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卓二娘〈五〉
2020/06/29 03:15
瀏覽493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這一日,宋景玉偶然作成了一首好詩,就將詩句寫在紙箋上並黏在牆上,詩文內容是:

 

「魂被香籠魄粉薰,此中溫暖更誰分。從今莫憶秦淮月,笑倚花前看白雲。」

 

後來,宋景玉帶著倩雲出去遊玩。回來時撇見到停雲坐在書桌前,看著牆上那首詩之後大為讚賞,並立即提筆在紙箋上和詩一首:

 

「溫台荀席異香薰,飽滿恩情已十分。無怪阿三狂欲死,宋郎詞藻豔於雲。」

 

忽然,停雲發覺外頭的宋景玉正從窗縫中偷偷的窺看,急忙將剛才的紙箋揉成一團緊握在手中。宋景玉倩雲進入房內堅持要看停雲寫了些什麼,停雲只好交出了紙團,宋景玉拜讀了停雲的詩後更被佳人所吸引,倆眼放光的直盯著停雲不放,似乎覺得此時身旁的倩雲很是礙手礙腳。倩雲知道宋景玉此刻心裡在想什麼,也不生氣,反而笑著說:

 

「看來我這個替代品的使用期限到了。」

 

這天晚上,倩雲就將宋景玉送到了停雲房中。

 

宋景玉得償所望,自然對停雲寵愛到了極點。然而停雲雖然美艷冠絕群芳,但是她的性格驕傲又特別貪財。只不過宋景玉停雲非常的寵幸親暱,也就不惜成本,灑出漫天金花只為討得佳人歡心,如此這般,就每天都派遣僕人回家要錢,而且要得很急切。

 

一年多後,倩雲宋景玉生下了一對龍鳳雙胞胎,停雲的肚皮還沒有動靜,而二官巧雲因私下與宋景生多有往來,也生下了二個兒子。就這樣打從宋景生沉迷在這家小院以來,前後已經三年了,宋景玉偶然回家,卻不常見到卓二娘,詢問僕人,都說主母回娘家去了。宋景玉想這樣也好,家中沒有河東獅,外頭金屋藏三嬌,想想還挺得意的。

 

又過了一年多,宋景玉向家裡要錢時,送來的都是一些髮釵首飾,接著變成了一些衣服鞋子、甚至是一些書畫古玩等物品讓宋景玉拿去變賣換錢。再過一年多,宋景玉突然要不到錢了,氣得宋景玉將僕人罵了個狗血淋頭,僕人徘徊猶豫了許久,才交出了一本帳簿並對主人說:

 

「主母要小的傳話,說:『家中的資產已花光了,只剩我孑然一身,實在不能以賣身作娼妓賺錢來滿足郎君的欲望。』」

 

宋景玉問不是還有田產宅邸嗎?僕人說:

 

「那些早就都賣掉了。」

 

宋景玉大驚失色,急忙翻閱那本帳簿,上面記載著每一筆支出的金額與時間,以及田產宅邸的售價,都十分的詳細。最後還寫著:

 

「寶山已空,日乞食於尼寺。」(寶山早已被挖空,我現在只能每天在尼庵討口飯吃。)

 

宋景玉急忙趕回家要找卓二娘,然而門戶依舊,但主人已經換人了。宋景玉向對方詢問,對方拿出了房產地契以及交易的契約文書為證,再向對方打聽卓二娘的下落,對方則推說不知道。回頭要找僕人,僕人也忽然不見人影,似乎是也離開了這個再也付不起薪水的主人了。

 

急迫不安的宋景玉一點辦法也沒有,再返回家時,卻見裡面已經搬運一空,老鴇氏以及巧雲倩雲停雲等人早就不見人影。新任屋主正指揮著僕人們清理房舍打掃環境,對於宋景玉也只能下了逐客令。

 

宋景玉獨自一人孤孤單單的,連一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只能厚著臉皮向親戚們請求收容,但親戚們都不恥於宋景玉的劣跡,更何況如今竟然為了青樓女子而將諾大家產敗了個精光,都氣得不肯收留他。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㑌〔左人右匡〕儴」,「㑌〔左人右匡〕」音「框」,也作「劻勷」,急迫不安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五.卓二娘

 

彭澤孝廉宋景玉,字東牆,好狹斜遊。

……

里有謝氏卓二娘,新寡,貌僅中人,體復羸弱,願嫁生,遣媒示意。

……

生喜,偕入門,見庭宇雅潔,筆牀茶灶皆備,架上鸚鵡呼曰:

「郎君來,姐姐燒好茶也!」

……

生微睨之,果如媼言。席終不去,三曰:

「郎若不畏河東吼,何妨屈玉趾。」

……

一日得句黏壁曰:

「魂被香籠魄粉薰,此中溫暖更誰分。從今莫憶秦淮月,笑倚花前看白雲。」

偶攜三出遊歸,見阿四坐案頭,觀其詩,大贊譽。搦筆擘箋,立和曰:

「溫台荀席異香薰,飽滿恩情已十分。無怪阿三狂欲死,宋郎詞藻豔於雲。」

生自窗隙潛窺,四覺,急團其稿。堅索,始與閱之。意更奪,目熒熒,似礙三。三窺其意,笑曰:

「代庖人瓜期屆也。」

是夕,即送就四官寢,昵愛殊甚。然四美固冠,其驕慢貪得尤冠。生嬖昵既深,不復計阿堵,日遣僕索資甚急。年餘,三生一子一女,四無出,二潛與生私,亦生二子。計迷於此者,三年餘,偶歸,不常見卓,均雲(云)歸寧。計良得。

 

年餘,索資漸以釵釧,又以衣履且以書畫玩具來變質。又年餘,索忽靳,因詈僕,僕蹀躞至再,攜一冊來,曰:

「娘子傳語,家中產已罄,孑然一身,實不能作娼飽郎欲。」

問田宅,曰:

「貨去久矣。」

生大驚,閱其冊,細流支取年月,田宅售價,甚詳,並云:

「寶山已空,日乞食於尼寺。」

急趨歸,尋卓,則門戶猶是,而主者已非。詢之,以妻卓賣券示。問妻無耗,尋僕,忽不見。㑌〔左人右匡〕儴無計,再返白家,則搬運一空,玉人早散。居停遣僕灑掃,下逐客令。煢煢顧影,托足無區,赧而求依於親族,不許。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