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丹青奇術〈三〉
2020/07/03 00:02
瀏覽587
迴響1
推薦43
引用0


時間回到了道光某年,適逢鮑打滾來到興化,由於鄉親們始終痛心這孝子陳嘉謨沒有遺像,就懇求鮑打滾為其施術繪畫一幅人像畫。鮑打滾認為此事已經相隔一百多年,覺得有些困難。但鄉親們更加堅持的請託,鮑打滾無法再推辭,只好試著前往陳嘉謨的墓地,前後滾了五次,都無法見到陳嘉謨的尊容。鮑打滾擔心因此將會使得名聲受損,就剪下了一些自己的指甲、頭髮,刺出自己的血已寫了一份疏文,夾雜著符籙,將這些東西一起在城隍廟中焚化,然後向城隍爺跪拜、起身後又踏著禹步走了許久,帶著紙筆就在城隍爺的神座前過夜,並叮囑廟祝不要窺探。

 

遠遠的聽到了外頭巡夜打更的梆子聲敲了三下,已經是半夜三更時分,四周萬籟俱寂,鮑打滾忽然見到佛龕前的燈燭火焰突然變得微弱,堂前台階下好像有人影晃動,來來往往的,似乎有很多人的樣子。接著東西兩側的走廊各自走出一名衙役,一個身材高大模樣像山魈,一個身材矮小像僬僥,雙方相互拱手作揖後一起出門而去。

 

過了一會兒,鮑打滾聽到剛才巡更打夜的人帶著鼓柝聲經過城隍廟前,聲音遠去後,就聽到有人說著要去拿鑰匙來開門的聲音,然後有四名身穿褐衣的人來到大堂前,跪伏在台階下,似乎是在向城隍爺報告了一些事。隨即見到城隍爺神像前的神案上立即擺設好了官符、令劍以及印信等物,台階下也突然出現許多持戟橫刀的武士嚴肅整齊的分立兩側,這場面就像是大型官府升堂問案的排場。在禮樂演奏完畢後,一位容貌裝扮極似古人、有著濃密的鬚髮、兩鬢已經花白的神明,頭戴金冠身穿蟒服,應該就是城隍爺,在護衛開道聲中現身,諭令升堂之後,端坐於正位之上,處理完公事後,問褐衣人:

 

孝子為何來遲了?」

 

褐衣人說:

 

孝子現在擔任崆峒山都總管,即便是騰雲駕霧這路程也還有二千里之遠,應該快要到了,請大人稍候。」

 

過了一會兒就聽得外頭迎賓的鼓樂齊響,沿路引導的火炬逐個點燃熊熊燃燒著,負責看守城門的小吏前來報告說:

 

孝子到!」

 

城隍爺隨即起身離坐出門,微彎著腰、以非常恭敬的禮節迎接陳嘉謨,進入大堂後賓主分東西而坐。

 

陳嘉謨的頭冠與服飾都很華麗,容貌也很豐潤。雙方相互寒喧、喝過茶後,城隍爺陳嘉謨說明本地的鄉親父老想要請人畫一幅他的畫像,並將畫師鮑打滾敬呈的疏文拿給陳嘉謨過目。陳嘉謨看過之後皺著眉頭,有些為難的推辭著說:

 

「何必如此勞民傷財大費周章呢?」

 

城隍爺說:

 

「這些都是鄉親們的盛情難卻,想求得你的尊容以作為後生晚輩們的榜樣,並讓人們能瞻仰你的風範而已,你就順應民情,不要再推辭了。」

 

於是,城隍爺吩咐一名身穿紅衣的小吏,請陳嘉謨進入西廂房更衣,很快的,陳嘉謨換好了衣服回來就座。只見陳嘉謨一身正式的官式禮服、穿著一雙黑色的靴子、沒有戴帽子,模樣極為瘦削,與之前豐潤的模樣有所差別,或許這才是他想讓鄉親們看見的真實模樣。

 

端坐了一陣子後,陳嘉謨就換回來時所穿的服飾,向城隍爺拜別告辭。城隍爺恭送陳嘉謨登車離去,並朝著車子離去的方向又做了幾個揖後才返回大堂。此時燈光突然一陣大放光明,滿堂變得安靜無聲,城隍爺以及那些武士、小吏們都不見了。

 

鮑打滾這才突然如夢初醒,隨即抽出毛筆在神龕前的燈燭照明之下開始繪畫著陳嘉謨的畫像。天亮後,鮑打滾將畫好的畫像展示給眾人觀看,畫中人與陳嘉謨的曾孫某容貌、氣質都很相似,然而初到此地的鮑打滾從來沒有見過某,因此可以排除他如同坊間其他畫師以子孫容貌稍加修飾以誆稱為其先祖之像的可能。

 

只是畫中的陳嘉謨沒有戴帽子、頸脖處也沒有圓形衣領。經過耆老們考證後,才知道在清朝初期,舉人的服飾都會用一塊長約一呎的布圍在頸脖處,而當年家謨投河時,這塊布以及他所戴的帽子都被河水沖走了,所以冥冥之中陳嘉謨所表現出的樣子,就依然是當年真實的模樣。自此以後,人們更加欽佩鮑打滾這一手神得不能再神的傳神畫術。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殯宮,停放靈柩的房舍。

 

:「僬僥國」,傳說中的小人國。《列子.湯問》:(節錄)

湯又問:「物有巨細乎?有脩短乎?有同異乎?」

革曰:「渤海之東不知幾億萬里,……從中州以東四十萬里,得僬僥國。人長一尺五寸。……」

 

:「樂三奏」,見《禮記仲尼燕居》:(節錄)

子曰:「慎聽之!女三人者,吾語女:禮猶有九焉,大饗有四焉。茍知此矣,雖在畎畝之中事之,聖人已。兩君相見,揖讓而入門,入門而縣興;揖讓而升堂,升堂而樂闋。……是故古之君子,不必親相與言也,以禮樂相示而已。」

 

:「甚都」,「都」音「督」,指很美的意思。見《史記.卷一百一十七.列傳第五十七.司馬相如》:(節錄)

相如之臨邛,從車騎,雍容閒雅甚都。

裴駰集解引郭璞曰:

「都」猶「姣」也。《詩》曰:「恂美且都」。

 

:「清臞」,「臞」音「ㄑㄩˊ」,瘦削無肉的樣子。

 

:原文的「精衛」,ㄧ般是指傳說中銜石填海的那一隻小鳥。此處為何意?待查。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五.丹青奇術

 

皖人鮑打滾,畫師也,能召亡寫真。

……

興化有陳孝子,名嘉謨,國初時,增廣生員。

……

至道光某甲子,適鮑君來,邑人痛孝子無遺像,求寫真。鮑以為事隔百年,難之。邑人請益堅,乃試往殯宮,滾五次,不可得。恐損己名,自剪爪髮,刺血書疏文,雜符籙,焚於城隍神祠,跪拜禹步,久之,懷紙筆就神座下宿,囑廟祝無窺探。

 

漏三下,萬籟寂,見龕燈頓縮,階下若人影,往來甚伙。兩廊各出一卒,一長如山魈,一短如僬僥,互揖出門去。少時,聞柝聲鼓聲,請鑰開門聲,四褐衣人來,伏階下,白有詞。即見案上設符劍印信,階下多執戟橫刀,若大府體。樂三奏,神金冠蟒服,呵殿出,升堂坐。貌古髯濃,鬢已斑白。判事畢,問褐衣人,曰:

「孝子來何遲。」

曰:

「孝子現為崆峒山都總管,雲程尚二千里耳。」

 

須臾,鼓樂大震,列炬如火,城吏白:

「孝子到!」

神供僂(佝僂)出迎,禮甚恭,肅入,分東西坐。孝子冠服甚都,貌亦豐潤。寒暄茗已,神敬白鄉人意與畫士疏。孝子顰蹙曰:

「何必爾?」

神曰:

「鄉梓情深,欲求音容,為後學榘,俾瞻仰耳。」

一朱衣吏,請入西廂更衣,少時,復就坐,則衣公服,烏靴露頂,貌極清臞。少定,即更來時服,再拜興辭。神皇皇送之登輿去,三揖而返。燈光大放,滿堂寂然。

鮑驀如夢醒,即抽毫就燈寫就。天明舉示人,與孝子曾孫骨氣同,鮑未面也。惟首無帽,頸無領。蓋國初時,公服上以尺布圍頸,投波時領與帽飄去,故冥冥現形,猶貌當年精衛,由是人益神其術。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0/07/03 08:33
若已經投胎,還能找回原形嗎?

根據不負責任的合理推測,投胎只是三魂搬了家,所以外形與前世的模樣有大概率是不同的。原來的七魄,也就是軀體外表,若不是回收再利用,如最直接的借屍還魂,所以會有人死後又出現同樣外貌的另一人出現;就是打散了重新組合,這就完全變了樣了--除非重組時候的模具又重複使用.....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7/03 09:4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