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巫仙〈六〉
2020/09/12 00:03
瀏覽582
迴響0
推薦49
引用0


朦朧之間,金鼎感覺有人揭開了帷帳叫他們起床,並說:

 

「多美啊,這一回的『高唐之遊』高興嗎!」

 

金鼎猛然驚醒睜眼查看是誰?正是那名主人,趕緊起身向主人致謝。主人趁著雙方握手之際探查金鼎的脈象,頓時歡喜之情溢於眉梢,嘴饞的口水都已經流了出來掛在嘴角一尺多長。這副饞樣看得金鼎雖然心驚肉跳,金鼎表面上卻盡力保持著神色自若鎮定如常。

 

盥洗完畢後,金鼎對主人說:

 

「吉時已到,將迎水神。」

 

就向主人索要一張用蘆葦編織成的席子(或篩子)以及三根由蘆葦紮成的柴火棒子,送到村口大門外放在水上飄著。主人頭一次見到這樣的法事,就問:

 

「這是作什麼用的?」

 

金鼎說:

 

「這代表要前往迎接神靈所搭乘的船。」

 

說完隨即披散了頭髮穿上了彩衣,手持笏板開始舞蹈,忽然像是個魔女,忽然又像是個先鋒將軍,又是翹著腳跳著「商羊舞」,或是趴伏在地上像頭猛虎般跳躍騰挪。

 

金鼎嗚嗚的吹響了法螺模擬獅子吼時,杜秋鴻俞螺娘二女果然濃妝豔抹、穿著極為花俏的衣服,狂笑著從裡屋中跑了出來,對著金鼎像是發瘋一般舞動著。主人想要將她們趕回屋裡去,金鼎卻抬手示意,說:

 

「不可。等一下迎接神靈,需要有二名女子作為前導之人。神靈的相貌猙獰,一般女子恐怕因為害怕畏懼而不能擔此重責,像這二名女子,昨夜與我同住時,我已經暗中寫了靈符貼在她們的背上,令她二人今日擔任前導工作,所以聽到了法螺聲響她們就自己出來了。」

 

說完,金鼎搖著法鈴持劍比劃,兩女也隨著鈴聲與劍勢持續翩翩起舞。金鼎突然大喝一聲,問道:

 

「咄,妳們是神女嗎?」

 

二女齊聲回答說:

 

「是的。」

 

金鼎又問:

 

「妳們是神女將軍嗎?」

 

二女說:

 

「是。」

 

金鼎說:

 

「今日迎請水神,河伯大人由我親自迎接,河伯夫人由妳們負則迎接,不得有誤。遵奉我的號令行事,否則就將妳們斬於劍下。」

 

二女大聲的回答:

 

「遵命!」

 

金鼎就分別拉著二女的左、右手開始旋轉跳起了旋風舞,一邊舞蹈一邊唱著巫曲。當鑼鼓齊響之時,金鼎忽然聳起身子朝東方眺望,並說:

 

「神靈來了!」

 

圍觀眾人聞言都轉頭朝東方望去,金鼎就趁這個時機,拉著二女突然向上一跳就跳到了那張漂浮在水面的蘆席之上,就像箭離弦般,蘆席承載著三人疾射而出,就在傾刻之間乘風破浪的離去到很遠的距離了。

 

剛開始大家都以為金鼎帶著二女出發迎接水神去了,直到距離越來越遠也沒有回頭的樣子,眾賊人到此時才明白這金鼎施展了巫術逃走了!急忙解開纜繩上船追逐,兩旁的船槳飛速的運轉著,眼看就要追上,金鼎要二女互相手拉著手圍著自己坐著,自己則拿起那蘆柴折成一寸左右的長度,開始接二連三朝著盜賊的船隻扔了過去。每當盜賊的船遇到一段由金鼎扔過來的蘆柴,前方就會出現一道高大的堤防橫擋著,害怕撞上去會船毀人亡,盜賊們只能慌忙調轉船頭繞行而過。才剛繞過,金鼎又扔了一段蘆柴過來,則又出現另一道與之前一樣的巨堤。好不容易閃過了所有的巨堤,那帶著二女逃走的金鼎早就不知逃往哪個方向去了。再看那些巨堤,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群盜賊只能高聲咒罵著、懊悔的返航回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高唐之遊」,又作「高唐夢」,從前王遊高唐累了就打了個瞌睡,夢見一名自稱巫山之女來此作客的婦人,願意作王的老婆,王就與那女子一起研究傳宗接代的學問了。出自戰國後期楚國辭賦作家宋玉的《高唐賦》:(節錄首段)

昔者楚襄王與宋玉遊於雲夢之臺,望高之觀,其上獨有云氣,崪兮直上,忽兮改容,須臾之間,變化無窮。王問玉曰:

「此何氣也?」

玉對曰:

「所謂朝雲者也。」

王曰:

「何謂朝雲?」

玉曰:

「昔者先王嘗遊高唐,怠而晝寢,夢見一婦人曰:

『妾,巫山之女也。爲高唐之客。聞君遊高唐,願薦枕蓆。』

王因幸之。去而辭曰:

『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爲朝雲,暮爲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

旦朝視之,如言。故爲立廟,號曰朝雲。」

 

:「商羊舞」,「商羊」是中國神話傳說記載的神鳥,帶來降雨。牠在飛舞時會下大雨,下雨前會用一隻腳跳舞。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六.巫仙

 

巫之一教,流傳已久,曰端工,曰香火,曰童子,名雖不一,總不外乎鄉儺之遺意。

……

久之,母目盲,不能織,全賴巫之孝養焉。

……

顧年已二十有二,猶獨居歌朝雉,風雨一室,燈火三更,時披覽其書,凡禽遁救敕諸術數,無不瞭然,洞臻玄妙。

……

明晨,盥沐,面圃結壇。咒缽生蓮花,十分嬌豔。

……

女頰暈久之,曰:

「渠以大棗塞入婦女陰中,匝日鉗出,飽啖以為甘。又好合心脆。」

……

朦朧間,覺有人揭帳呼起曰:

「美哉,高唐之遊樂乎!」

驚視之,主人也。急起申謝,果診其脈,喜溢劍眉,饞涎已流吻角外尺許。巫雖心懼,而面不改色。盥櫛畢云:

「吉時已屆,將迎水神。」

向主人索蘆箔一張,葦柴三莖,送門外飄水上。問:

「何用?」

曰:

「神舟耳。」

旋即披髮被彩衣,執笏舞蹈,忽貌如魔女,忽狀作先鋒,或翹足舞商羊,或伏地虎跳,且嗚嗚吹螺,作獅子吼。二女果豔妝狂笑奔出,叉手斜睇,對舞類癲。主人慾(欲)驅返,巫曰:

「止。頃迎神,須兩女子作前驅。神貌猙獰,他恐畏怖,若二人,昨與吾宿,已暗書符貼背上,故聞聲自出也。」

言已,搖鈴畫劍,兩女亦翩翩舞不已。巫遽喝曰:

「咄,爾神女耶?」

曰:

「然。」

「爾神女將軍耶?」

曰:

「然。」

曰:

「河伯吾自迎之,河伯夫人汝迎之。遵吾令,否則劍下死。」

二女聲諾,巫即挈其左右手作旋風舞,且舞且歌,金鼓大震。忽聳身東望曰:

「神至矣!」

眾咸掉首,巫乘間挈兩女驀躍登席,如箭離弦,激浪沖波,頃刻去遠。眾始知巫以術遁,急放船逐,雙槳如飛。將及,巫使女攜手團坐,己則折葦柴寸寸斷,每擲寸葦,則盜船遇之,即一巨堤,亙水面。繞越甫過,巫又擲,則又遇一堤如初。比堤盡,而巫已攜女不知何處去矣。盜惟嘩噪悔恨而返。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