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鹿女泉〈四〉(完)
2020/05/21 00:00
瀏覽510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既然鹿女已經當眾自證清白並飛升上天,大愣僧也就不用再隱藏這個秘密了。於是大愣僧就將鹿女居住的那個房間拆了,讓白鹿的墳墓重見天日,另在四周搭了竹圍欄以保護著,並在墓旁種植蘭花、桂樹。

 

有一天,白鹿的墳墓上突然生長出一株紫色靈芝,大愣僧吃了它後,頓時覺得身體輕快了許多,而且心思更加清晰明朗,對於佛法的理解也更加的精進。

 

光陰似箭,很快的又過了十幾年,優缽羅庵的香火始終鼎盛,四方僧侶雲集於此,而且據說飲用過那口井水的僧人無不得以生出勇猛心,方得以踏出戒除淫邪、改正惡習的第一步。

 

大愣僧偶然間在於庭院中賞花時,看到井水映照出自己的面容身影,忽然笑著說:

 

「咦,是這樣嗎!」

 

就回到房內沐浴更衣,然後來到佛座前向佛祖禮拜,結束後便在禪床上打坐,不言不笑,旁人詢問他也不回答。

 

第二天,大愣僧的房門始終沒有開啟,旁人呼喚他也沒回應,側耳傾聽屋內也沒有聲音,大家擔心有什麼意外,只好破門而入查看情況,才發現大愣僧已經坐在禪床上圓寂了。

 

一年多後,有人前往太行山遊覽時,遇見大愣僧騎著那頭白鹿、手捧經卷,後面還有一名女孩托著缽、背負著禪杖緊緊跟隨,而他們行進的方式就像是飛行一樣。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從前曾經有過「雞窠小兒」的故事,之後又有「鹿胎仙女」的故事。也許這些故是對於現實而言並沒有什麼道理,但其中或許還是存在著某些人們的情感所在。就像是傳說中是文殊普賢二位菩薩化身的唐朝天台山國清寺隱僧:寒山拾得兩位大師,雖然行跡怪誕,若非已是大徹大悟,才能使他們所說過的非常言語成為佛教界的善知識。

 

一切大歡喜,聊作如是觀。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緇流」,佛教用語,指僧徒。因為僧人穿著緇衣,故又稱僧眾為「緇流」或「緇徒」。

 

:「闃」音「去」,寂靜無聲。

 

:「雞窠小兒」,見宋朝、朱勝非所著《紺珠集.卷十二》收錄的第二則、錢希白《洞微志》:雞窠中九代祖:

太平興國中,李守忠為承旨,奉使南方。過海至瓊州界,道逢一翁,自稱楊遐舉,年八十一。邀守忠詣所居,見其父曰叔連,年一百二十二。又見其祖曰宋卿,年一百九十五。語次,見梁上一雞窠,中有一小兒,頭下視。宋卿曰:

「此吾九代祖也,不語不食,不知其年,朔望取下,子孫列拜而已。」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鹿女泉

 

佛經有鹿女,而江北古跡中亦有鹿女丹泉。

……

又二年,鹿忽皤其腹,常懶眠,不似前番勤。

……

又三年,女十六,貌更麗,如天人。

……

僧由是毀女所居室,露鹿墓,護以竹欄,植以蘭桂。忽於墓上產紫色靈芝一株,僧服已,體頓輕,心愈朗,功愈進。倏又十餘載,庵中香火鼎盛,緇流雲集,服井水無不生勇猛心。僧偶於庭中賞花,睇井照自家影,忽笑曰:

「咦,如是耶!」

入室更衣,沐浴禮佛畢,趺坐禪床,不言不笑,問之亦不答。

明日,房闥未啟,呼之不應,聽之闃如。眾破關入覘之,圓寂矣。

年余,客有遊太行山,見此僧騎白鹿,手捧經卷,後隨髫女托缽負禪杖,其行如飛。

 

懊儂氏曰:

世有雞窠小兒,後有鹿胎仙女。理之所必無,情之所或有也。彼寒山拾得,非大徹大悟,為佛界之善知識耶。一切大歡喜,聊作如是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鐵簪子〈一〉
下一則: 小小說 – 鹿女泉〈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