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香妮兒(上)
2020/04/21 00:01
瀏覽864
迴響1
推薦44
引用0


任城(今山東省濟寧市任城區有一位某夫人,她是金鄉(今山東省濟寧市金鄉縣某世家大族的女兒。有一次回娘家時,路上遇到一名農婦,約二十多歲,身穿布裙、頭戴釵荊,容貌看起來很是整齊潔淨。農婦依依不捨的跪在某夫人膝前,堅持請求某夫人將自己一同帶回任城,自己願意不收工資的為某夫人家做著灑掃炊煮等雜事。

 

某夫人同意了,將農婦帶回家,她也的確非常勤勞認真的工作,各種表現很是惹人憐愛。可唯獨每當下午時,農婦必定帶上二個蒸餅,神情憂戚淚眼朦朧、徬惶不安的出門,在城內以及城外附近四處遊走,直到太陽即將下山時才返回,一個月以來天天如此從無間斷。某夫人知道後感到有些驚訝,便將她叫來詢問為何如此?起初農婦只是一個勁的默默流淚不肯說,但在某夫人堅持之下,農婦才悲傷哀戚的解釋說:

 

「我的夫家其實生活過得很是充裕富足,我並不是一定要依靠為人幫傭以賺取生活所需的人。之所以要追隨著夫人來到這哩,只是為了要探尋我的母親的消息而已。」

 

說著說著便哭了出來。某夫人就安慰著說:

 

「我說妳怎麼這糊塗想不開呢!你都已經是個嫁人為妻的婦人,不是還在繈褓中的娃兒,哪裡會有連自己家門在哪兒長什麼樣,一下子就忘得不知道在哪的道理呢?你的母親住在家裡,就循著路回家不就能找到,怎麼會有像妳這般尋找困難的情況呢?」

 

農婦說:

 

「不是這樣的。我娘家本來非常的貧窮,在我五歲的時候,父親就因病過世,母親將唯一棲身的茅屋以及家中所有的東西都賣掉典當,才勉強買得了一口薄桐棺,帶著我將先父移靈下葬後,考慮日後生活已經過不下去了。

 

母親牽著我走到了一個地方,那裡有橋有河,河中有船,岸邊有旅客等著搭船,那景象就像是南關那裡的樣子,只是當時我年紀小,不知道那裡是什麼地方了。此時有一男兩女從東而來,與母親說了許多話,母親不知為什麼一直哭個不停,就解下繫在她衣襟上僅剩的那一枚五文錢,買了一個炊餅放在我的手中。可是就在我低著頭看著炊餅的一眨眼的時間,再抬起頭看時,我的母親就已經不見蹤影,我著急得跌坐在地大聲哭嚎,卻也沒有人上前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我獨自一人沿著路走進了一處城門,城中道路兩旁有著許多商店,就只能上前向他們乞討食物。這樣過了三、四天,忽然有一個魯莽的男子盯著我看了許久,然後詢問我從哪裡來的?我對他說了我的情況,他就聲稱是我的親戚,而且對我說:

 

『妳的母親已經改嫁他人,妳年紀這麼小又還能依靠誰?既然我有緣找到了妳,妳何不就隨我回去?』

 

當時年幼的我聽了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辦,不得已,就哭著跟隨他一起走了。

 

走了二天,到了一個村子,也就是現在金鄉附近的一個村子,來到一戶人家。那戶人家有一對中年夫妻與一個男孩,那聲稱是我的親戚的男子與那對夫妻談了許久之後,就拿出一份文書交給了那位丈夫,對方則拿了二貫錢給男子,男子就留下我,自己轉身離開了。

 

那對夫妻就是我現在的公婆,男孩就是我現在的丈夫。幸好公婆疼愛我如同親生女兒一般,等我十六歲後就安排與男孩完婚。我夫家世代務農,上天保佑連年豐收。只是我在沒有旁人時經常因為思念母親而難過得痛哭,一直以來尋找母親的念頭是越來越堅定。公婆知道我的情況後,可憐我的遭遇也認可我尋母的心意,因此我才在遇到夫人您時請求追隨在您身旁來到此地,希望能藉機尋得母親。找不到母親,誓不回去。」

 

某夫人急忙安撫著輕拍農婦的背,說:

 

「孝女啊,真是孝女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然而茫茫人海又不知方向,又如何能尋到妳的母親的蹤跡呢?妳們母女倆分別已經十幾年,妳的母親的聲音、笑容妳還能記得清楚嗎?」

 

農婦說:

 

「今日即便我的母親因年邁或是換穿了別的衣服可能容貌有所變化,但是她的容貌沒有一天不深深的嵌印在我的心中。我只要見到模樣便能分辨相不相似、再詢問一些問題便可知道對方是不是我的母親,所以我只擔心連一面都見不到,不擔心那種見了面卻認不出來的情況。」

 

某夫人聽完後,對於農婦的決心與想法非常讚賞,就同意她在事情做完後可以自由的外出尋訪,而且還讓其他奴婢只要有機會就幫忙農婦打探消息找人。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下舂」,指日落之時。出自《淮南子·天文訓》:

(日)至於淵虞,是謂高舂。至於連石 ,是謂下舂。

高誘注:

連石,西北山。言將欲冥,下象息舂,故曰下舂。

 

:「北堂」,古代居室東房的後部。為主婦居處的地方。

 

:「北鄺」,可能是指鄺山北側。鄺山位於洛陽北方,也就是北邙山的一部分。此處應是代指墓地。

 

:「頻年」,即連年、多年。

 

:「有秋」,農家秋收豐盛。出自《書經·盤庚上》:

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

 

:「臧獲」,古代對奴婢的賤稱。出自《荀子·王霸》:

大有天下,小有一國,必自為之然后可,則勞苦秏顇莫甚焉;如是,則雖臧獲不肯與天子易埶業。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香妮兒

 

任城某夫人,為金鄉世家女。偶歸寧,遇一農家婦,年廿餘,裙布釵荊,貌頗修潔,依依膝下,堅乞攜之返任城,任灑掃炊爨諸事,不計傭值也。夫人允其請。歸則勤厥職,得人憐。惟卓午後,必懷兩蒸餅貿貿焉、皇皇焉出走於城廂內外,日下舂始回,月餘無間。夫人詫而問之,默無以應,涕涔涔。堅詢之,始愴然自陳云:

「兒夫家頗充裕,非傭而後食者,頃隨夫人來,為尋老母消息耳。」

因而泣下。曰:

「妮子殊懵懂!婦人出嫁,非繈褓間物,豈有自家門戶一轉瞬而茫然者耶?北堂所居,循途即得,何若是之難尋?」

曰:

「非也。兒家本赤貧,年五齡,父病卒,母盡售茅棚長物,始購薄桐棺,攜兒送葬北鄺。後自度萬不能守,道至一處,有橋有河,河有船,岸有行旅,宛目前南關風景,當日不識也。

正行時,一男兩女自東來,與兒母刺刺言。母涕不能仰,旋解襟上五文錢,買一炊餅,置兒手。瞥眼間,母不見,滾地袁(哀)號,亦無人問。因煢煢入一城門,沿街行鋪,趨就乞食。

三四日忽遇一莽男子,凝睇多時,問我蹤跡,具告之。渠詭雲(云)兒戚,且云:

『汝母改嫁,汝將何依,曷依我為活?』

不得已,涕泣隨之。行二日,達一村墅,即今金鄉之鄉,其家一翁、一嫗、一童男,與渠語多時,渠書一紙與翁,翁以兩貫錢與渠,渠去,兒遂留。翁嫗即今之舅姑也,童男即今之良人也。幸舅姑愛兒若己出,年十六即配為兒婦。家務農,頻年有秋。惟兒背人時號慟,蓄求母之志且堅。舅姑得其情,憐而許可,始承夫人攜帶至此。不得母,誓不還耳。」

夫人急撫其背,曰:

「孝女也,孝女也!向幾皮相子矣。然而茫茫道途,從何蹤跡?別已十數年,汝母之聲音笑貌尚記其彷彿耶?」

曰:

「吾母齒雖邁、服雖更,而面龐固無日不嵌兒心曲。見可得其似,問可得其詳,只慮求不面,不慮面不識耳。」

夫人嗟賞,聽其出遊,且命臧獲代物色。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4/23 14:13

傳統社會存在有這種賣子女的情形

現在社會中好像也有類似的情形

不是好像,是真有,只是換了個名義或暗箱操作,沒被曝光而已.....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4/24 07: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