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離魂婿〈一〉
2020/09/30 00:00
瀏覽580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四川有一位書生李橫塘,年幼時便因父母雙亡,獨自一人貧苦無依,卻仍自行苦讀有成考取了秀才的資格,得以在荒僻的小鄉村中教導啟蒙的孩子為生。生性樂於助人的李橫塘常會救濟比他更窮苦的人,但也常為自己個人力量有限而感到遺憾。

 

鄉里中有ㄧ位孟全真,原本是在江西龍虎山任職的一名道士,因為擔任法官職務時錯誤施行了約勒鬼神的符籙,被撤消了道士的身分並逐出江西。生計日見窘迫的孟全真一路行乞來到四川後,時常來到村中手持破瓢、唱著蓮花落乞討。李橫塘可憐他的遭遇,便將自己不多的食物分給他,孟全真吃飽了也不曾說句謝謝。

 

有一天,孟全真忽然對李橫塘說:

 

「我這個方外之人即將蟬蛻了註x2,有意勞煩你幫忙處理這副陳腐汙濁的軀體。」

 

李橫塘問他何時離世?孟全真說:

 

「就在今日。」

 

李橫塘看他鬚髮飄飄,精神旺盛而且身體健康,不怎麼相信他,不過還是拿出錢來到村中買了酒來與他對飲為他送行。這自稱快要死的孟全真酒量倒是非常的好,與李橫塘一同喝到了下午接近黃昏時分孟全真忽然將酒杯投放在桌上,說:

 

「我的大限到了。」

 

話音未落人就已經斷了氣,可是身軀沒有倒下去,而且還面帶微笑,李橫塘以為他還沒死,伸手摸了摸他的脈象,卻發覺孟全真已無脈搏而且身體已經沒了溫度。李橫塘找來村人幫忙,村人們都勸他將孟全真的遺體扔到荒郊野外就成了,但君子重信諾,李橫塘認為不能這樣做,並說:

 

「朋友死前求我幫忙埋葬他,我怎麼敢辜負他生前的託負呢?」

 

就向村人預支了教書的薪水,用五兩銀子買了一口棺材以及其他喪葬用品,將孟全真埋葬在一處高崗之上。

 

孟全真辦完喪葬事宜後,李橫塘也覺得世事無常,難道自己就這樣窩在這麼個荒僻角落教一輩子書嗎?便也生出了遠遊的念頭。在償還了先前的借款後,李橫塘就向村民們辭去了塾館的職務,出發遊歷四方,一路上為人代筆抄書寫信賺取微薄的薪資,就這樣抵達了京城。只是京城的物價偏高,這繁華的城市豈是那麼容易長住下去的地方,而李橫塘個性廉潔耿直,自幼孤貧的他又養成了不輕易求人的性格,因此有一餐沒一餐的李橫塘,餓得頭昏眼花而沒有一點辦法。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三家村」,指有三戶人家的村子,泛指偏僻的小鄉村。

 

:「真人」,道家稱修真得道之人,即俗稱的「道士」。

 

:「方外人」,稱僧、道等出家人。

 

:「蟬蛻」,比喻人脫去肉體軀殼,得道成仙。指死亡。

 

:「日哺」,同「日餔」,原意是日晷的影子落在申時(下午三點到五點)的時候吃飯。

 

:「輦轂地」,帝王的車駕所在的地方,即指京城。而原文中的「長安」僅是做為京城的一個代名詞,並非指故事中的京城就是長安

 

:「米珠薪桂」,米如珍珠,柴如桂木。比喻物價昂貴。出自《戰國策.楚策三》:

楚國之食貴於玉,薪貴於桂,謁者難得見如鬼,王難得見如天帝。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離魂婿

 

蜀之李生橫塘,少孤貧,煢煢顧影,三家村授蒙為生,而性好佈施,每憾力綿。里有孟全真,本真人,法官因誤施敕勒,逐出江西者,生計日窮,時來村中瓢叫。生憐之,分口食以飫。孟不言謝,忽一日告生曰:

「方外人將蟬蛻矣,意以腐濁累子。」

問何時?曰:

「即在今日。」

生睹其鬚髮飄飄,神旺體粗,不深信。出守囊錢沽村醪與飲,孟把酒甚豪,至日哺,忽擲杯案頭曰:

「限到矣。」

應聲斃,身不僕(仆),面帶笑,然體則冰。村人勸招村夫舁棄叢莽,生不可,曰:

「朋友死於我殯,敢負所託乎?」

預醵修羊得五金,買槥具,瘞高岡。

 

事蕆,生動遠遊念,舍館走四方,為人傭書得值,更遊輦轂地。米珠薪桂,長安豈易久居,而秉性狷介,不妄幹(干)人,日缺饔飧,饑驅無計。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離魂婿〈二〉
下一則: 小小說 – 翟仙石〈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