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戴笠先生像〈二〉
2020/05/14 00:00
瀏覽812
迴響2
推薦42
引用0


就在張承烈見景生情多有感觸之際,忽然聽聞岸上有哭聲傳來,當中孩子、男人及婦女的哭聲參雜交錯,聽起來非常傷心的樣子。張承烈循聲望去,見到一名看似貧窮人家、外貌頗為嫻靜文雅的年輕婦人,懷抱著一名年約五歲的孩子,應該是母子,一大一小正難過得哭泣著。旁邊站著一名窮少年獨自哭著,似乎是做錯了什麼一般不敢看著那對母子,只敢用眼睛餘光不時瞟一下她們。而在稍遠一點的地方還站著一名腹大面團、商人模樣的男子,一口山西腔不停的在唸叨著什麼,似乎很厭惡這少年與少婦哭哭啼啼的樣子。

 

張承烈仔細觀察那少年,看他既不像是讀書人也不像是做生意的,面對那般場景表現得似乎是又尷尬又懦弱,自己一邊哭還一邊安慰著少婦,同時又非常慚愧悔恨的模樣;少婦則牢牢的抱著孩子,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那大肚商人,接著哀淒的目光看著那滾滾流逝的江水,雖然連連點頭似乎同意了什麼條件,卻因此哭得更加的哀傷悲痛,似乎事態緊急而難以形容。

 

那個大肚商人雖然站的距離稍遠,似乎也是刻意留了些空間讓少年、少婦道別,但又似乎不耐久等,不時做出催促逼迫的樣子。張承烈看了一會兒實在想不明白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直覺讓他決定急忙下船登岸,上前去詢問少年怎麼了?少年難過至極,又似乎有難言之隱,遲遲未能回答。在張承烈堅持詢問之下,少年才開口說:

 

「這位婦人是我的妻子,這個孩子是我的兒子,那裡站著的山西商人是我的債主。我本以販賣『來其(此物待查)』為業,像那位山西商人借了一萬多錢當作本金,沒想到運氣太差,不但本都賠光了,連利息帶本金合計欠了那山西商人五萬多錢。我無力償還而山西商人又急著要回山西去,因此更急著向我催討債務。實在沒有辦法,山西商人就同意買下我的妻子賣抵債,寫好了一份契約要我回去說服妻子同意,我因為擔心鄰居知道了恥笑我,就與他約定將妻子帶來此地完成交換契約。我的妻子因為捨不得孩子獨自離去,但又不可能再留下來,要帶著孩子一起去也不成……」

 

說到此處時,少年也經難過得說不出話來而放聲大哭,哭聲幾乎淹蓋過江水滔滔的聲響。於是,張承烈轉向詢問那山西商人:

 

「你是打算要人呢?還是打算要錢?」

 

山西商人一臉無奈的說:

 

「我想要的當然是錢啊。他拿老婆抵債,我領了回去也不過是將他的老婆轉賣或是改嫁給他人,拿聘金抵債而已,這契約上都已經寫得明明白白的。」

 

說著就將這紙契約拿出來給張承烈看。張承烈看完後,對山西商人說:

 

「如此,就請你撕掉這張契約吧,我來替他們還這筆錢。」

 

山西商人還有些猶疑不決,張承烈見狀,便大聲斥責說道: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從沒聽說過欠債要還老婆的。況且王法規定的清清楚楚,你以為還有人膽敢強娶有夫之婦嗎?」

 

山西商人這才點頭同意,當著張承烈的面撕掉了這紙契約。於是張承烈急忙回到船上,取出司馬所贈的五十兩白銀,將之全都送給了少年,並說:

 

「這筆錢足夠你償還債務,而剩下的你就拿去做生意(這個「來其」究竟是什麼行業啊?!)。那契約已經先行撕毀,你就不要再頹廢墮落、妄動拋棄糟糠之妻的念頭了。」

 

這對少年夫婦驚訝得都忘了哭泣,急忙跪地向恩人不停的叩首,每一次都結結實實得磕出了咚咚的聲響。山西商人也欽佩張承烈的見義勇為,雖然欠款還沒拿到手,就當著眾人表示願意遵守協議並當眾撕先行毀了借據。少年連忙將欠款連本帶利如數奉還後,殷切的請教恩人的姓名,張承烈說:

 

「這就不需要多說了。不過你的姓名住址告訴我,我是個參加秋祭大考的秀才,還請在我考完回程時,能順道拜訪討一杯茶水喝就可以了。」

 

少年說:

 

「我住在西塢,小姓。」

 

妻更是哭著感謝著說:

 

「先生的義俠之舉,老天爺一定會讓您金榜題名的。我回家後,也會每天焚香祈禱,請神明保佑恩人一切平安順利。」

 

夫妻倆再度叩首堅請張承烈回程時一定要到家坐坐,張承烈點頭答應,就向二人揮了揮手,要他們趕緊帶孩子回家去。沒過多久,小范與某甲也回來了,三人匆匆上船吩咐船家出發,而張承烈則一直都沒向二人提到剛才的事。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棖觸」,「棖」音「成」,豎立在門兩旁的長木柱。另作動詞時有碰觸之意。

 

:「茂才」,對基層士大大夫的稱呼,即指秀才。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戴笠先生像

 

張承烈,字梧泉,吳江貧諸生。

……

棖觸之際,忽聞岸上有哭聲,童稚男婦音錯雜,甚悲苦,睇之,則一貧家婦,貌頗靜雅,抱五歲兒以互哭。旁立一窮少年,睨婦而獨哭。又遙立一皤腹賈,作山西腔,口嘵嘵似深厭男婦之哭。少年非儒非賈,頗尷尬,頗懦弱,且哭且慰婦,且自愧恨。婦則堅抱兒,目少年,又目皤腹賈,且瞪目視江水,點頭不已,而哭益哀痛,迫切不可名言矣。賈雖遠立,又時作催逼狀。

 

張審視不解所謂,急登岸,問少年。少年悲極,似有難言隱。堅詢之,曰:

「此婦,某妻也。此兒,某子也。彼山西人者,某債主也。某賣來其為業,假山西人青蚨十數千為母金,詎運蹇,母耗盡,計子母合負五十餘千,萬無可償而彼又回籍,催索甚苛。無已,書身券與以妻,說成,恐鄰人笑,故攜至此以交割。婦不忍其子去,留不可,攜之舍之又不可。」

言已,己亦悲不自勝,哭聲咽江濤矣。張乃詢賈曰:

「汝意在得婦,意在得錢乎?」

曰:

「某所需者,孔方也。渠即以婦抵,尚當轉售,使之別抱琵琶耳。」

遂以身券與張閱。張曰:

「請毀若券,吾代償若負。」

賈少猶夷,張大呼曰:

「索負者償負,渠不曾貸汝閨中人,王法具在,敢強娶有夫之婦耶?」

急返船,出範(范)贈白銀五十兩,全與少年,曰:

「償負外尚有盈餘,可復來其業。券已毀矣,後再勿頹墮,動棄糟糠也。」

 

夫婦收淚,急叩地,崩角有聲。賈亦義之,願遵議。少年問張姓名,曰:

「無庸識真吾,但汝之姓氏居址告我,我秋試茂才也,容歸途順相訪,領取一杯茶足矣。」

少年曰:

「西塢居,竇其姓。」

婦更泣謝曰:

「先生義俠,准許折蟾宮桂。奴還,日日焚香祝神天也。」

遂堅請回踐約,張頷之,揮手使去。須臾,公子與東床回船,匆匆解纜去,張默不言前事。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5/14 16:44
張程烈的義舉令人敬佩

這是名符其實的見義勇為。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5/14 18:19回覆
1樓. 巴拿巴
2020/05/14 12:17

真是個做好事不留名的好人啊!

一定要高中!

巴拿巴+_+

能有此義舉,這回能考上想想也是必然,畢竟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5/14 18: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