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巫仙〈八〉
2020/09/14 03:26
瀏覽673
迴響1
推薦48
引用0


又過了一會兒,杜秋鴻俞螺娘二人由於逃難奔波甚是疲累只能致歉先行告退,奚元華就安排自家佃農的妻子前來幫忙招呼她二人的飲食與睡眠等事

 

奚元華金鼎繼續就著夜色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忽然聽見大力而急切的敲門聲,二人從門縫中往外查看,就見到門外許多燈火照明的四周猶如白天一樣,各種刀子、槍矛就像樹木一樣矗立著,那些手持火炬、兵器的人們個個都用錦帕纏在頭上,讓金鼎以為是那惡賊領著黨羽們循跡追到了此處,嚇得膽子幾乎就這麼沒了。金鼎就對奚元華說:

 

「還請您趕緊將我綁起來交給這些惡人,我不能連累您啊。」

 

奚元華當然不會同意,氣憤的說:

 

「這些鼠輩有幾個膽子敢動我!」

 

就拿著劍登上了門樓,向下喝道:

 

「你們是誰?」

 

帶頭之人回答說:

 

「你怎麼連老朋友都認不出來了嗎?我是鎮軍某,今夜在湖上巡邏偵查,順路過來拜訪侍御您啊。」

 

奚元華雙手一拍(表示有些驚訝而高興的樣子),說:

 

「哎呀!你這突然的大駕光臨,卻幾乎嚇死老夫了。」

 

趕緊開門迎接,相互說笑著很是親切

 

這位鎮軍風采儀容甚是俊美爽朗,說著一口南方口音,見到有客人在此,就職業習慣的詢問此人是誰?奚元華代為介紹說:

 

「他姓,是一位孝子,也是一名巫師。」

 

又將金鼎遇到湖中惡賊並救出二女的事對鎮軍說了,鎮軍既感嘆又訝異。

 

忽然,杜秋鴻俞螺娘二人大哭著跑了出來,大家都很驚訝得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原來二女聽見外頭紛擾的聲響,一開始也以為惡賊找上門來,嚇得不知所措。後來又聽外頭似乎平靜了下來,就好奇的結伴一同躲在廊下偷看,見那鎮軍越看越臉熟,猛然想起這位軍爺正是自己的表哥啊!終於得見親人的兩姊妹又驚又喜,這才激動得大哭而出與表哥相認。

 

而且自從二女被這惡賊擄走之後,兩家的親人都送來求救書信給鎮軍,懇求幫忙尋找二女下落,這才有鎮軍不辭勞苦更加用力的在湖一帶搜尋這群惡賊的蹤跡,也希望能能早日剷除這群惡賊。表兄妹們突然相遇,自然免不了相互詢問近來的遭遇,二女你一言我一語、嘰嘰喳喳的將如何被惡賊擄去、又如何遇到金鼎大力相救得以逃出的事都說了,又紅著臉對表哥說:

 

「因為如此,我們倆姊妹都已經與郎私訂終身了。」

 

鎮軍本就是個開明豁達的習武之人,不會拘泥於那些腐儒冥頑不化的禮教規矩,明白前因後果後就說:

 

「這金鼎如此純粹的孝行,本就讓神靈與凡人共同欽佩景仰,所以才能走在那危險之地如在平地一般,不能將他與其他的巫師相提並論。」

 

又轉頭向奚元華拱手為禮,說:

 

「所以,我就在此請求公您作這一回媒人,借您府上這塊吉地,讓他們就在此成婚吧。」

 

奚元華高興得呼喚金鼎前來拜謝,鎮軍也恭敬的回禮答拜。之後鎮軍仔細的詢問關於那些盜賊盜竊的地點、出入的方式與房舍位置等等的情報,金鼎就自己的記憶所及一一詳細說明,一直到天亮時鎮軍才領著手下軍士們告辭離去。

 

過了幾天,兩家的父母都收到了鎮軍的書信,匆匆的從江南趕到了府,見見並感謝這個準女婿,然後回去置辦了豐厚的嫁妝,派遣僕人送來給金鼎。同時,鎮軍也安排妥當,指揮水師趁夜掩至湖中賊窩,將那吃人惡賊活逮,其餘頑抗的小賊們不是被當場斬了,就是慌不擇路跳水想逃,卻仍還是都讓鬼卒帶回地府報到去了,天亮之後清裡現場,死去的盜賊黨羽不計其數,這批橫行鄉里偷盜擄劫甚至吃人的盜賊被徹底消滅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高軒」,此處指尊稱他人車駕。

 

:「軒渠」,歡笑的樣子。

 

:「餘□(上薛下虫)」,「�(上薛下虫)」音「聶」,同「蠥」、「孽」。原意是「禽獸蟲蝗之怪」。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巫仙

 

巫之一教,流傳已久,曰端工,曰香火,曰童子,名雖不一,總不外乎鄉儺之遺意。

……

久之,母目盲,不能織,全賴巫之孝養焉。

……

顧年已二十有二,猶獨居歌朝雉,風雨一室,燈火三更,時披覽其書,凡禽遁救敕諸術數,無不瞭然,洞臻玄妙。

……

明晨,盥沐,面圃結壇。咒缽生蓮花,十分嬌豔。

……

女頰暈久之,曰:

「渠以大棗塞入婦女陰中,匝日鉗出,飽啖以為甘。又好合心脆。」

……

朦朧間,覺有人揭帳呼起曰:

「美哉,高唐之遊樂乎!」

……

巫登彼岸,欲覓代步返所居。

……

巫心喜言驗,可再生矣。二女就廡休息,農人婦來伺餐眠。

公與巫正夜酌款敘,忽聞叩門聲甚厲,門隙瞰之,燈火燭天,刀矛森樹,人皆錦帕纏首。巫以為盜偵至,大驚幾喪膽。告奚曰:

「請公早縛某出,無相累也。」

公曰:

「鼠子敢爾!」

仗劍登門樓,下問伊誰?應曰:

「公之舊雨不識耶?程鎮軍夜巡湖哨,順路訪侍御。」

公撫掌曰:

「高軒下顧,幾驚煞老夫。」

開門迎迓,互作軒渠。程風儀俊爽,語操南音,問巫何人?公對以金孝子,業巫,並縷述遇盜一節,程大歎異。忽二女自廡內窺程,久之,大哭奔出,異之。蓋均為程之中表妹也,自遇盜掠,兩家骨肉迭以書來,求代物色,頃遇直陳,推功於巫,曰:

「妹等已委身事金郎矣。」

程曰:

「金郎純孝,神人共欽,所以履險如夷,未可概以巫論,即乞奚公執柯,成此眷屬。」

奚呼巫拜謝,程答拜。再詢盜藪路徑情形,縷告之。至天明始分。

 

不數日,兩家父母果接程鎮軍書,自江南來,識婿而去,遣奩資甚豐。程亦旋領舟師夜至賊巢,手縛渠魁,盡殲餘□(〔上薛下虫〕),竄遁淹溺,不計其數,盜遂平。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0/09/14 06:45
官兵沒穿軍裝?

穿軍裝的也不見得是官兵......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9/14 07:1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