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巫仙〈七〉
2020/09/13 05:48
瀏覽544
迴響0
推薦50
引用0


金鼎帶著二女抵達對岸後,就想找個代步工具回家。杜秋鴻急忙勸止,說:

 

「你不但逃了,還帶著我們一起成功逃走,你想那惡賊能甘心嗎?恐怕今晚他就會派人去到你家刺殺你了。我們姊妹倆事先藏了些金銀綁在腰上,不妨暫且到其他地方躲藏起來,等到這群惡賊被官府捉到處斬了,我們再回來也不遲啊。」

 

金鼎有所顧慮的說:

 

「我家中就只有四面空空的牆壁,本也沒有甚麼好留戀的,只是我擔心我父母的墳塋,若我就此躲藏起來,那麼從今夜起就無人陪伴再側照護了。」

 

杜秋鴻說:

 

「你這樣想就太傻了,豈能將去承受災禍讓父母傷心當作孝順的表現,還是躲避災禍讓父母放心才是孝順呢?」

 

這話猶如當頭棒喝,做人的確不能因為愚孝反而真成不孝。金鼎聽了杜秋鴻的話之後也點頭同意,只不過眼下內心依舊有些茫然,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不得已,金鼎偷偷的翻閱師父遺贈的那份書函,翻著翻著,這才發現封底似乎有些異樣,原來有封書信夾藏在其中,取出展閱原來是王老頭在過世前寫給徒弟的一份預言,內容寫著:

 

「金郎金郎,折蘆渡江,剋死者再,獲美者雙,望東急竄,有馬無韁,漁家艇子,大好潛藏。」

 

看完之後,金鼎心中雖然佩服師父的未卜先知,然而除了前四句是不久之前的經歷可以對照驗證,那後四句的語意終究很難理解。

 

就在金鼎傷腦筋的時候,忽然見到不遠處有兩頭驢子一邊吃著草一邊朝這兒優哉悠哉的晃了過來,仔細一看,正是前幾日自己乘坐來到湖邊的那兩頭驢子,只是驢背上的韁繩鞍韉已經鬆脫遺失了。原來這是因為那盜賊派來的僕人先從遠處偷到這二頭驢子,接到金鼎來到湖邊後要換搭船,以為湖邊隱蔽四下無人,就放開韁繩卸下鞍韉,任由這兩頭驢子自行吃草離去。

 

這不正是「有馬無韁」嘛!金鼎就解下衣帶充當韁繩繫在驢嘴的嚼環之上,讓杜秋鴻俞螺娘二人共騎一頭驢子,自己騎著另一頭驢子,姑且遵循師父遺囑「望東急竄」,連夜朝東而去,也因此大大的免除了之後要靠著兩條腿長途跋涉的辛勞。

 

三人二騎轉過一處山丘,突然見到在一片平坦的田野中有一處稀疏的樹林,林中隱約有一個很大的村落,村落中花木繁茂,而且時值傍晚,村中正冒出陣陣炊煙,便決定先朝那裏去找個可以暫時落腳過夜的地方。

 

到了村子附近,見到一位老先生拄著拐杖,站在柴門旁督促著人們整理秋收的農作。金鼎仔細一看,老先生正是那鄉紳奚元華,原來這整個村落與田地都是奚元華的產業以及別墅所在。奚元華也見到了金鼎,急忙叫住了他問他在忙什麼?金鼎趕緊下驢向奚元華回禮,喘了口氣後將誤入賊窩差點送命的事的說了。奚元華又問那另一頭驢子上載著的二名女子又是從何而來?金鼎便將二女冒死提醒、互訂婚約並一起逃離的經過說了。奚元華很為金鼎高興,認為這都是金鼎非常孝順所獲得的果報。就高興的邀請他們進入自己的別墅,指著廳堂東側的東廂房,說:

 

「這裡就作為賢伉儷的下榻之處吧。」

 

又命人備妥酒菜為三人壓驚。席間,金鼎抬頭看著廳堂上方懸掛的匾額,上頭四個大字寫著:

 

「仿漁艇屋。」

 

這又應驗了師父王老頭預言的最後二句「漁家艇子,大好潛藏」,令金鼎內心很是高興,自己與二女此後總算是能平安的活下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此處原文「奚西元華」中的「西」字應是多餘的。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巫仙

 

巫之一教,流傳已久,曰端工,曰香火,曰童子,名雖不一,總不外乎鄉儺之遺意。

……

久之,母目盲,不能織,全賴巫之孝養焉。

……

顧年已二十有二,猶獨居歌朝雉,風雨一室,燈火三更,時披覽其書,凡禽遁救敕諸術數,無不瞭然,洞臻玄妙。

……

明晨,盥沐,面圃結壇。咒缽生蓮花,十分嬌豔。

……

女頰暈久之,曰:

「渠以大棗塞入婦女陰中,匝日鉗出,飽啖以為甘。又好合心脆。」

……

朦朧間,覺有人揭帳呼起曰:

「美哉,高唐之遊樂乎!」

……

巫登彼岸,欲覓代步返所居。女急止之曰:

「郎遁,渠能甘心耶?恐今宵即遣人詣宅刺殺郎耳。妾二人預蓄黃白物附腰際,且遁跡他處,俟彼伏誅,再出未遲。」

巫恐曰:

「四壁蕭蕭,毫無所戀,惟二老墓道,今夕無人作伴耳。」

曰:

「郎癡矣,豈觸禍為孝,抑避禍為孝耶?」

巫聞之許可,然茫茫無去就,不得已,潛視秘書,內有師諭云:

「金郎金郎,折蘆渡江,剋死者再,獲美者雙,望東急竄,有馬無韁,漁家艇子,大好潛藏。」

巫閱畢,心雖服師能先知,然語究費解,忽見來時兩衛齕草徐至,鞍韉已失。巫解帶繫環嚼,授二女共乘一衛,己又乘一衛,姑向東行。蓋蒼頭竊得遠方兩衛,至此換船,以為湖曲無人,故任其自散牧,巫適相逢,頗免跋涉。

轉過岡阜,突見平疇疏林中,隱有極大村落,花木繁翳,晚炊有煙。一叟倚杖柴扉,督農秋獲,詳視之,即邑紳奚西元華也。蓋村為奚之別墅。見巫,急呼問,下騎喘息,詳告所以。問二女何來?又述顛末。奚公大喜,以為純孝之報。欣然邀入,指廳事東房曰:

「以此為賢伉儷下榻處。」

且置酒壓驚。視廳事懸額,題曰:

「仿漁艇屋。」

巫心喜言驗,可再生矣。二女就廡休息,農人婦來伺餐眠。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巫仙〈八〉
下一則: 小小說 – 巫仙〈六〉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