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南郭秀才〈上〉
2020/10/22 00:00
瀏覽600
迴響1
推薦38
引用0


東魯,即今之山東省,也就是春秋時期的魯國所在地,因此民間一些習俗作風相當講究禮節。這裡婚姻的俗例之一,就是當前往迎接新娘的花轎抵達女方家門,女方家長必需預先寫好ㄧ封信簡,名為「啟書」,並將此信隨著新嫁娘送去夫家。信中內容無非是ㄧ些吉利的詞語,如祝願新人會有如蘇東坡般才華的兒子、有郭子儀那七子八婿滿堂、多子多孫的福氣、或如周文王姬昌的兒子周武王姬發那般有出息的兒子、以及如仙人彭祖那般長壽之類的吉祥話。

 

有一個住在城南的秀才,本就有著放蕩不羈的個性,因為家貧,受雇於大農戶某甲擔任家庭教師教導某甲的兒子讀書。某甲還有一個女兒,已經許配給某乙的兒子,也訂好了結婚的日期。某甲對秀才說:

 

「俺是個大老粗,只懂得種莊稼,大字認不得幾個,所以打算請先生你幫忙寫啟書。俺本就是個鄉下人,而俺的親家與俺差不多,也不是什麼風雅的讀書人,所以就請先生捨去那些繞嘴咬舌的陳腔濫調,想些新的花樣,就說說俺們莊稼人本來面目,寫些農人之間老實的故事,以避免與其他的『啟書』內容雷同即可,就請你大筆一揮幫忙寫寫吧。」

 

秀才說:

 

「好。只不過你應該準備黃雞與白酒,讓我吃飽喝足後,就看我當場揮毫為你寫出這份『啟書』,這樣行嗎?」

 

某甲果然滿足了秀才的願望,於是秀才寫道:

 

「伏以咬文嚼字,秀才當行;拙口笨腮,農人本色。冠既帶乎平頂,禮休重乎尖酸。

恭維親家老哥,耕耨事業,樸實人家,築蝸牛之廬,黃坯當甓;鋪牡蠣之路,綠柳成行。陳穀爛芝麻,真是小囤尖而大囤滿;肥蔥嫩韮菜,不減南園棗而北園桑。槽頭餵板角之青,力能耕地;門前拴粉嘴之白,喊可驚天。

而弟則徒守清貧,難期濁富。身穿四塊瓦,露後遮前;頭頂一盞燈,沒稜少緯。伸出去兩隻赤手,縮回來一對空拳。聞你家令郎,才讀詩書,即識一丁之字;愧我家大姐,甫知針黹,難堆滿面之花。幸逢月下老人,得配人間佳偶。

伏願女知靜好,男解愛憐。孝順公婆,和睦妯娌。養兒做極大官員,改其門而換其戶;生女織許多布匹,長其財而肥其家。趁此良辰,圖其好事。行見三村五舍,牽來告朔餼羊;會看黃酒白燒,醉倒奔泉渴驥;五百年冤業,棒打不開。

一肚皮牢騷,寫來好笑。臨啟雀躍,忭頌莫名。」

 

秀才寫完後,還自覺寫得很不錯,就誦讀了ㄧ遍給某甲聽,某甲聽著秀才朗誦內容,當中許多字詞自己都能聽得懂,也覺得秀才寫得很好,就高興的收了下來,在女兒出嫁時隨著花轎送給了親家某乙。

 

某乙收到啟書後,雖然自己看不太懂,卻也很高興的將之拿給前來道賀的賓客們傳閱。沒想到其許多能讀文識字客人看過之後,都認為這份啟書的內容充滿了譏誚之意,比如這「會看黃酒白燒,醉倒奔泉渴驥」ㄧ句,就是將前來道賀的客人比做牲畜;以「五百年冤業,棒打不開」這句,就是當某乙的兒子不是人、而是前來討債的冤鬼。某乙聽了客人們的解說後非常的生氣,再見到親家某甲時,一個老拳就揮了過去,頓時親家變冤家,兩人扭打成了一團,一旁的親友們急忙將二人分開,雙方還氣憤不已,便雙雙告上衙門去了

 

無巧不巧,此處的縣令不是科考出身,而是通過「納粟捐官」的方式取得功名而當上了這個縣令之職,自己連「之、無」二字都還分辨不出來,認得的字比某甲、某乙二人多不了幾個。見甲乙兩人爭執不休,起因出在那份啟書,就詢問這份啟書是誰寫的?某甲說是秀才,縣令就簽下拘捕憑證交給衙役,要他們將秀才五花大綁、手銬腳鐐的立刻拘捕到案後,就要施以大刑逼供。

 

從前有秀才、舉人等有功名在身的被告不得隨意施加刑罰的規定,因此秀才不服大聲抗議,言語間自然衝撞了縣令。縣令惱羞成怒又不能對秀才施以刑罰,就下令將秀才押赴廣文先生(當地的學官)處關禁閉,同時據實向上級報告請求裁決。眼看著案子越鬧越大,大家都以為莫非這下子要興起大獄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朱陳」,從前徐州古豐縣有個朱陳村,村中姓與姓二家多相互聯姻,故有「朱陳之好」表示二家結成姻緣。語出唐朝、白居易.《朱陳村》:

徐州古豐縣,有村曰朱陳。去縣百餘里,桑麻青氛氳。

機梭聲札札,牛驢走紜紜。女汲澗中水,男採山上薪。

縣遠官事少,山深人俗淳。有財不行商,有丁不入軍。

家家守村業,頭白不出門。生為村之民,死為村之塵。

田中老與幼,相見何欣欣。一村唯兩姓,世世為婚姻。

親疏居有族,少長游有群。黃雞與白酒,歡會不隔旬。

生者不遠別,嫁娶先近鄰。死者不遠葬。墳墓多繞村。

既安生與死,不苦形與神。所以多壽考,往往見玄孫。

我生禮儀鄉,少小孤且貧。徒學辨是非,只自取辛勤。

世法貴名教,士人重冠婚。以此自桎梏,信為大謬人。

十歲解讀書,十五能屬文。二十舉秀才,三十為諫臣。

下有妻子累,上有君親恩。承家與事國,望此不肖身。

憶昨旅遊初,迨今十五春。孤舟三適楚,羸馬四經秦。

晝行有飢色,夜寢無安魂。東西不暫住,來往若浮雲。

離亂失故鄉,骨肉多散分。江南與江北,各有平生親。

平生終日別,逝者隔年聞。朝憂臥至暮,夕哭坐達晨。

悲火燒心曲,愁霜侵鬢根。一生苦如此,長羨村中民。

 

:「雀鼠」,見「鼠牙雀角」,原意是因為強暴者的欺淩而引起爭訟。後比喻因小事而爭訟。出自《詩經.國風.召南》.行露:

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

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

雖速我獄、室家不足。

 

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

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

雖速我訟、亦不女從。

 

:「飛簽」,官府派差役捕人所發的憑證。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南郭秀才

 

東魯婚姻俗例,凡綵輿到門,女家必預繕一簡,名啟書,隨新嫁娘送去。其辭無非吉利語,即如蘇才、郭福、姬子、彭年之類也。

 

有南郭秀才,本不羈士,因貧,館田舍翁某甲家。甲有女,字某乙子,婚有日矣。甲告秀才曰:

「某粗鄙,不解文字,將以啟書浼先生。某固村,而親家亦非雅,請先生務去陳言,別翻花樣,說莊家本來面目,寫農人老實因緣,庶免雷同,敬求椽筆。」

秀才曰:

「善。子當以黃雞白酒,享我爛醉飽餐,看我揮毫灑翰,何如?」

甲果如願以償。秀才作文曰:

「伏以咬文嚼字,秀才當行;拙口笨腮,農人本色。冠既帶乎平頂,禮休重乎尖酸。恭維親家老哥,耕耨事業,樸實人家,築蝸牛之廬,黃坯當甓;鋪牡蠣之路,綠柳成行。陳穀爛芝麻,真是小囤尖而大囤滿;肥蔥嫩韮菜,不減南園棗而北園桑。槽頭餵板角之青,力能耕地;門前拴粉嘴之白,喊可驚天。而弟則徒守清貧,難期濁富。身穿四塊瓦,露後遮前;頭頂一盞燈,沒稜少緯。伸出去兩隻赤手,縮回來一對空拳。聞你家令郎,才讀詩書,即識一丁之字;愧我家大姐,甫知針黹,難堆滿面之花。幸逢月下老人,得配人間佳偶。伏願女知靜好,男解愛憐。孝順公婆,和睦妯娌。養兒做極大官員,改其門而換其戶;生女織許多布匹,長其財而肥其家。趁此良辰,圖其好事。行見三村五舍,牽來告朔餼羊;會看黃酒白燒,醉倒奔泉渴驥。五百年冤業,棒打不開;一肚皮牢騷,寫來好笑。臨啟雀躍,忭頌莫名。」

 

秀才書就,頗自負,甲聽其雒誦,亦為之首肯。詎乙與賀客傳視,莫不以為譏誚,且以「渴驥」句,比客為畜;以「冤業」句,視乙非人。乙大怒,朱陳會晤時,揮以老拳,遂致雀鼠。

 

適邑宰亦援例出身者,之無莫辨。見兩家爭訟甚急,窮執筆人,以秀才對。遂飛簽械至,與以夏楚。秀才不服,語侵長官,乃付廣文箝禁,據實申詳,以為興大獄矣。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0/10/24 10:30
似應將字置於原文 。

故意的,這樣有興趣的讀者才會在原文中尋找哪些要註解的地方,順便看原文......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0/24 11:5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