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巫仙〈九〉(完)
2020/09/15 04:55
瀏覽585
迴響1
推薦43
引用0


鎮軍成功殲滅盜賊的捷報傳來後,金鼎也帶著杜秋鴻俞螺娘奚元華跪拜辭別,返回自己那棟小茅廬。到家時卻見小茅廬被燒成了灰燼,只剩一根焦黑的屋樑,周圍更顯蕭條破敗的景象。鄰居見金鼎回來了,就對他說:

 

「真是奇怪的事啊!自從你帶著行囊隨那人離去,沒過幾天,就有許多模樣窮凶極惡的人前來急著要抓你,可是搜遍了屋裡屋外找不到人,就一把火燒了你的屋子,而你又一個多月都沒回來,讓我們十分憂慮又放心不下啊。」

 

金鼎趕忙檢查父母的墳塋,見一切安然無恙,便欣喜無比,相比之下那茅廬被燒也就算不上什麼事兒了。領著二個媳婦兒向父母的墳塋叩拜後,花錢重新搭建了一幢華麗的宅邸、購買了良田,就這樣成了個小有資產的人家,也不再從事巫師的業務。不過每當遇到了旱災、水患或是瘟疫發生時,鄉親們前來邀請金鼎出面主持祭神儀式,金鼎也會欣然同意。奚元華想要勸止他,金鼎笑著說:

 

「這原本就是我一直以來從事的職業,地方上有大事發生,我怎麼敢推諉不應呢?」

 

鎮軍將金鼎的孝行、救人以及提供情報幫助官兵剿滅盜匪之事對當地縣令說了,縣令就向朝廷申請了嘉獎的匾額與旌旗,指揮衙役將匾額掛在大門之上,同時朝廷也同意免除了金鼎的勞役。

 

住在鄉村的金鼎依舊喜歡讀書,凡是觀察天象、堪輿地氣,亦或是修習吐納導引之類的書籍無不博覽。杜秋鴻俞螺娘也能勤儉持家,對於選擇買賣貨物有獨到的眼光,如新的蠶絲、穀物,以及茶葉、竹木之類,都預先批量購入存放,之後售出時往往都能獲得數倍的利益,數年間金家已成巨萬富翁。

 

杜秋鴻生有二子,長子名叫慰慈,次子名叫念慈俞螺娘生了小兒子名叫孝慈。三個兒子皆是才識卓越,金鼎請來老師教導兒子們讀書,很快的三個兒子都順利取得領廩生的資格,學問在學校裡也有不錯的成績與聲譽。第二年秋天,老大慰慈金榜提名成為舉人,全家人都很高興。二位夫人就對金鼎說:

 

我們夫婦是深陷在盜賊包圍之中才能結合,這也是因為上天註定的緣分。人最重要的是要知足,我們想為兒子們都娶個好媳婦,將家事都交給媳婦們掌理,我們姊妹倆就隨著你依同修習長生之術,你覺得這樣行嗎?」。

 

金鼎點頭同意說:

 

「很好。」

 

次年,朝廷派任金慰慈改任鄰省的司馬,金慰慈也沒有丟家的臉,任內的政績頗受好評。家的三個兒媳婦也都極為溫和孝順。

 

金鼎夫婦三人都已經四十多歲了,看且來卻還像是二十幾歲的人均年逾不惑,猶如二十許人,他們已經吃長齋、二位夫人也虔心繡著佛畫,平時足不出門。偶爾金鼎外出前往掃墓,鄉親們見到了還稱呼他:「金端工」、「金香火」、「金童子」(故事一開頭已提到,「端工」、「香火」、「童子」,都是對巫師的別稱)金鼎也一定會答應著,一點也沒有那些領受了皇帝敕封之人的驕傲姿態。

 

二夫人顧螺娘生性習慣過問家事。有一天,金鼎問她:

 

「妳這樣忙裡忙外的累得要死不怕煩瑣嗎?」

 

金鼎此話在於提醒著顧螺娘難捨塵世俗事,聰慧的顧螺娘怎麼會聽不明白,只是微笑著沒說話,杜秋鴻就代為緩頰的說:

 

有我整天陪著你坐在蒲團上修習道術,也可稱得上是芬芳潔淨的修道伴侶,又何必一定要我們姊妹倆雙雙苦守著你?」

 

金鼎嘆了一口氣,說:

 

「唉,這繁華人間,終有撒手日,從來處來,仍需去到該去的地方。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沒做完,趕緊一勞永逸的處理完吧。」

 

杜秋鴻明白金鼎話中的意思,就拿出一千兩銀子為過世的婆婆重修了貞節牌坊,又拿出一千兩銀子撫恤師父王老頭的後人,再捐出一千兩銀子救濟鄰近鄉里中貧困的人們。這些事情都辦妥後,金鼎夫婦齋戒沐浴,向鄰里一一拜別,說是要前往南海朝拜觀音大士。兒子媳婦們都流著淚請他們留下來,金鼎沒有答應,就駕著牛車,帶著杜秋鴻顧螺娘二位夫人,以及一名僕人與一名婢女出發,之後便再也沒有回來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巫師可說就是蠱惑他人的人,用了許多方法蠱惑鄉里中愚眛無知的人,然而最終巫師自己也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人而已,最終也不免一死而去向閻王爺報到,何以能得到他人貢獻羹湯美食?又何以能得享美譽、獲得美麗的佳人為伴、更能領受朝廷褒獎封賞呢?眾多巫師中的這一位金鼎,常對人說:

 

「我的職業雖然低賤,卻是我的母親命我去學習、我的師父所傳授的職業。」

 

敬仰金鼎為人的真實誠懇。,時間越久這樣的感覺也愈加確定,因為能保持這種真誠態度的,在讀書人中也找不出幾個能做到,更何況這區區一名巫師呢?看到金鼎夫婦在處理完兒子的婚事以及其他事情後,便攜手趟踏上升仙之路,一點也沒有過多的眷戀,想必這金鼎原本一定是天上的神仙,暫時謫降到凡間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茶筍」,茶芽。唐朝、陸羽.《茶經.造》:

凡採茶在二月三月四月之間,茶之筍者,生爛石沃土,長四五寸,若薇蕨始抽,凌露採焉。

 

:「倍蓰」,「蓰」音「喜」,「倍」,一倍;「蓰」,五倍。「倍蓰」指由一倍至五倍,形容很多。見《孟子.滕文公上》:

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或相倍蓰,或相什百,或相千萬。

 

:「登賢書」,科舉時代稱鄉試中式為「登賢書」。

 

:「知止」,適可而止,不作無限的要求。《老子.第四十四章》:

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多?得與亡孰病?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僕僕」,疲勞困頓的樣子。

 

:「軟紅塵」,飛揚的塵土。形容繁華熱鬧,亦指繁華熱鬧的地方。

 

:「令名」,指美好的聲譽。

 

:「孺慕」,原意指幼童愛慕父母之情或對父母的哀悼、悼念,引申為對父母的孝敬、愛戴或對老師長輩的尊重和愛慕的親切之感。

 

:「真忱」同「真誠」,真實誠懇。

 

:「雲衢」,雲中的道路,借指高空、朝廷或高位。

 

:「仙真」,又稱仙人、真人、神仙,泛指長生不老、修煉得道的道士。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巫仙

 

巫之一教,流傳已久,曰端工,曰香火,曰童子,名雖不一,總不外乎鄉儺之遺意。

……

久之,母目盲,不能織,全賴巫之孝養焉。

……

顧年已二十有二,猶獨居歌朝雉,風雨一室,燈火三更,時披覽其書,凡禽遁救敕諸術數,無不瞭然,洞臻玄妙。

……

明晨,盥沐,面圃結壇。咒缽生蓮花,十分嬌豔。

……

女頰暈久之,曰:

「渠以大棗塞入婦女陰中,匝日鉗出,飽啖以為甘。又好合心脆。」

……

朦朧間,覺有人揭帳呼起曰:

「美哉,高唐之遊樂乎!」

……

巫登彼岸,欲覓代步返所居。

……

巫心喜言驗,可再生矣。二女就廡休息,農人婦來伺餐眠。

……

巫始攜二女拜辭奚公,回己敝廬。至則一椽煨燼,鄉舍蕭條。鄰云:

「奇事。自君曩隨若人去,不數日,即有許多惡寇索君甚急,遍搜無蹤,始火君宅,而君又月餘不歸,真疑慮莫釋也。」

巫見墓道無恙,即欣喜,引二女謁墓。然後出資建華屋,購良田,居然康阜,不復業巫。然每遇旱潦疫癘,猶欣然應募。奚公止之,巫笑曰:

「此某之素業也。邑有大事,敢推誘(諉)乎?」

程鎮軍言於邑令,給匾旌其廬,且免其役。巫村居猶嗜讀,凡堪天輿地,吐納導引之書,無不博覽。二女善居積,躉新絲,糴新穀,以及茶筍竹木之屬,預蓄無不利倍蓰,數年富已巨萬。秋生二子,伯曰慰慈,仲曰念慈。螺生季子曰孝慈。皆俊邁,延師課讀,俱有聲庠序。次秋,慰慈登賢書,女喜謂巫曰:

「夫婦作合於盜賊中,蓋有天緣也。人貴知止,願為諸兒娶婦,諉以家政,姊妹隨郎修長生,可乎?」

曰:

「善。」

明年,慰慈更出鄰省官司馬,有政聲,三婦亦極承順。巫夫婦均年逾不惑,猶如二十許人,長齋繡佛,足不出門,偶出掃墓,里人猶呼之曰:「金端工」、「金香火」、「金童子」,必應之曰:「諾」,毫無封翁驕態。

顧螺娘性喜問家事,巫一日問螺曰:

「卿往來僕僕,不畏煩耶?」

秋曰:

「有妾終日伴郎坐蒲團,也可謂香潔道伴,何必雙雙苦廝守?」

巫歎曰:

「唉,莽蕩軟紅塵,終有撒手日,來處來,仍當去處去耳。尚有要事未了,其速作一勞永逸之舉。」

秋鴻喻其旨,即日出千金為老母建貞坊,又出千金恤其師王翁後,且以千金恤鄰里貧者。事畢齋沐,遍辭鄰里,雲(云)夫婦朝南海。小夫婦泣留之,不聽。駕車攜秋、螺,隨一僕一婢去,後遂不返。

 

懊儂氏曰:

巫者蠱也。蠱惑鄉愚,終其身不過充泥犁之餡,供呵旁之羹,將於何更享令名、得佳麗、邀褒封耶?巫中金郎,每對人曰:

「吾業雖賤,吾母所命,吾師所授也。」

孺慕真忱,積久彌固,冠裳中且不可多得,況區區一巫乎?觀其婚嫁事畢,攜手雲衢,曾不少作眷戀,是必天上仙真,暫時滴(謫)降者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十八鶴來堂
下一則: 小小說 – 巫仙〈八〉
迴響(1) :
1樓. 覺步
2020/09/16 11:19
覺得閣下與我同也

好說好說~~~~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9/17 00:0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