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妾薄命〈五〉(完)
2020/10/18 00:05
瀏覽508
迴響2
推薦39
引用0


誰能料到這世事多變人情乖張,約定好的事偏偏就出了意外。原本說好考上後就回來迎娶的傅莘並沒有很快的回來迎娶王楚楚,而外間又紛紛議論著那原本分發到翰林院後成為「散館」的傅莘被外派擔任河南省太守,在獲准先行返鄉掃墓祭祖時,已經與家鄉的某世家大族談論了婚嫁之事。剛開始王楚楚還不怎麼相信這些流言,但確切的消息接連傳來讓王楚楚不得不相信。氣憤至極的王楚楚,將收養的女兒阿巧寄放假姨那裡請她幫忙照顧,自己則將水榭等住處賣了籌集了一筆銀子,又求得了方三姑姑親筆書信作為依據,將親自前往三河當面詰問傅莘

 

王楚楚僱了一條船,帶著一名婢女及一名僕人沿而下,抵達揚州時,身心俱疲的王楚楚就已經病倒了,只好暫時退租了船上岸,一方面派僕人先去打探傅莘的消息,一方面自己在暫住的旅館內服藥休養。不多時僕人打探消息回來,說:

 

「那大官人已經偕同新婚妻子雙雙出發前往河南赴任去了。」

 

王楚楚聽了之後頓時如五雷轟頂,一雙明眸無神的瞪大了直楞楞的看著前方,隨後咳出了鮮血,出血量多到幾乎裝滿了唾盂,想要哭卻怎麼樣也哭不出聲音,就暈死過去了。僕婢趕緊施救,不久之後王楚楚悠悠轉醒,卻想要強撐著病體隨後追趕前往河南。僕人勸阻著說:

 

「走陸路的話路程長達一千餘里,豈是一個弱女子所能追得上的呢?」

 

好不容易勸得王楚楚平靜下來,同意暫時留在旅館內靜養數日。卻沒料到這個僕人趁著夜深人靜之際,將藏放銀兩的箱子偷到手,連釵釧首飾也不放過的一掃而空後,跑得無影無蹤。次日清晨,王楚楚知道後病情愈加的嚴重,當天晚上三更時分,望著桌上那黃豆大小的油燈燈光,萬念俱灰的王楚楚就在後院的馬槽上自縊身亡了。

 

就在此時,有一位顯貴的官員從京城而來,聽人說他是考上進士後被授予河工司馬的職務,這天白天時還在揚州的街市選購一些爛銅碎玉的骨董以及奇珍異玩,說是要過江南下報答恩人的襄助之恩。這位官員是誰不用說也知道,就是秦珍

 

傍晚才到這家旅館投宿的秦珍剛安頓好行李,正一一檢視要送給王楚楚的謝禮,忽然聽聞後院一陣喧鬧,就聽得有人喊著:

 

「有女子在馬廄上吊死啦!」

 

身為朝廷命官,秦珍聞言也跑去察看,見眾人七手八腳的將一名女子放了下來,仔細一看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急於前往報恩的王楚楚秦珍趕緊上前撘救,然而王楚楚早已魂歸離恨天了。那跪在一旁急得痛哭失聲的小婢女,也是當年奉命留客的那位年幼的婢女,秦珍也認出了她,向她詢問後才知道事件始末,不禁難過傷心得大哭著說:

 

「我正想著要回去報恩,哪裡想到竟會與恩人失之交臂?王楚楚的過世,也是我的過失啊。」

 

於是秦珍一手攬下了了王楚楚的喪葬事宜,為她更換了繡花的壽衣,置辦了一具雕刻精美的棺材準備將她入殮,同時又挑選了一塊風水吉地準備慎重的安葬恩人。停靈期間,秦珍請來了得道高僧為王楚楚誦經超度,秦珍每天早晚一定會前往靈堂上香哭悼,為亡者更換上供的茶水、米飯時也忍不住痛哭。當為王楚楚更換寢席入棺時,秦珍難過得抱著遺體而哭,又用頭撞在棺木上哀傷的慟哭;出殯前往墓地要下葬時,秦珍身穿喪服手持靈幡在前引導哭送著。辦完王楚楚的喪事後,合計下來一共花費了約一千兩銀子,而秦珍沒有一絲吝惜後悔的樣子。

 

之後,秦珍詢問那小婢女有無去處?小婢女自幼就被賣給了王楚楚,早已與家人斷了音訊,也無處可去。秦珍就問小婢女願不願意跟著自己?已無依靠的小婢女自然點頭答應,於是秦珍就將小婢女收為小妾。又將王楚楚隨身攜帶的那些書畫古玩等遺物,親自送到了王楚楚的養女阿巧手中,並為她挑選了一個可靠的富家之子為夫婿,將她當作自己的女兒一樣,準備了豐厚的嫁妝嫁了過去,如此又花費了近一千兩銀子。

 

之後,秦珍調任他處,經過揚州時,一定會前往王楚楚的墓地親手重新添加封土並種植墓樹,在墓的周圍種植了梅花,又親筆題寫了墓碑,寫著「巾幗知己薄命女子秦淮王楚楚之墓」。秦珍還畫了一幅《感舊圖》,創作了一首《妾薄命》的詩,用以紀念王楚楚並藉此提醒自己永不忘恩,一時之間題詩唱和的人很多。秦珍的同僚們聽說了這件事,都怒髮衝冠、咬牙切齒的大罵這傅莘真是個薄情寡義的負心漢。秦珍則淡然的說:

 

「這也是因為我因循苟且沒有作為的過錯導致的,與君有什麼干係啊?」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人人讀那《紫釵記》,都為霍小玉的遭遇而痛哭,如今王楚楚所付出的感情比霍小玉還深厚,而王楚楚之死也比霍小玉還悲慘。一千多兩的資助,換不得那「五花誥」,僅換得那馬廄上的三尺綾羅而已。司馬秦珍如果換成是那黃衫客,怎麼會不手刃傅莘這人面獸心的傢伙?然而我懊儂氏、《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則還有話說:

 

凡是希望越高的所能獲得的報酬反而會減少,凡是期望越多的所能獲得的報酬反而會轉薄,付出越豐厚則之後的仇怨反而更加深。即便是風流俊達如那明朝狀元康海,也還得倚仗著寶劍好防著「中山狼」的忘恩負義,如此境遇,豈是僅僅於露水司中區區幾個薄命之妾所能掌握左右的了呢?希望人在面對鼓吹開場、綺羅滿座的時候,必須馬上冷靜下來用心好好的想想。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散館」,通過科舉取得進士資格,經挑選年輕有潛質且才華出眾者,進入翰林院的「庶常館」成為庶吉士(又稱「庶常」),期限三年,三年後的會試時同時對其進行考核,之後在予以分發任官。在等待分發期間此人被稱為「散館」,而成績優異被留在翰林院任職者正式成為翰林學士,也稱為「留館」。

 

:「詢籍」,此辭待查。

 

:「假姨」,此辭待查。應該是如同「假父」的「乾爹」之義,「假姨」指沒有血緣關係的阿姨,即「乾阿姨」。

 

「三河」,此處應指今安徽省合肥市肥西縣三河鎮,古稱鵲渚鵲尾鵲岸三汊

 

:「槥具」,薄而小的棺材。

 

:「衰麻」,用細麻布裁製的喪服。

 

:「康狀元、中山狼」,指明朝明孝宗朱祐樘時的狀元康海(初名,字德涵,自號對山,別號滸西山人沜東漁父太白山人)所創作的《中山狼》,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此劇是康海藉著中山狼諷刺那李夢陽辜負的當初康海營救之恩並詆毀康海出入劉瑾之門。然據近代學者研究,康海罷官後與李夢陽友情彌篤,毫無芥蒂,中山狼絕非影射李夢陽

 

:「露水司」,傳說陰曹地府中專管非正常之夫婦關係的管理機構。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妾薄命

 

《妾薄命》,乃樂府題,穎上秦司馬珍,為秦淮名妓王楚楚者賦也。

……

明日往,更示殷勤,出手著金粉留香稿,囑傅代酌,稍稍成就之,便泠泠如弦上音。

……

白高捷後,童僕車馬,趾高氣揚,偕同歲生宴於楚楚家,欲納妾,意頗注。

……

次年,傅喪偶,意興蕭然。適是秋有恩科,楚楚飛函邀之往,留住水榭。

……

孰意人情乖變,事出非常,外間紛議傅散館授豫省太守,詢籍祭掃,已與大姓論婚。始不信,繼更確,憤極,寄嬌女阿巧於假姨,貨宅醵資,求三姑手書,將往三河面詰傅,買舟,攜一婢一平頭北下。抵揚州病,舍舟登陸,先遣平頭往探,己則寓逆旅服藥餌。平頭回云:

「傅已雙雙赴任矣。」

楚楚聞之,瞪目直視,咯血盈唾盂,哭無聲。旋蘇,欲扶病往追。平頭曰:

「陸行千餘里,豈弱女子所能追及耶?」

夜靜,平頭盜銀篋遁,釵釧首飾一空,聞之病更劇。簷月轉三更,燈一點如豆,遂自縊於後院馬槽上。

 

時有貴官自京都來,以進士授河工司馬,日於市上購爛銅碎玉、奇珍異玩。將過江,報楚楚德。伊何人?秦君珍也。忽聞後院喧鬧,云:

「有女子縊馬廄中。」

奔睨之,知為楚楚,急扶救,已香魂一縷散矣。詢雛婢,猶舊識,始悉顛末,失聲大慟曰:

「正圖報恩,何意失之交臂?楚楚死,僕之過也。」

裝以繡衣,殮以文梓,葬以吉壤,薦以高僧。其易簀也,抱屍哭,以頭觸槥具哭;其送就窀穸也,衰麻執杖前趨哭;其諷經追薦也,朝暮上香哭,供茶供飯亦哭。

事竣,費千金收雛婢為妾,以楚楚所攜書畫玩具,親送於阿巧。又為擇富家子,嫁之若己女,奩資豐富,約又費千金。履任過揚州,重加封植,環蒔梅花,手題墓碑曰「巾幗知己薄命女子秦淮王楚楚之墓」。繪感舊圖,作《妾薄命》詩,一時題者和者甚夥。同人聞其事,咸怒髮切齒詈傅。秦曰:

「此僕因循之過也,於傅君何尤?」

 

懊儂氏曰:

人人讀《紫釵記》,輒痛哭霍小玉,今楚之情尤厚於玉也,楚之死尤慘於玉也。千餘金之持贈,不得五花誥,僅換得馬廄上三尺羅耳。秦司馬若為黃衫,那得不手刃此傖。然餘(余)則猶有說:凡望之奢者酬轉薄,與之厚者仇轉深,風流俊達如康狀元,尚倚劍著中山狼事,豈僅露水司中幾個薄命妾哉?願人當鼓吹開場、綺羅滿座時,急須冷下心來想想。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巴拿巴
2020/10/18 10:24

可憐的王楚楚!

古代的讀書人品行不端得好像多有人在!

弟巴拿巴敬筆+_+

20201018(日)10:24 AM

有才無德必成殃。自古以來最不缺的就是這一類人,書本文字不過是用來偽裝的遮羞布而已,而且是用來遮別人的羞,自己永遠不痛不癢.....

 Fox無言 

看看當今最愛將「時空環境不同」掛在嘴上,

以遮掩自身昨是今非作為的那一群人便是。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0/18 11:59回覆
1樓. 『金瓶麗人』- 加味十全大補湯料計畫
2020/10/18 01:42
風塵女子有許多獨慧眼,能為自己找到理想歸宿,能給社會做出積極的貢獻。王楚楚可惜不是其中之一。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0/18 06:5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