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鐵簪子〈一〉
2020/05/22 06:01
瀏覽671
迴響1
推薦52
引用0


渦陽(今安徽省濠州市渦陽縣有一位農夫鄭鴻,她的妻子氏,四十歲了才喜獲麟兒,而且一舉生下了雙胞胎,這對孿生兄弟的面貌舉止沒有絲毫不同之處,只能以他們所穿的藍色、綠色的衣服來分辨長幼。哥哥叫做鄭璠(「璠」音「凡」),弟弟叫做鄭璵(「璵」音「於」)。兄弟倆長大後,哥哥鄭璠擔任穎州(今安徽省阜陽市穎州區的刑案吏,並娶了氏為妻,但新婚才滿一個月,鄭璠就整理行李前往穎州,留下新婚妻子在家侍奉公婆。弟弟鄭璵未婚,在家照顧年邁的雙親,砍柴汲水的活都得做,忙得乾脆就放棄讀書了。不過鄭璵為人態度雅正簡潔,鄉親們往往都當他是個讀書人,而忘了他是農夫之子了。

 

鄭璵有一次扛著鋤頭上山,在石縫中撿到了一支看似年代久遠的鐵簪子,上有銘文寫著:

 

「莫子作鐵簪,熔金精,滌邪穢,朝百靈,辟水火,禦刀兵,綰我短髮光日星。」

 

大意是:一位姓的人引日月之力製做了這支鐵簪,能洗滌邪穢、招請各種神靈、辟除水火近身、抵禦刀兵傷害,用它束起我的短髮能發出如日星之光。(感覺不是短髮能發光,是那濯濯童山的禿頭反射的光唄……尖叫

 

鄭璵喜愛這支鐵簪子的樸素整潔,將它收藏在頭巾中。回來後詢問村中的學者,對方說:

 

「這應該是仙人莫月鼎所遺留下來的東西。」

 

鄭璵正在把玩著這支鐵簪子時,突然接到哥哥鄭璠的家書,信中說道:

 

「我被一樁仇殺案的嫌犯牽連誣指我舞弊,使得我也遭到收押入獄,希望弟弟你收到信後趕快前來設法救我,如此就算我無法脫身也死而無憾。」

 

鄭璵讀完信後非常難過,但也只能強打起精神,委婉的將這不幸的消息告知年邁的雙親,又賣了部分家產籌到了一百兩銀子後,徒步趕往穎州。抵達後詢問熟識的朋友,果然哥哥被關押大牢禁見,還是靠著賄賂獄卒才得以進入大牢,見到哥哥後兄弟倆相擁著痛哭失聲。

 

鄭璵離開大牢後,暫時到附近一位縉紳家幫傭,藉以賺取工資以提供哥哥在獄中的飲食所需。又前往向審理官司的相關人員泣訴哀求,但鄭璠被誣陷的官司還是無法解決。

 

這一天,鄭璵帶著酒菜前往探監,鄭璠對著弟弟硬咽著說道:

 

「想到爹娘盼望我回去的樣子固然令我非常難過,然而想到我那才新婚一個月就分別的妻子也盼著我回去,這也令我很是難堪啊。」

 

鄭璵低頭想了許久,感嘆的說:

 

「你的官司結果想來也不會嚴重到死罪,頂多被多關幾年。幸好咱們兄弟倆的長向相同,這樣吧,我願意替哥哥坐這個牢吧。」

 

就將帶來打點用的銀兩一半用來賄賂獄卒,剩下的交給了哥哥。獄卒得了好處就將哥哥鄭璠放了出去,留下弟弟鄭璵頂包繼續坐牢。臨別時,鄭璵對哥哥說:

 

「回去後請代為對爹娘以及嫂嫂說聲珍重,千萬不要過於掛念我。如果我不幸病死獄中,也會與你們夢中相見的。」

 

鄭璠回家後,編了個理由解釋自己如何得已脫罪,又偽稱弟弟鄭璵因積勞成疾不幸病故,已經擇地安葬了。全家聽聞噩耗都難過得大哭,鄰里居們知道後不論老少也都為鄭璵的遭遇難過落淚。鄭璠此後也就留在家中陪伴妻子與雙親,不再去作那動輒得咎、差點害得自己沒命的刀筆吏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金精」,可指日、月、太白星、西方之氣(或神)、或是道教傳說中的ㄧ種仙藥。

 

:「綰」,音「晚」,把長條形的東西盤繞起來打成結。

 

:「莫月鼎」,南宋元朝道教神霄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人稱「真官」、「莫月鼎真人」。

 

:「急鴒原難」一詞待查。

 

:「倚閭望」,見成語「倚閭而望」,形容父母盼望子女歸來的心情。

 

:「刀筆吏」,古人在木片、竹簡上書寫,寫錯時用刀削去,所以讀書人或政客需常隨身攜帶刀和筆,以便隨時修改錯誤。 因刀筆並用,文職官員也就被稱作「刀筆吏」。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鐵簪子

 

渦陽農家子鄭鴻妻,官氏,年四十,孿生子,面貌舉止絲毫無異,惟衣以青綠分伯仲。伯名璠,仲名璵。璠為穎州刑案吏,娶殷氏,婚匝月即束裝之穎。璵未婚,在家事定省,供樵汲,遂廢呫嗶,而態度雅潔,人皆目為文學士,忘其為農家流也。

 

偶荷鋤入山,於石隙拾得古鐵簪,上有文曰:

「莫子作鐵簪,熔金精,滌邪穢,朝百靈,辟水火,禦刀兵,綰我短髮光日星。」

愛其潔朴(樸),藏之於幘。歸詢村學究,曰:

「此仙人莫月鼎之遺物也。」

璵正玩弄,突接兄璠家書雲(云):

「被仇案牽控坐舞弊收獄,乞仲氏來急鴒原難,死無憾。」

璵大慟,婉告翁媼,售產措百金,徒步往。至則兄果困縲絏,賂監者始入,抱持哭失聲。出則傭於縉紳家,得值供囚飯。泣訴諸執事,訟終不能解。

一日,攜酒漿饋兄,璠對之硬咽曰:

「倚閭望固足慟,新婚別,亦難堪耳。」

璵思良久,慨然曰:

「此讞量不至死,不過羈時日,幸兄弟面目同,願代兄囚。」

爰以半金啗獄卒,余付兄,乃釋兄而繫己。臨別告兄曰:

「歸致老親阿嫂珍重,毋以璵為念。倘瘐死,有夢寐,好相見也。」

璠歸,詭雲(云)璵故,已擇地葬。一家聞之哭,鄰里無老稚涕。璠由是日擁豔妻,不再作刀筆吏。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巴拿巴
2020/05/22 10:52

這故事怎麼這麼淒慘

希望以後可以峰迴路轉啊:)

敬祝平安健康

周末愉快!

弟巴拿巴敬筆+_+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善與惡本是一體兩面。

這個故事有點長,所以,請接著看下去便知。

 Fox恭喜恭喜 

電腦目前仍住院中.....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5/22 21:0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