚親家的兒子讀過書、認得許多字。

 

:「針黹」,「黹」音「指」,縫紉、刺繡等工作。

 

:「告朔餼羊」,「餼」音「夕」,原指古代天子在年終時,將來年曆書頒給諸侯,諸侯將它藏放於袓廟中,之後於每月的朔日以活羊告祭於廟,然後聽政。後比喻徒有形式或虛應故事。

 

:「黃酒白燒」,「黃酒」,此處特指俗稱「女兒紅」的紹興酒中的「花雕」,據說古人生了女兒就釀黃酒埋於後院,女兒出嫁時就掘起請客或作嫁妝,所以此酒又叫「女兒紅」。黃酒多用糯米、大米、黃米、麥等釀成的酒,因色黃,故稱為「黃酒」。酒精含量較低,加熱後飲用,味道更佳。以浙江省紹興所產的最著名。「白燒」,通常指高粱酒之類以高粱、米、麥等釀製、酒精含量高、性烈味香的蒸餾酒,又稱「白酒」。

 

:「奔泉渴驥」,原作「渴驥奔泉」,如同駿馬口渴思飲,飛快奔赴甘泉一般。形容書法筆勢矯健。也比喻迫切的欲望。

 

:「冤業」,前世作惡所招致的冤屈業報。

 

:「鄙夫俗子」,二者均指見識淺陋或鄙俗的人。

 

:「學究」,原稱私塾中的教書先生。今譏稱迂腐不知變通的讀書人。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南郭秀才

 

東魯婚姻俗例,凡綵輿到門,女家必預繕一簡,名啟書,隨新嫁娘送去。

……

而上游矚之,狂笑不已,判牘尾云:

「綴俗成文,不過秀才遊戲;小題大作,足徵縣主糊塗。夏楚枉及無辜,冬烘是其本色。而兩親家興訟,只為不通;百里侯申詳,何其多事。但啟書別樣,機趣橫生;當付彼廣文,為諸生逞才之炯戒。且罰汝薄俸,酬文人遭拍之冤刑。兩造逐回,一批絕倒。」

宰奉擬,甚惶恐,而秀才亦搖擺出牢籠矣。

 

懊儂氏曰:

語云:「對不識字人,莫作才語。」讀書人不可不知。

余向好弄筆,頻遭不韙之名,良由鄙夫俗子,知識雖鮮,而忌諱頗多也。

昔有村學究,為東人書聯,有「老熊如鶴健」之句,東人大罵云:

「僕即陋,何至比為老熊?」

學究百辯莫信,遂致解館。

噫,鼎彝珠玉,原不能執擔糞人辨其真贗耳。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巴拿巴
2020/10/24 11:48

"住"在鄉村:)

 敬祝平安健康

周末愉快!

弟巴拿巴敬筆+_+

謝謝告知,已更正。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0/24 11: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