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鐵簪子〈四〉
2020/05/25 00:01
瀏覽761
迴響1
推薦52
引用0


一個多月後,狐女偶然間現身驛站,鄭璵就問她關於那位道士的事,狐女說:

 

「你真是個有緣人啊,那位道士人稱『古丈夫』,他從不輕易將他的秘法拿出來給人看。」

 

次日清晨,穎州郡署突然發生火災,那些不停朝外搖擺探出的火舌,就像傳說中引發火災的妖鳥畢方一般,發出各種奇怪的聲響。很快的,烈焰就將郡署房舍包圍起來,太守等人倉卒的逃了出來,但也只驚險的保住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其他身外之物幾乎都沒來得及帶出來。就見窘迫著急的大小官員相互說著:

 

「太守的官印還在太守的辦公室內的桌上,那金燦燦的東西就是,有誰能將它拿出來呢?」

 

鄭璵正隨著眾人接力汲水滅火,就聽見狐女在耳畔悄悄的說:

 

「二郎,你可以先去將那官印取出,這是一個立功的好機會。」

 

鄭璵說:

 

「可是火勢這麼大,我又能怎麼辦呢?」

 

狐女說:

 

「你的髮髻上插著的那支鐵簪子能保護你,火勢再大也不用害怕。」

 

鄭璵聽狐女如此說明後,就縱身一躍跳入火場之中,那熊熊烈火果然紛紛向兩側避讓,鄭璵因此順利的拿到了官印,雙手捧著走了出來,恭敬的交還給太守,在場的人看了莫不嘖嘖稱奇。太守接過官印,仍悲傷的說:

 

「這個官印是救出來了,但我那住在小樓之上的女兒才剛起床梳妝,現在還不見人影。有誰能將她救出來,我就將女兒嫁給他,決不食言!」

 

人命關天,鄭璵知道後說了聲:

 

「好。」

 

就轉身再度飛身躍入火場,此時大火已經逼近小樓,鄭璵望見有兩名紅衣人一左一右的夾著太守的女兒坐在窗口,同時拿出勾魂索準備套住她。鄭璵衝入房內,大聲喝斥紅衣人住手,一名紅衣人見狀,對同伴說:

 

鐵簪真人來救她了,姑且放了她吧!」

 

於是鄭璵背著太守的女兒急忙奔出火場,回頭看那小樓已經被大火吞噬,沒多久便燒成灰燼了。

 

在眾人合力救火之下,大火終於被撲滅,而鄭璵與其他人一樣,都累得直接倒頭就睡,一點也不想再起來了。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到了半夜:「丙夜」,三更時分,晚上十一點到次日凌晨一點。),狐女前來向鄭璵道賀,說:

 

公冶出獄,又作新郎,是何等高興的事啊?然而太守因為官署遭到祝融之災,終究無法輕易的了結此事。在後花園中有一塊形狀像飛舞的鶴的英石,它下面埋藏著寶藏,你可以將它挖出來幫助你的未來岳父。」

 

半夢半醒的鄭璵聽了也只是隨便的答應了一聲,翻了個身又繼續睡了。

 

第二天,太守召集眾人商議如何賠償火災損失以及修補官舍,因為大部分的財物也都被火燒掉了,所以對於資金不足這點很是傷腦筋。鄭璵入內將狐女說的花園假山下有寶藏之事向太守報告,太守試著前往挖掘,果然挖到滿滿的數千兩黃金白銀,於是馬上開工,很快的郡署就煥然一新了。

 

太守很高興,就將戴罪立功的鄭璵釋放了,並擺設了酒席為他餞行,然而自始至終卻絕口不提婚事,臉色忸怩而且吞吞吐吐的古左右而言他。鄭璵大概了解到太守的意思,就大方的說:

 

「我是個待罪之人,能被釋放回到自家田地,與父母親人團聚,就很滿足了,怎麼還敢有非分之想呢?」

 

太守很抱歉的說:

 

「你真是個通達的君子,既然如此我不妨實話實說,我這個女兒從小嬌生慣養,我擔心她不願意嫁給農夫,況且她從小便已經許配給我家鄉與我同科上榜的同年之子,我在打火時情急之下的倉促之言,恐怕也難說服我那準親家取消婚約,所以我才如此為難啊。不能履行承諾,這實在是不得已的決定,我願意送給你一千兩銀子,為令尊令堂賀壽,聊表心意。」(這筆錢不是從鄭璵告知的那筆假山下的寶藏中拿出來借花獻佛的嗎?)

 

鄭璵謙遜辭謝,一再表示沒有要逼婚的念頭,也堅決的謝絕了這筆補償式的餽贈。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公冶出獄」,「公冶」指春秋時期孔子的弟子兼女婿、 「七十二賢」之一的公冶長(複姓公冶,名,字子芝)。相傳公冶長通鳥語因此無辜獲罪,當時孔子對諸侯問政不滿,又痛惜公冶長無辜獲罪身陷囹圄,就將女兒許配給他。見

 

《論語》.公冶長: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論語集解義疏》論語公冶長第五:(節錄注釋部份)

別有一書,名為《論釋》,云:

公冶長從衞還魯。行至二堺上,聞鳥相呼往清溪食死人肉。須臾見一老嫗當道而哭,冶長問之,嫗曰:

「兒前日出行,于今不反,當是已死亡,不知所在。」

冶長曰:

「向聞鳥相呼往清溪食肉,恐是嫗兒也。」

嫗往看,即得其兒也,已死,即嫗告村司。村司問嫗從何得知之?嫗曰:

「見冶長道如此。」

村官曰:

「冶長不殺人,何緣知之?」

囚錄冶長付獄主,問冶長何以殺人?冶長曰:

「解鳥語,不殺人。」

主曰:

「當試之。若必解鳥語,便相放也。若不解,當令償死。」

駐冶長在獄六十日。

卒日有雀子緣獄柵上,相呼嘖嘖,冶長含笑。吏啓主冶長笑雀語,是似解鳥語。主教問冶長:

「雀何所道而笑之?」

冶長曰:

「雀鳴嘖嘖,白蓮水邊有車翻覆黍粟,牡牛折角,收斂不盡,相呼往啄。」

獄主未信,遣人往看,果如其言。後又解猪及燕語,屢驗,於是得放。

 

然此語乃出雜書,未必可信。而亦古舊相傳,云冶長解鳥語,故聊記之也。

 

:「英石」,廣東省英德縣所出產的奇石。形狀如山巒層疊,可供裝飾或製作假山。

 

:古代官方對於火災很重視,官署失火,主官要負責任,嚴重的甚至因此丟官,所以才有太守召集眾人商議之事。

 

:「丈人峰」,稱妻子的父親,即岳父。

 

:「祖餞」,或作「祖道」,一種隆重的餞行儀式,祭拜路神後,在路上設宴為人送行。

 

:「弱息」,對人謙稱自己幼弱的子女,特指女兒。

 

:「田舍郎」,農家子。多用以指鄉野之人。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鐵簪子

 

渦陽農家子鄭鴻妻,官氏,年四十,孿生子,面貌舉止絲毫無異,惟衣以青綠分伯仲。

……

璵性最勤,監禁中,晨起必灑掃神堂,無點塵。

……

翌晨,大病,皮縷縷欲裂,骨震震有聲,吐瀉極頹憊。

……

月餘,女偶至,以道士詢,曰:

「有緣哉,渠名古丈夫,不易以秘法示人。」

明晨,郡署突回祿,妖鳥呼嘻咄,烈焰四圍,太守倉卒奔出,僅以身免。官吏窘急,咸云:

「印在內廨案上,燦燦者是,誰能一攫出?」

璵隨眾汲水,聞女在耳畔悄呼曰:

「二郎,可先取印出,是一好機會。」

曰:

「火烈奈何?」

曰:

「君髻上鐵簪不畏火。」

聞之,遂聳身飛入,焰果紛讓,雙手捧印出,呈太守,千萬人無不咋舌。太守悲曰:

「印出矣,尚有嬌女樓居晨妝,有能救出者,即以妻之,無食言。」

璵曰:

「諾。」

再飛入,火已逼樓,見有兩紅衣人夾女坐,出索將綰。璵入,大叱紅衣人曰:

「鐵簪真人來救渠,姑捨去!」

璵負女急奔出,回視妝樓,已成煨燼。

 

火熄,璵倦臥不能起。丙夜女來賀曰:

「公冶出獄,又作新郎,何太喜耶?然太守焚署,終不了事,後圃英石作舞鶴形者,下有窖藏,可取出,助彼丈人峰。」

璵漫應之。

 

次日,太守集議賠補,頗以囊槖慮。璵入以女言告。試往掘,果盈坎皆黃白數千金。不日興工,署更鼎新焉。太守為璵釋罪,置酒祖餞,然絕不言姻事,色忸怩而口囁嚅。璵微窺太守意,慨然曰:

「某待罪,得放歸田裡,與骨肉聚首,願已足,敢望非分乎?」

太守曰:

「君子達人,不妨明告,弱息嬌惰慣,恐不願嫁田舍郎,且幼已許字同里年家子,倉卒一言,不足信葭莩。無已願奉千金,為君家大人壽。」

璵遜謝力卻,不敢受。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鐵簪子〈五〉
下一則: 小小說 – 鐵簪子〈三〉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5/25 10:45

李太守不因無法實現諾言而以權勢陷害鄭璵

尚稱好人

鄭璵能知所進退

算是很有智慧的人

人心隔肚皮,別太早下判斷,請接著看下去唄.....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5/25 10:5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