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范小仙〈二〉
2020/07/06 04:12
瀏覽567
迴響0
推薦52
引用0


一天晚上,范小仙道士在庭院中飲酒賞月,見月色清潔,水鏡高懸,滿地樹影,若即若離。道士高興之餘對范小仙說:

 

「如此良宵,如果能有燈戲可看,才不負這一輪明月啊。」

 

范小仙說:

 

「我知道有燈戲,所在的地方並不遠,才剛開場不久,我們何不前去看看?」

 

道士問在哪裡?范小仙說:

 

「到了就知道是哪裡了。」

 

說完,就以庭院中的長木凳當成坐騎,自己騎一半,讓道士騎另一半,叮囑他全程閉上眼睛,並用兩隻手抱緊范小仙的腰,說:

 

「千萬小心不要自己突然張開眼睛,否則你會掉下去摔死。」

 

道士點頭答應,於是范小仙念了一段咒語後,說:

 

「起!」

 

道士就覺得凳子已然騰空而起,兩耳只聽得風聲颼颼,然後聽到江濤澎湃的聲響,又聽見人們說話喧嘩的聲音,隨即就是一陣鉦鼓齊鳴。范小仙說:

 

「到了。」

 

同時凳子也已經安穩的降落在地上。道士張開眼睛看了看四周,是一處極大的戲園,許多男男女女就像螞蟻一樣聚集在戲台前,個個抬頭觀賞著台上的表演。臺上正演出一齣新編的劇碼,滿場照明用的燈火,將這裡照耀得如同白天一樣

 

范小仙道士一同站立在凳子上看戲看了許久,忽然有一名光頭小孩、一名年幼的美女、一名鶴髮老翁與一名跛足乞丐,手拉著手邊走邊唱、嬉笑著踏著月色而來。見到凳子上的范小仙時,就斜著眼一邊笑著一邊使勁的使眼色,似乎找他有話要說的樣子。范小仙見狀急忙從袖出取出一個錢袋交給道士,說:

 

「你如果餓了渴了,這裡頭有錢可以隨便用,我去與老朋友們打個招呼,去去就回來。」

 

道士說:

 

「好,你只管去忙吧。」

 

范小仙跳下凳子,就走入四人之中,與他們邊說邊笑著慢慢走著,但轉瞬間五人都不見了。

 

道士一邊看戲一邊候著范小仙,直到公雞啼叫四次,天都快亮了,戲也已經落幕、台上的人都開始撤下鉦鼓樂器,收拾燈火,台下的觀眾也各自四散回家,而范小仙卻久久不回。道士枯坐在凳子上等著,等到了天光大亮了范小仙還是沒有出現。道士只好扛著凳子詢問路人這裡是哪裡?往天長該怎麼走?路人有些訝異的說:

 

「這裡是毗陵城(今江蘇省常州市,距離天長有五百多里遠啊。」

 

道士知道後覺得很是窘迫,因為當時他只是與范小仙在庭院中納涼賞月,所以身上僅穿著輕便的短葛衫,其餘什麼東西都沒帶,只能在心中痛罵著這個沒良心的范小仙惡作劇,說要回來卻不見人影,將自己獨自一人扔在這麼遠的地方,以至於要受這奔波之苦。

 

本打算一路化緣乞討著回去,突然想起范小仙留下的錢袋,道士打開查看,裡頭裝了些碎銀子,掂量了一下約值二、三兩左右,就將些碎銀子當作盤纏路費使用,一路上扛著板凳過了江,從揚州竹西那裡抄近路返回天長。回到城隍廟後,道士詢問廟中的僕傭有沒有見到范小仙?僕傭說:

 

先生這幾天都在廟內,並沒有出門一步。」

 

道士前往查看,見到范小仙還在床上呼呼大睡著,就將他喚醒並且對他一番抱怨。范小仙只是微笑著問:

 

「那張木凳子你扔了嗎?」

 

道士說:

 

「這是自家的東西,怎麼能不帶回來呢?」

 

范小仙說:

 

「我就知道你一定捨不得丟棄它的。」(隱喻道士難斷塵緣唄……奸笑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不夜天」,沒有黑夜。形容月光或燈火照耀如同白天。

 

:「垂髫」,也作「垂髮」,古時童子不束髮,故稱童子為「垂髫」。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五.范小仙

 

范小仙,不知何許人,與吾鄉城隍廟住持白道士友善。

……

一日,同白飲庭中,月色清潔,水鏡高懸,滿地樹影,若即若離。白樂甚,告范曰:

「如此良宵,若有燈戲看,庶不負此一輪。」

范曰:

「有燈戲,所在並不遠,頃正開場,曷往觀乎?」

白問何處,曰:

「去便審其地。」

言已,以庭中長木凳,自騎一半,以半騎白,囑閉目,以兩手抱其腰,曰:

「慎勿遽開目,違則墜地死矣。」

白應之,范咒曰:

「起!」

凳已騰空,兩耳風颼颼,聞江濤澎湃聲,又人語喧嘩聲,旋鉦鼓齊鳴聲。曰:

「至矣。」

凳已落於地。白啟眸縱觀,則一極大戲園,士女如蟻,莫不仰視。臺上正演新劇,滿場燈火,開不夜天。范與白同立凳上,觀良久,忽一禿髮短童,一垂髫美女,一鶴髮老叟,一跛足乞丐,聯臂踏歌,嬉笑踏月來。見范,睇之笑,似欲有語。范急取袖中錢囊與白:

「君若饑渴,中有孔方,可隨意用,吾與故人略走走即來。」

白曰:

「諾。」

范跳下凳,即走入四人叢中,且語且笑且信步,略轉瞬即不見。白癡候,聽村雞四唱,臺上撤鉦鼓,收燈火,觀者四散,而范久不至。白露坐以待。至天明,且卓午,仍不至,肩凳往詢,行人云:

「此為毗陵城,距故鄉已五百餘里矣。」

大窘,痛罵范道士,無良失信,致受奔波苦。意將乞食,突憶錢囊,捫之,內有碎銀二三兩,易之足敷川資。時因納涼,僅著短葛衫,遂徒步肩凳過江,由竹西直至故里。至則問廟傭,云:

「范公連日均在廟內,並未出門一步。」

往觀之,則范猶酣臥未起,呼而怨之。范惟含笑問曰:

「木凳棄之否?」

曰:

「自家長物,能不攜歸耶?」

笑曰:

「吾固知君必不忍棄己物。」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范小仙〈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范小仙〈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