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鄧龍君〈三〉
2020/09/23 00:02
瀏覽603
迴響1
推薦41
引用0


故事要先說回到十多年前,在福建某郡某鄉有個名叫槐井里的地方,那裡的居民也像這瓊州薩摩島一樣繁榮昌盛。此地之所以稱做槐井里,是因為里中有一處荒廢的水井,廢井的正上生長著一株老槐樹,它的樹根彎曲盤繞像個蓋子般蓋住了井口,而老槐樹的樹腹已經空虛,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樹穴。

 

從某年起,夏天的晚上,附近農家的人們坐在外頭乘涼時,往往能見到有燈光,像是約有上百個琉璃球,蛇行魚貫的從那樹穴中出來,緩緩上升直直的與天上的銀河相連接,一段時間後才像水銀倒在地面上、又像瀑布一般,開始紛紛下墜,而且發出如風聲的聲音,最後仍舊一一落入那樹穴中。見過此奇景的人很多。然而自從這個奇怪的景象出現後,村中先是小雞莫名的死光了,接著村民接二連三的生病,頭痛欲裂,最後都因無藥可治而痛苦的過世了。大家都明白一定是那躲藏在槐樹下方廢井之中的東西作祟害人才會如此,但終究不清楚那井中怪物叫啥名字長啥樣子,為此苦惱且驚慌不已。

 

到了初秋時分,有一名老翁與一名老婦帶著ㄧ名童子來到了槐井里,兩位老人的頭髮都已經斑白,而那名童子的模樣倜儻,一看就覺得是個卓越不凡的孩子。老翁與老婦向村人詢問最近村中的情況,知道有妖物作祟害人,便自願要為鄉親們捕殺這害人妖物。村人們向他們請教那妖怪叫什麼名字?老翁說:

 

「那妖物人稱『吳公子』。還請各位幫忙到鄰村購買一百隻雞鴨,好做為誘餌以誘捕那害人妖物。」

 

佈置好後,老翁與老婦各自背著長劍,那童子則頭頂著一塊巨石,巨石上方似乎已經刻好了像蚯蚓一般彎彎曲曲的文字,三人無聲無息的躲藏在草叢之中,等候著妖物出現。

 

埋伏到了第二天晚上,那一連串的光球終於從樹洞中出現,津津有味的吃著那些當作誘餌的雞鴨並發出喀滋喀滋的可怕聲響,然後將入口的雞毛鴨毛用力噴出,羽毛便像下雪一樣四散飄落,喝起雞鴨的血來更像是狂飲流淌的泉水。那妖物吃飽喝足,蜿蜒著身子要返回樹洞之中,哪裡知道那童子趁著它吃喝之際早已悄悄的將頂上巨石投放到樹穴口,那塊巨石就像是用黏土填封般的牢牢的卡在洞口,徹底阻斷了那妖物的退路。

 

那妖物見狀便突然向上一躍,同時佈下一陣黑霧迷惑敵人以便借機逃走。此時老翁與老婦一起現身並大喝一聲,雙雙化為神龍與之交戰。就見妖物口吐毒霧,雙龍則交替吐出龍珠攻擊,發出響亮的碰撞聲響。接著童子也變化成一條小虯(尚未長角的小龍)上前助戰,遭到圍攻的妖物不敵,一個轉身向北方逃去,二大一小的神龍尾隨緊追,終於在距離山東某郡城三千餘里的某處再度截下了這妖物。

 

山東某郡的城樓因為城防之故,將一處城樓改建為儲藏火藥的倉庫。神龍追擊妖物這天,這處郡城的人們都見到狂風怒吼、暴雷撼震,那漫天烏雲忽然像燃燒一般變得紅通通的,原本被雨水打濕的火把也都自行燃燒起來。接著有一個約有五丈多長的黑色物體一頭就鑽進了城樓上的火藥庫中,緊接著一條神龍尾隨而至,由於不知該處儲藏著許多火藥,憤怒的神龍朝火藥庫中吐出了像金蛇般的火苗,庫房中的火藥因此轟然爆炸,威立足以掀翻大山,爆炸聲響連九泉之下都能聽見,那神龍的雙眼正對著爆炸的火藥庫的方向,頓時受到重創,不但雙目失明而且疼痛難當,劇痛之下龍爪抓起城中街面鋪著的青石板後扔到了三十里以外的地方,從口鼻傷處流出的血匯聚成了一條小河,哀號的聲音直達偏遠的郊野。

 

另一條神龍原本挾著ㄧ股像是從甑(類似蒸籠,蒸煮食物的瓦器)冒出、如布幕般的黑雲,朝下墜落了三、四次,似乎是在攻擊著那隱身黑雲中的妖物,見那神龍受傷嚴重,才放棄追擊妖物,趕緊勉強捧著那傷重的龍騰空而起。而那妖物卻趁機悄悄的逃了出去,還不死心的要追逐那還在空中小虯子,而似乎有一名道姑現身及時挾著小虯逃走,那妖物才放棄並轉身飛回南方。

 

這樁從福建山東的奇異之事,發生的過程不過是在傾刻之間啊。

 

那條小虯就是鄧無耳救走小虯的道姑就是鮑姑被稱做公子的妖物,其真身是條蜈蚣精。受到重創的神龍,正是鄧無耳的父親。另一條極力拯救傷龍的也就是鄧無耳的母親。鄧無耳如今之所以要與妻子氏道別,正是因為他十幾年來心心念念著要找那蜈蚣精報這血海深仇。

 

再說那槐井里的居民,當天晚上目睹神龍追擊那一串光球而去,最後又只見到那一串光球返回宛轉的進入樹穴中,似乎沒有事的樣子,這才知道這燈串般的妖物不是一般的怪物,連神龍都無法戰勝它,那麼我們這些莊稼人又有什麼辦法對抗它?於是全村里的人們都放棄了這塊土生土長的地方,一同遷往其他安樂之地定居謀生,這槐樹里也因此成了廢墟一片了。

 

過了十幾年後,有一位長相極為猙獰、身穿褐衣的人,前往對那些遷居在外的槐樹里民說:

 

「我就是公子,潛藏在那槐井之中很久了,最近有個只有一只耳朵的小孩挖掘地海的水灌我,那獨耳小孩太過於狡猾,我怎麼樣都捉不住他,而灌入的水勢也太洶湧難以遏止,因此老夫決定離開槐井遷往他處居住,你們都可以返回故鄉了。」

 

臨走前,這公子又嘆了口氣,說:

 

「老夫並沒有犯下其他過錯,只是曾經在天河中洗浴了數次,就因此被河鼓星君上奏天帝彈劾於我,最終恐怕會被那些人所算計。然而當年我施計殺害鄧龍君夫婦,如今才死也已經太晚了。」

 

說完,就從眾人面前消失不見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眢井」,「眢」音「冤」,廢井。

 

:「輪囷」,「囷」音「均」,屈曲盤繞的樣子。

 

:「銀漢」,天河、銀河。

 

:「重泉」,同「九泉」,水深的地方;地下、死人所住的地方。

 

:「衄」音「ㄋㄩˋ」,鼻子出血稱為「衄」,後泛指出血。

 

:「河鼓」,位於牽牛星北方,屬於牛宿,為天帝轄下三名將軍,負責軍鼓,中央大星為大將,南側左星為左將軍、北側右星為右將軍。又有一說就是牽牛星,即牛郎織女中的牛郎與他的二個孩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鄧龍君

 

瓊州薩摩島,在南海中,島民數百家,皆鮫人蛋戶之流。

……

伉儷甚篤,郎不呼妻而曰姊,媼不呼夫而曰弟,綠窗靜對,毫不異人。

……

先是十年前,閩郡某鄉有槐井里,居民亦類薩摩之繁,里之眢井上生老槐,根輪囷蓋井口,腹空虛,露巨穴。夏日田家夜坐納涼,見燈光如百十琉璃球,蛇行魚貫自穴出,冉冉上矗漾銀漢,移時始墮,如水銀瀉,如瀑布垂,其聲颯然,仍投入穴。見者屢矣。村自是雞種絕,人亦多病腦裂死,金(此字可能是個「全」字)知井底物為厲,然究莫得其主名。

 

新秋來一叟一嫗,均斑白,一童亦倜儻,與村人問訊,自願捕妖物。問物何名?曰:

「吳公子也。請自鄰村購家禽百頭為餌。」

叟嫗各負長劍,兒戴巨石,上有字若蚓,伏草際,無聲息。伺兩夕,光現,啖雞有聲,噴羽如飛雪,飲血若奔泉。腹果,蜿蜒將反,兒已投石阻穴若泥封。物躍起,挾黑霧遁,叟嫗並出大呼,化神龍。龍與之戰,物吐霧,龍吐珠,攻擊有聲。兒亦化小虯助戰,物敗北。追之是地也,距魯之某郡三千餘里。

郡城敵樓改儲火藥庫,是日咸見風霆吼震,屋瓦皆飛,陰雲忽燃,濕焰作炬,有黑物長五丈餘者鑽入庫,一龍繼至,怒吐火苗如金蛇者,亦射入庫,藥轟起,力掀山嶽,響徹重泉,龍目當其鋒,盲且痛,爪擲街皮石出三十里外,創衄之血成小河,哀號之呼達遠墅。一龍挾黑雲如幕如甑者三四墮,始捧創龍騰起,而黑物早潛出,似逐空中小虯子,宛有女道士挾虯子逸,物始反翔。是異也,由閩至魯,直頃刻也。

 

吳公子者,蜈蚣也。受創之龍,四郎父也。救創龍者,四郎母也。虯者,四郎也。女道士,鮑姑也。四郎之與媼別,即圖報是仇也。槐井裡(里)人,當夜仍見燈光宛轉進穴去,若無事者然,始知非常物,神龍且不勝,田畯又奚圖?遂一同徙樂土,里為墟矣。十餘年有褐衣人,狀極猙獰,往告裡(里)人曰:

「我吳公子也,潛槐井久矣,近有獨耳兒掘地海之水灌我,兒狡繪不成禽,水洶湧不易遏,老夫蔔(卜)鶯遷,汝輩可珠還也。」

臨去,又太息云:

「老夫無他過,惟曾浴天河數次,為河鼓所劾,終恐為若輩算。然吾計殺鄧龍君夫婦,死已晚矣。」

言已不見。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鄧龍君〈四〉
下一則: 小小說 – 鄧龍君〈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0/09/23 06:40

蜈蚣精法力勝神龍百十倍。身藏火藥庫,雖炸無傷,而神龍則目盲且喪命。

「一龍挾黑雲如幕如甑」,黑雲者何?

蜈蚣精自言殺鄧龍君夫婦,然文中言道黑龍捧創龍騰起,未言斃命也。

槐井里在閩,而遽言「距魯之某郡三千餘里」,難懂作者大腦構造。

不分古今,說故事的總會誇大內容,像這「三千餘里」就好比那「飛流直下三千尺」,又像是釣到卻沒能拉上來的魚一樣,永遠就是「那~~麼~~大~~、那~~麼~~長~~」.....

 Fox想 

蜈蚣精即使法力略遜神龍,但贏就贏在使詐,令神龍一直面爆炸而自己藉著爆炸產生的塵煙掩護潛逃,卻仍被神龍二攔截。若非神龍二為救神龍一,蜈蚣精也不可能僥倖逃脫。

所以,那黑雲是啥就不用多說了唄.....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9/23 07: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