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郁綠雲〈二〉
2020/07/10 00:00
瀏覽1,366
迴響1
推薦51
引用0


治喪期間,郁綠雲哀傷哭泣極盡人子之禮,然而身為未亡人的金關卻塗脂抹粉好吃好喝的一如平常。見郁綠雲對著亡父的神主牌痛哭失聲,金關生氣的說:

 

「成天哭哭啼啼的,實在討厭極了!」

 

隨即強制去除郁綠雲的喪服,逼她跟著家中的僕婦們一起生活勞作。郁綠雲偷偷的向堂叔訴苦,郁玉生卻不高興的指責這個堂姪女:

 

「她也算是你的母親,母親教導女兒,有什麼不對!」

 

久而久之,金關變本加厲更加惡毒的羞辱折磨郁綠雲郁綠雲無奈只能再向堂叔求救,郁玉生則說:

 

「這一定是妳不孝順的緣故,所以就算是你的母親虐待你,妳告上衙門又能怎麼樣呢?」

 

金關暗中得知這樣的結果,就更加肆無忌憚的虐待郁綠雲,而且對郁玉生的「主持公道」感恩戴德,從此以後家中之事大多都聽從郁玉生決定處理。金關還備妥豐盛的美食、將床榻打掃乾淨的招待郁玉生吃飯甚至留下過夜,與之絮絮叨叨的聊到了半夜才各自回房。(床榻都打掃乾淨了,夜深之後真的有分開嗎?懷疑……懷疑

 

這一日,金關拿了一根鞭子給郁綠雲命她去放豬,郁綠雲只能暗自擦掉眼淚,每天天才濛濛亮就趕著豬出門,直到夕陽落山時才能回來,而留給她的僅僅是一碗冷糙米飯,使得原本應該是花容月貌的少女,頓時便成一副雞皮皴的老婦模樣。

 

一次在趕豬的途中遇到了堂叔郁玉生郁綠雲就跪伏在地叩首泣訴,郁玉生卻充耳不聞,當作沒看到轉身就要離開。郁綠雲拉住他的衣角不讓他走,哀慟的說著:

 

「叔叔啊,難道你忘了我那亡故的父親贈產託孤的遺囑嗎?」

 

郁玉生惱羞成怒的說:

 

「你這丫頭活該被鞭打!你的父親給我的是我家的家產,並非是你父親的遺產。『託孤』這話雖然有憑證,但妳的父親知道妳這丫頭是如何倔強、難以管教嗎?妳的祖父以及更早幾代的郁家祖宗,都沒有為子孫分配過家產,妳又如何能說我是獲得你父親贈與財產!況且虐待妳的是你的繼母,不是我這個叔叔。妳再如此嘮叨多嘴,我就直接告訴你繼母!」

 

此時,金關有一位表弟王禽來到家投靠表姐,也與郁玉生結交為酒肉朋友。王禽見備受折磨的郁綠雲模樣還算不錯,便起了色心打算找機會玷汙她。這個陰謀被郁家東邊的鄰居白七姑發覺,白七姑郁綠雲的交情深厚,就趕緊將此事偷偷的告訴郁綠雲,要她小心提防。郁綠雲非常害怕,繼而覺悟的說:

 

「這裡真的容不下我了!」

 

就趁著外出放養豬隻的機會,捨棄了豬隻,逃入東邊的深山之中,找了一處洞穴住著,餓了就吃野菜,渴了就喝山澗泉水,勉強保全了性命,也成了一個蓬頭垢面的野丫頭了。

 

就這樣郁綠雲在深山之中生活了一年多,有一天,見到山澗的水底生長著一種草,一根一根直立著像筆管,根部則是聚結成一團,模樣就像是發芽的生薑,吃起來甜甜的(看起來像是茭白筍),就採摘了許多以備過冬。郁綠雲棲身的洞穴不大,她用一塊石頭擋在洞口當作門,鋪了草堆當做床,站在洞口朝前方眺望,眼前的景色更覺幽遠。日子久了,郁綠雲覺得自己的身體行動越來越輕巧,很深的溪谷也能輕易的一躍而過。

 

在深山之中也不知道何年何日,只覺得轉眼之間又是一個春光明媚的季節,郁綠雲心想既然現在自己無拘無束,大可去遊覽東南一帶的大山,登高觀賞各處美景,便簡單的收拾收拾之後出發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粱肉」,精美的膳食。形容富貴人家享用優渥。

 

:「承順」,尊奉順從。

 

:「潔廚」,待查。

 

:「脫粟」,僅去除皮殼而未精碾的粗米。即糙米。

 

:「容膝」,僅能容下雙膝,極言地方的狹小。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五.郁綠雲

 

來安山中,富家郁道生,良田千頃,華屋百椽,牛羊千蹄,而胸無點墨。

……

女哀哭盡禮,而金關御脂粉,饜粱肉,如平時。女對主哭失聲,金關怒曰:

「呱呱者,殊可厭也!」

立毀其容,使雜家人婦中供操作。女潛訴於叔,玉生怫然曰:

「渠汝母也,母之教女,有何不是處!」

久之,詈辱益慘,女再訴於叔,玉生曰:

「是由爾之不能承順也。母縱虐,即質訴官庭,又將奈何?」

金關潛知之,益凌女而德玉生,從此家事,咸聽玉生之命是行。潔廚掃榻館玉生,飲食豐甚。夕與玉生絮語,恆中夜始散。

 

一日,授女以鞭,命牧豕,女掩淚去。晨出夕歸,食僅與脫粟一甌。花容月貌,頓作雞皮皴。途遇叔,伏叩泣訴,玉生耳如不聞,將掩面走。女牽衣使止,曰:

「叔乎,奈何忘我死父贈產託孤之遺囑乎?」

玉生怒曰:

「小妮子宜其遭鞭笞!爾父贈我產,非爾產也。託孤一言,雖有憑證,其如汝之倔強何?祖父數世,均未分析,何得言贈!且虐汝者,汝母也,非叔也。再饒舌,即直陳於汝母!」

言已拂袖去。

 

時金關又有中表弟王禽來,與玉生結酒肉交。禽瞰女貌,謀欲污之。東鄰白七姑,覺而私泄於女,大懼,曰:

「是真不可留矣!」

棄豕,逸入東山巖深處,垢面蓬頭,棲止山穴,饑食野蔬,渴飲澗泉,得不死。年餘,見澗底有草,亭亭如筆管,根團結如薑芽,食之味甘,即蓄為御冬計。洞穴大可容膝,石為門,藉草作榻,立門前眺望,其景更幽。久則身輕,大壑能越。山中無歷日,瞬又好春。女思既無拘束,大可出遊東南諸山,窮極登覽。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郁綠雲〈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郁綠雲〈一〉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7/10 08:22

當外界不可信

只能自救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Fox餓餓 

靠自己的話還是要有點本事與運氣的.....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7/10 09:3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