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白老長〈二〉
2020/05/03 00:00
瀏覽593
迴響0
推薦47
引用0


第二天,白老長頭戴褐冠(應該是道冠的ㄧ種)、身穿華美的衣服,引導著數人輪流抬著轎子來到了家。從轎中扶出了一位纖腰婀娜、體輕而柔、行步便捷、落落大方不怕生的絕色女郎。范老頭白老長身為雙方家長,坐在主位上看著兒女拜天地、完成婚禮,小兩口子琴瑟雙雙,笑得合不攏嘴,真是高興極了。

 

晚上范老頭早早的將范希淹趕入洞房,自然是希望兒子能早日讓自己抱個大胖孫子,另外安排了房間請親家翁白老長居住。到了夜半時分,忽然聽到一陣急切的敲門聲,范老頭拉開門栓開門查看,敲門的居然正是被白老長施術驅走的那個狐女。白老長知道後也起身出去查看,見又是那狐精時,就問道:

 

「妳是一定要尋死不成嗎?不然為何又回來?」

 

狐女生氣的說:

 

「你也不過是西山上的一條巨蛇而已,竟敢假託道家之名施術驅狐,藉此為女兒找老公,如此看來誰更無恥?」

 

白老長見狐女竟敢揭露了自己的身分,惱羞成怒便張口吐舌,那舌頭長有數尺,筆直如劍,瞬間而去便刺中了狐女的鼻子。狐女受創倒地現出了原本狐的相貌,口中仍說著人的言語,悲傷不已請求饒恕。白老長說:

 

「妳藉由吸取男性精元以修練內丹的方式,本來就不該被赦免,姑且看在今晚是我的女兒大喜之夜,事事求吉利。妳既然知道害怕我的舌劍之利,何不就此速速逃走,免得再髒了我的舌頭。」

 

事已至此,自知不敵的狐精也只能把握機會倉皇逃走了。

 

第二天,白老長坐在堂屋,一邊看著新房內的女兒正梳著頭、女婿在一旁用功讀書,一邊叨叨絮絮得與親家公范老頭聊著家常。

 

忽然,家門前來了一個只有一隻手、一隻腳的殘疾僧人,在門外叫嚷著要來誅除妖孽。這名殘疾僧人其實是狐精的黨羽幻化而成。原來狐女逃回巢穴後就向它的主人(這所謂的「主」莫非是先前狐女口稱的天主、上帝?)告狀,這個「天主」就派遣門下的〔光鬼〕變幻成這個獨手獨腳的殘疾僧人前來收拾對方。在一陣喳喳呼呼的叫陣後,〔光鬼〕僧便逕直闖入范家,席地而坐閉目合十,口中喃喃念誦著咒語。白老長笑著說:

 

「就這麼點能耐嗎?」

 

就對著他說了聲:

 

「火!去!」

 

一陣烈焰應聲而起燒向那〔光鬼〕僧,〔光鬼〕僧頓時被莫名出現的烈火所包圍,就像被燒烤的肥豬一樣,令〔光鬼〕僧驚慌得抱頭鼠竄而去。

 

〔光鬼〕向主人加油添醋的描述對方是如何如何厲害,主人就另派了一個魈,同樣變幻成了僧人模樣,前往范家解決白老長

 

這魈僧身材肥胖,圓滾滾的大肚子就像是鼓脹著氣的河豚一樣,手持一柄散發著如霜雪般寒光的利刃,才剛抵達家門前便大聲呼喊,叫陣聲如雷般響亮,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與先前的〔光鬼〕僧ㄧ個模樣,真格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卻不知白老長早已等候在廳堂旁的廂房中埋伏著,當魈僧進入堂屋、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得白老長突然大聲喝道:

 

「火!去!」

 

這同樣的招數用在同一類的敵人身上屢試不爽。就見一團火從魈僧兩腿間莫名冒了出來,瞬間火勢上竄燒掉了他的鬍鬚、眉毛,魈僧頓時被燒得額爛頭焦無法忍受,急忙奪門而出一路奔逃,一團滾滾火球仍尾隨著他繼續燒著。一路上看到的人,無論男女老幼,都爭相拍手叫好的說道:

 

「好啊!燒得好!這把火燒得真是痛快啊!」

 

看來這裡的鄉親們不少都曾經被這所謂的主人及其手下黨羽欺壓迫害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把卷」,將書卷拿來,或手持著書卷。

 

:「〔光鬼〕」,音「揮」。生活於山澤間的ㄧ種精怪。見晉朝、郭璞、《山海經卷二.西山經》:(節錄)

華山之首曰錢來之山……

……

又西五十五里曰涇谷之山(或無「之山」二字),涇水出焉(或以此為今涇水?未詳)。東南流注于渭,是多白金白玉。

又西百二十里曰剛山,多柒木多㻬〔王雩〕琈之玉,剛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是多神〔光鬼〕(〔光鬼〕亦魑魅之類也,音耻囘反,或作〔失鬼〕),其狀人面獸身、一足一手,其音如欽(欽亦吟字假音)。……

 

:「魈」,音「消」,傳說中山裏的鬼怪,故又稱「山魈」。見晉朝葛洪著《抱朴子.登涉》:(節錄)   

抱朴子曰:「山中山精之形,如小兒而獨足,走向後,喜來犯人。人入山,若夜聞人音聲大語,其名曰『蚑』,知而呼之,即不敢犯人也。一名『熱內』,亦可兼呼之。又有山精,如鼓赤色,亦一足,其名曰『暉』。又或如人,長九尺,衣裘戴笠,名曰『金累』。或如龍而五色赤角,名曰『飛飛』,見之皆以名呼之,即不敢為害也。」

 

:「彭亨豕」,應指「彭亨豕腹」,意思是像河豚一般鼓脹著的圓滾滾的肚子。河豚為何又稱「彭亨」或「彭亨豕」?待查。另見清朝、光緒年間詩人王源生(又名浩生,字雲槎)所作關於河豚的詩作:

其一:

腹皤目睅狀粗頑,浪得時名滿世間。口腹中人常腊毒,肺肝如見善藏奸。

徵文誤入吳都賦,竄跡難窮丙穴灣。正恐逋逃淵藪在,海風吹去又吹還。

其二:

彭亨豕腹認前身,天與心肝好殺人。醜類橫行驚水族,腥風扇動犯江神。

明知性過豨蛇毒,猶道常逾鱠鱖新。當作羹材收鼎鼐,髯蘇題品太無因。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白老長

 

保定范叟,只一子,名希淹,十八補博士弟子員,弱不勝衣,叟所鍾愛,顧因貧,年十九尚未娶。

……

翌日,老人褐冠鮮衣,導數人肩輿至。扶出,則一絕色女郎也,纖腰婀娜,體輕而柔,行步便捷,無羞澀態。叟與老人坐視兩小成嘉禮,琴瑟雙雙,其樂靡極。夕送生入洞房,叟另除室館老人。夜半忽聞剝啄聲甚厲,叟拔關出視,則老人所逐之狐也。白知之亦起,問曰:

「定欲尋死耶?不然何又復返?」

狐怒曰:

「汝不過西山一巨蛇耳,敢於假託驅狐,為女覓老公,無恥孰甚?」

白亦怒,口吐舌,長數尺,直如劍,刺狐女鼻。狐倒地復本相,口猶人言,哀哀求恕。白曰:

「法本不赦,姑看吾女合巹夕,事事求吉利。舌劍之利,汝既知憚,曷速遁,免汙乃翁舌。」

狐倉皇遁去。

 

翌日,老人坐中堂,看女梳頭,婿把卷,喋喋與叟話家常。忽來一狐黨〔光鬼〕僧,聲言誅妖,闖入,席地坐,閉目合十,喃喃誦咒語。白笑曰:

「技止此耶?」

火之,烈焰應聲起,〔光鬼〕僧蟠炙如肥牡,抱頭鼠竄去。先是狐歸訴於主者,遣門下〔光鬼〕來,〔光鬼〕歸又遣魈僧來,甫至門首,即叫號,聲如雷,腹大如彭亨豕,手執利刃亮如霜雪。而白已伺於廡,比入未及言,白遽喝曰:

「火之!」

火即生魈股際,騰騰及鬚眉,額爛頭焦,不可忍,急奪門遁,火滾滾隨之焚。

 

市人無老稚男婦,爭撫掌曰:

「快哉此火!」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白老長〈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白老長〈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