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鐵簪子〈二〉
2020/05/23 00:00
瀏覽567
迴響0
推薦56
引用0

 

鄭璵生性最是勤勞,在被關押期間,每天早晨起床後必定主動灑掃獄中供奉神明的廳堂,打掃得一塵不染。所有獄吏都很同情愛護鄭璵,而且私下都知道他是代兄坐牢,更加欽佩他的義氣,於是典獄長就做主脫去了他的手銬腳鐐,讓他擔任犯人們的頭目,負責在獄中打更報時,減少了其他雜務勞動,鄭璵這才少吃了許多苦頭。不過鄭璵並未因此就鬆懈怠惰,反而更加的勤快認真,夜間巡迴打更時,便吟誦著《詩經.小雅.蓼莪》中的詞句提醒獄友們要記得家中父母在等著他們平安的出獄回去,大家就老實一點好好睡覺,不要再搞出什麼妖訛子害人害己了。

 

一個晚上,鄭璵打更巡夜後略感疲倦,就靠著牆壁閉目養神稍微休息一下。忽然心頭一驚,微微睜眼瞄了瞄東側圍牆處,在ㄧ株古老的槐樹下方有一個毛茸茸的東西慢慢的鑽了出來,然後像脫皮一樣褪去了那一身的皮毛,瞬間化作一位身穿白衫的美麗女子,肌膚如白雪般反射著皎潔的月光,一頭如雲般的烏黑秀髮微微垂落。

 

美女將那張皮毛捲起後壓在一旁的石階下,然後望著明月開始磕頭叩拜,從口中吐出五枚像是玻璃丸子的東西,仰著頭對著它們微微吹氣,這些玻璃丸子就上下晃動、閃爍著奇異的光芒,這些光芒遇到了月光又形成了五色祥雲。如此持續了約半個時辰,美女再將這些玻璃丸子一一吞入口中咽了下去,從石階下取出那卷皮毛依舊穿在身上,頓時就變回了那一團毛茸茸的東西鑽入那古槐樹的樹根下。鄭璵心知那一定是狐精在煉內丹,就將這件事藏在自己的心中沒有對他人說。

 

第二天晚上,月光更加的明亮,鄭璵心想這狐精一定會出來煉丹,等到夜深人靜之時就安靜的趴伏在隱蔽處看著。過了一會兒,果然又如昨晚一樣,美女將皮毛放妥後輕輕的、緩緩的走下石階,重複著昨夜的動作。

 

鄭璵趁機出去將皮毛拿到手後一屁股坐在上頭,見美女練得正專心,就忽然拿起手中打更用的梆子緩緩的敲了幾下,那「登、登、登」的聲響嚇得美女趕緊收回了玻璃丸子,轉身要取皮毛卻發現被鄭璵壓著,就向他索討。鄭璵不給,美女耐著性子朝鄭璵行禮拜求,但鄭璵仍不為所動。美女一氣之下準備動武硬搶,卻看到鄭璵頭上的鐵簪子發出如閃電般的寶光,大吃一驚的美女立即跪下並哀求著說:

 

「我是九尾狐,我的大丹已經煉成,距離飛升成仙的日子已然不遠,只可惜這一身皮囊還不能馬上褪去,還請求你將它還給我,我一定以完成你的願望的方式來報答你。」

 

鄭璵說:

 

「我聽說你們這些狐精要煉成一個內丹,就一定要蠱惑一個少年並致他於死,真有這樣的事嗎?」

 

狐女說:

 

「是有這樣的事。然而我從小就遵循《希夷五禽經》的教誨,不需要媚惑男子吸取元陽煉丹,而是全憑自身引月華吐納修鍊而成。凡是以媚惑人而煉成的內丹,這內丹的光澤冷淡如青磷,但以運氣吐納修鍊而成的內丹,它的光澤燦爛如寶珠,是很容易分辨的。」

 

鄭璵回想這狐女所吐納的內丹的確光采如寶珠,就說:

 

「妳既然沒有媚惑害人,我也不需要強留著這東西。」

 

說著就將那卷皮毛丟還給狐女。狐女高興得對著鄭璵一拜再拜,說:

 

「你真是一位仁厚之人,那麼請問你有什麼願望要我幫你達成呢?」

 

鄭璵說:

 

「我也沒有什麼需求,只是整天被困在這牢獄之中,就像是籠中鳥、井底蛙一樣。我倒是很羨慕像妳這樣修仙得道之人,能來去自由毫無阻礙啊。」

 

狐女聽了之後,就從口中吐出一枚丸子,遞給鄭璵要他服下。鄭璵接過丸子仔細觀看,那丸子紅通通的就像一粒火珠子,不覺驚訝得喘了一口氣。就在鄭璵張嘴的一瞬間,這粒赤丸就立即飛入他的口中,鄭璵感覺到就像是一盆熱水澆在胸口一般,胸腹間異常的溫暖。正拱手要向狐女道謝時,才發現狐女已經飄然離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的「銀擋」查無此詞,俺研判應該是「鋃鐺」,形容手銬腳鐐碰撞時發出的聲音。有可能又是中文簡體化+掃描轉檔產生的錯誤。

 

:「頭人」,頭目,為首的人;或是專指少數民族的首領。

 

:「擊柝」,敲梆子巡夜。

 

:「鞹」音「擴」,晒乾不去毛的整張獸皮、或是去毛的皮革。

 

:「希夷」指五代十國末期、宋朝初期的陳摶,字圖南,號扶搖子白雲先生希夷先生,後人尊稱其為陳摶老祖希夷祖師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鐵簪子

 

渦陽農家子鄭鴻妻,官氏,年四十,孿生子,面貌舉止絲毫無異,惟衣以青綠分伯仲。

……

璵性最勤,監禁中,晨起必灑掃神堂,無點塵。獄吏憐愛之,且微審其代兄囚,尤義之,脫銀擋,補充頭人,司擊柝,璵始無大苦。而所司益勤,夜下璵環巡,高唱哀哀警眾眠。

一夕微倦,倚壁略合眸,心驚,斜睨東壁古槐下,有毛物逡巡出,脫皮如蛻,化作白衫美女子,肌膚雪映,雲鬢鴉垂,自卷其皮,壓石砌下,然後望月稽首拜,口吐玻璃丸五,仰首微噓,丸上下斷續,陸離閃灼,激月光成五色雲。炊許,丸一一入咽,依舊衣皮入槐根下。璵心審為狐,秘不告人。

明夜,月更朗,度必出,漏靜伏瞰之。少頃,果如前狀,置皮安妥,微步下階,戲如故。璵出,攫皮坐身下,俟物戲正酣,抽柝徐擊,聲登登。女子大驚,急收丸,索衣不可得,向璵拜。不為動,憤怒欲用武,瞰璵頭上鐵簪有寶光如電,大驚,跪而哀之曰:

「妾九尾狐也,大丹已成,飛升不遠,惜鞹尚不能遽去,乞賜還,當如願奉報。」

曰:

「吾聞爾輩得一丹,必蠱一少年死,有之乎?」

曰:

「誠有之。然妾幼遵希夷五禽經,不須惑人。凡惑人者,光冷淡如青磷,運氣者光燦爛如寶珠,是可辨耳。」

曰:

「汝但不惑人,僕亦不須此。」

即擲皮與女。喜而再拜曰:

「君仁人也,試問何所求?」

曰:

「僕亦無所求,但日困犴狴,如籠鳥井蛙,頗羨道侶,來去自由耳。」

女聞之,即吐出一丸,授使吞服。璵掬掌凝視,果赤如火珠,一喘息,丸即飛入口,宛熱湯澆胸膈,奇暖莫名。欲揖而謝之,女已飄忽去。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鐵簪子〈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鐵簪子〈一〉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