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父子同日成婚皆元配〈一〉
2020/04/09 00:00
瀏覽664
迴響2
推薦51
引用0


書生婁鑒,字方壺,是楚地松滋縣醴芝村(應該是指今湖北省荊州市松滋市,「楚地」一般指湖南湖北一帶的古楚國範圍)婁鑒的父親名子重,以販賣起家,娶了氏為妻,生下了婁鑒這個兒子。可是當婁鑒才剛滿一歲時,氏就因故過世了。婁子重又娶了氏,氏生了一個女兒,因為溺愛女兒又自己無子而嫉妒前妻的兒子,就處處虐待婁鑒,是個名符其實的「黑心符」(《黑心符》是唐朝于義方所著之書,敘述當時人娶繼室之害,以告戒子孫。)

 

婁鑒年幼時便與家的十三娘定下了娃娃親,家以一枚「子午佩」下聘,家則以「鴦鴛佩」當做信物交給家。地的習俗,凡是這類下聘的物品,家長都會要求兒女將之繫在胸前妥善保護收藏,一直要到婚禮完成、雙方喝了交杯酒之後才能解下。婁鑒因為當時年幼,只知道未來老丈人姓而已,連未來老婆的閨名、小字等其他的事情都不清楚。

 

婁鑒天生喜歡讀書,表現又溫柔和順猶如處女,而且他的成績超逸不群,因此深受塾館的老師所喜愛。但是當婁鑒剛滿二十歲時,或許因考場失利,父親婁子重就不再讓婁鑒繼續讀書,老師覺得這樣太可惜,主動表示願意不收學費的繼續教導婁鑒,但婁子重不同意,堅持就是要讓兒子扔掉書本後學著經商好繼承自己的家業。如此決定讓原本溫順的婁鑒也不得不叛逆的表示,既然不能學文那就去習武,但婁子重挾著父親的威嚴,就是不准兒子有其他的想法,更是囑咐小舅子牛三混,要將婁鑒送去某位經營當鋪錢莊的親戚那裏學習如何做生意。

 

這處錢莊距離家所在的村子約有八十里,中間還隔著一座湖,婁鑒因此不想去,但是婁子重不斷催促著兒子快點出發,後母氏尤其囉嗦著趕人,不得已,婁鑒只能哭著離家前往。到了錢莊拜見錢莊老闆,老闆嫌棄他年輕,卻因為是親戚囑託而不得不接受;婁鑒拜會同事(「同人」同「同仁」),這些老鳥們都拿他一身書生迂腐的氣息來揶揄他。

 

婁鑒早晚要負責打掃衛生,客人來時要奉上茶水,動作慢了就被罵,做錯了還被打,這等生活與之前在塾館比起來真是天壤之隔。而那些關於金錢往來記錄的簿籍,婁鑒可是能看一眼就明明白白,儼然是個當會計的好人材。只是婁鑒性格高傲不受束縛,時常因故與老闆怒目相爭。就這樣在錢莊工作了將近半年,婁鑒請求回家探望父母,但老闆沒有同意。

 

這一日,經驗不足的婁鑒收了一錠銀子並兌換給對方等值的碎銀,客人離去時匆匆而行神色有異,婁鑒發覺不對,拿起工具鑿了這錠銀子查驗,證實這只是用白鉛做成的假銀子,但騙子已經逃走,婁鑒只能典當了衣服自己賠錢了事。但同事將此事告知老闆,老闆拐著彎罵道

 

「瞎了眼的小子,真得窮瘋了還是餓急了,這樣的人有什麼樣的福澤能坐享三餐呢?」

 

婁鑒聽了羞愧得冷汗直冒面紅耳赤,一句話都不敢說。

 

到了吃飯的時候,婁鑒才剛拿起飯匙,那一頭老闆又開始罵罵咧咧的,其餘同事也跟著起鬨嘲笑婁鑒婁鑒忍無可忍,將筷子一扔,怒拍了桌子大罵:

 

「鬼子(指那些搬弄是非的同事,竟敢如此,我放棄了讀書而從事經商,這是因為要遵從父親的命令。你們這些趕豬的奴僕竟然還敢如此瞧不起人到如此地步!」

 

老闆見狀氣得上前揮拳要揍婁鑒,卻反而被婁鑒打成了豬頭。此時正巧那牛三混來到,見狀就生氣的怒罵婁鑒並賞了他一耳光。婁鑒畢竟是讀過書的人,不能悖禮反擊舅舅(雖然牛三混不是婁鑒的親舅舅),只好邊跑邊跳的掙脫後逃出門去。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罵鴨」,指辱罵犯罪之人。出自清朝蒲松齡所著之《聊齋誌異.罵鴨》:

邑西白家莊居民某,盜鄰鴨烹之。至夜,覺膚癢。天明視之,葺生鴨毛,觸之則痛。 大懼,無術可醫。夜夢一人告之曰:

「汝病乃天罰。須得失者罵,毛乃可落。」

而鄰翁素雅量,生平失物,未嘗徵於聲色。某詭告翁曰:

「鴨乃某甲所盜。彼甚畏罵焉,罵之亦可警將來。」

翁笑曰:

「誰有閒氣罵惡人。」

卒不罵。

某益窘,因實告鄰翁。翁乃罵,其病良已。

 

異史氏曰:

甚矣,攘者之可懼也:一攘而鴨毛生!甚矣,罵音之宜戒也: 一罵而盜罪減!

然為善有術,彼鄰翁者,是以罵行其慈者也。

 

:「鬼子」,罵人的話,表深恶痛绝之意。亦指害人的精怪。

 

:「呫嗶」,「呫」音「徹」,或作「呫畢」,同「占畢」,泛指誦讀。

 

:「貨殖」,經商營利,或指經商的人,或指財物、商品。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三.父子同日成婚皆元配

 

婁生鑒,字方壺,楚松滋醴芝村人也。父名子重,負販成家,娶朱氏,生鑒,甫周歲,氏即歿。繼娶牛氏,生女蓮,溺愛女而虐遇生,黑心符耳。

 

生幼聘馬氏十三娘,以子午佩下聘,報以鴦鴛佩。楚俗凡聘物,咸令兒女繫胸次,合巹時始解之。生以幼聘,僅知岳馬姓而已,餘不知也。顧性敏嗜讀,貌溫婉如處女,而超逸不群,館師愛之極。

 

甫冠,父令棄儒,師願璧修脯,請勿棄,不能從。生自請習武,亦不許。囑妻舅牛三混訂伊戚錢肆學貿易。地離村八十里,中隔一湖,生不願往,父促之,牛氏尤嘵嘵,乃涕泣去。抵肆拜主人,以齒稚抗受之。拜同人,以書腐挪榆(揄)之。晨夕供灑掃,客至進茶茗,緩則詈,誤則撻,比在塾時迥隔天壤。度支簿籍,一見瞭然。惟性傲不受羈勒,時與主人白眼爭。勿半載,求歸省,不許。

 

一日,誤兌朱提一餅,鑿之,白鉛也。生典衣暗償之。同人白於主,主罵鴨:

「盲小子,真得窮餓煞,有何福澤坐享三餐耶?」

生羞汗面赤,不敢語。會食,甫執匕,主又詈,眾又嘲,乃投著,拍案大罵曰:

「鬼子敢爾,吾棄呫嘩(嗶)而事貨殖者,父命耳。牧豬奴竟限人至此!」

主欲奮老拳,反遭生毒手。適牛三混來,怒叱且批之,生遂跳踉出門去。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2) :
2樓. 譚敬宇(胡椒)的心情網誌
2020/05/09 16:51
有父就算不錯,不要挑惕!

不挑剔的不算兒子。不就說兒女是來討前世債的唄.....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5/10 06:14回覆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4/11 09:50

古時的社會父命難違

今日的社會子命難逆

古時的孝子是兒子孝順老子,今日的孝子是老子孝順兒子。打不得、罵不得、嚴重時老子會被告,更嚴重時還會被逆子宰了,這逆子若不是被認定精神異常就是還可被教化的在牢裡有吃有喝有得睡,渡個幾年假再出來逍遙快活,誰還會理那老子早已骨化成灰罐中待,塔前灰積無人來!

 Fox餓餓 

真進步哩.....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4/11 10: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