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稽查天下五嶽四瀆香火使〈三〉
2020/10/12 00:01
瀏覽568
迴響0
推薦47
引用0


一天晚上,陸昉與夫人氏坐在庭院中賞月,陪侍一旁的翠兒看見天上的星星如下雨般的向下殞落,又見ㄧ道白色的光芒貫穿了銀河,大為驚訝的脫口而出說:

 

「這天象正是『紅羊赤馬』之相,天下大劫將至,該怎麼辦啊?」

 

陸昉問她發生了什麼事,翠兒不肯說。陸昉就讓夫人氏去追問,翠兒見瞞不住了,這才說道:

 

「這是上天註定的命數。家父離去已經四年多,算算應當也快要回來了。如果家父來到時,還請二位向他苦苦哀求,必能得到他的幫助以避過此劫。」

 

過了二個月,駱秋槎果然身穿華麗的衣裳、坐著馬車,前後侍衛如雲般,簇擁著來到府,進入廳堂後等著陸昉陪同夫人氏ㄧ同出來後,向二位拜謝說:

 

「我才剛向天帝覆旨交差,就馬上前來拜謁二位。」

 

雙方寒暄完畢後,駱秋槎送上一枚「白玉蓮房」,說:

 

「這是產於冰天雪地中的珍貴藥材(莫非是傳說中的「雪蓮」?),將它搗碎後服用,可以延年益壽。」

 

又拿出ㄧ卷用錦緞函套包裝著、封面上題寫著紅色篆文的書,說:

 

「此書是從大明洞天取得的,裡面記載的都是長生不死的秘訣。」

 

呈上禮物說明完畢後,駱秋槎才仔細看看自己的女兒,靠近聞了聞女兒的臉龐,駱秋槎質問翠兒

 

「妳這小丫頭是否曾經溜進皇宮去?」

 

翠兒笑著吐了吐舌頭點頭承認,駱秋槎說:

 

「胡鬧!真是太危險了!幸虧宮門的神將與妳的父親我還算有點交情,不然妳的小腦袋早就斷了!」

 

訓完女兒後,駱秋槎再向陸昉夫婦倆大禮跪伏拜謝,說:

 

「賢伉儷真是守信之人啊,我怎麼敢不如此向二位深深致謝啊。」

 

陸昉夫婦趕緊上前扶起駱秋槎陸昉也按照翠兒提點的那樣,將那天象預兆亂世將至之事說了,拜求駱秋槎能伸出援手幫助以躲避災難。駱秋槎看了翠兒ㄧ眼,說:

 

「小丫頭真是多嘴。」

 

ㄧ轉頭又見到放在佛桌上的那盆假山,駱秋槎看了許久,突然笑著說:

 

「這丫頭原來也是這麼有情有義,五年的養育之恩,原本就該重重的報答,不過還需要等過了五天之後才能給二位答覆。」

 

然後向陸昉索要那支玉界尺,陸昉因為吝惜著寶物不想還給他。駱秋槎也不勉強,笑著就向陸昉夫婦倆告辭離去。

 

五天後,駱秋槎果然再度來訪並道賀著說:

 

有辦法啦!

 

就從袖中取出黃金百兩交給了陸昉,交待著說:

 

「請將這筆黃金兌換成銀兩,拿出一百兩銀子交給房東,並且ㄧ次足額付清僕僮婢女以及老媽子的薪水。凡是日用所需之物,如布帛、菽(豆類)、菜、油鹽等,約足夠十年的使用量來計算,盡快購買後妥善儲藏在室內。這些雜事辦妥後再告訴翠兒就可以了。」

 

陸昉恭敬的將這些事項ㄧㄧ記下,又備妥了酒席請駱秋槎ㄧ同用餐。席間駱秋槎大吃大喝很是豪爽盡興,吃喝完後又要告辭離去,陸昉問他要去哪裡?駱秋槎沒有明說,只ㄧ個勁的說:

 

忙得很,忙得很!

 

駱秋槎離去後,陸昉馬上按照他所交代的去做,那突然得到一大筆銀子的房東以及收到薪水的僕傭們,都不明白陸昉如此做是為了什麼。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紅羊赤馬」,「紅羊」,指歲次甲子落於丙午、丁未的年份,「丙、丁」在陰陽五行中屬火,為紅色;「午」在生肖中為「馬」、「未」在生肖中為「羊」,故稱「赤馬」、「紅羊」。在古時候的「讖緯之說(《讖書》和《緯書》的合稱,可視為政治預言)」中,每六十年出現一次的「丙午丁未之厄」,也是國家發生災禍的年份,就被稱為「赤馬劫」、「紅羊劫」。見南宋朝宋理宗趙昀淳祐年間,柴望(字仲山)所撰的《丙丁龜鑒》。

 

:「蓮房」,即「蓮蓬」。據醫學百科網頁資料,處理過後的蓮蓬,功用主治:消瘀,止血,去濕。治血崩,月經過多,胎漏下血,瘀血腹痛,產後胎衣不下,血痢,血淋,痔瘡脫肛,皮膚濕瘡。

 

:「玉海」,比喻冰雪世界。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稽查天下五嶽四瀆香火使

 

明季江西陸主政昉,字秋坪,妻秦氏,字希玉,因服官水曹,賃某胡同宅居之。

……

回顧女,已瀹茗添香,居然如願。

……

一夕,公與夫人坐庭中看月,女睹星隕如雨,白毫貫銀河,大詫曰:

「紅羊赤馬,大劫將至,奈何?」

公問之,不語。使夫人窮詰之,乃曰:

「此定數也,吾父去四年餘,屈指亦當返。如父來,二老哀祈之,必能援。」

閱兩月,翁果盛服車馬而至,侍從如雲,登堂並請夫人,拜謝曰:

「甫覆帝旨,即來謁。」

寒暄已,致白玉蓮房一枚,曰:

「此玉海中產,杵而服之,可延年。」

又書一卷丹篆錦函曰:

「此得之大明洞天,皆不死訣也。」

已而見女,嗅女面曰:

「小妮子曾詣宮闈否?」

女笑應之。曰:

「險煞哉,幸宮門神將與乃父有素,不然領斷矣。」

言畢,向公夫婦伏拜曰:

「賢伉儷信人也,敢不泥謝。」

公亦以情告,拜求拯濟。曰:

「小妮子饒舌。」

睹盆山,睨久之,笑曰:

「妮子亦大有情,五年豢養,原當厚報,然需五日後方報命。」

索玉界方,靳不與。翁即笑而興辭。五日後,果又來賀曰:

「得之矣。」

袖出黃金百兩與公,曰:

「請易白金,以百金予房主人,以傭值償僕與媼。凡日用所需,如布帛菽菜油鹽等,約十年計者,速購而儲於室。事竣,告吾女可爾。」

公謹受教,布席留餐飲,啖嚼甚豪,遂又辭去。問何之?曰:

「大忙,大忙。」

公即如翁言,房主得巨金,僕媼受傭值,皆不知何故。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