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假五通神〈五〉
2020/04/06 05:52
瀏覽465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萬佳聽說有一位名叫柯蓮的畫家善於為人繪製肖像畫,就邀請他來到府為五名美妾畫像。柯蓮果然名不虛傳,不但人像畫得唯妙唯肖,柯蓮還配上了樓閣、園圃等背景,畫中主角或是釣魚、或是端起酒杯、或是按照題目吟詠詩句,或是下著圍棋,又畫了一個聰明伶俐的僕童在一旁煮茶伺候著。柯蓮稱此畫題為「五美圖」。

 

完成畫作後,萬佳十分滿意,卻只付了一枚洋錢當做酬勞給柯蓮,這明顯的太少了,柯蓮萬佳因此爭執不下,萬佳惱羞成怒的說: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九品官,難道這還不足以命令一個畫士為我作畫嗎?若真如此,那麼捐官的人還有什麼榮耀的!」(事實上當時大部分的人都看不起捐官出身的官員。)

 

就立刻喝叱著將柯蓮趕了出去。

 

受到屈辱的柯蓮,就前往供奉五通神的祠廟中禱告,訴說心中不平。這件事萬佳並不知道。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萬佳喝醉了,搖搖晃晃的回到家。看門的僕僮趕緊為主人打著燈籠照路,引導到了中門處便停了下來,因為這是萬佳訂下的規矩。萬佳才剛踏進庭院,就聽到五位美妾的房中傳出陣陣笑聲,房內燈光還不住閃動著。

 

於是萬佳悄悄的去找四季,卻見到一名身穿狐裘的男子,親密的靠在四季身旁,手還不老實的在四季的胸前遊走著,逗得四季吃吃笑得停不下來。萬佳生氣得邊罵邊進入四季的房中,那名男子也緩緩的站了起來轉過身子,容貌身形卻是與萬佳一模一樣,絲毫不差。假萬佳率先開口說道:

 

「噫!你是哪裡來的妖魅,竟敢變成我的模樣來,想要來迷惑四季嗎?」

 

又轉頭對四季說:

 

「想當初我的結髮妻子氏就是被五通神所殺,想必又是這五通神垂涎於妳的美貌,不然這晃晃悠悠從外頭進來的傢伙又是誰呢?」

 

說完就抽出牆上的刀子上前,聽信假萬佳四季也拿起剪刀隨後相助,二人來勢洶洶,嚇得萬佳大喊著:

 

「五娘你別相信他,他雖與我容貌相同,但我ㄧ向習慣穿著羊裘,可以依此分辨真假啊。」

 

話才剛說完,就見那假萬佳身上的狐裘眨眼間變成了羊裘,而萬佳自己身上穿的卻變成了狐裘了。

 

一旁趕來的丫環、老媽子們先前聽到了穿羊裘的是真的主人,就爭相揮舞著棍棒毆打現在正穿著狐裘的萬佳。亂棒齊下,萬佳差點被打死,趕緊逃進了冬松的房內躲避,卻見到房中也有一名容貌相同、身穿貂裘的男子,正抱著冬松一邊喝著濃烈精純的美酒,一邊用花朵計算著遊戲勝負。見到萬佳闖了近來,那男子也說了如同先前四季房中假萬佳說過的話。萬佳急著說:

 

「我穿著狐裘,他穿的是貂裘,可以依此分辨啊。」

 

結果歷史重演,又馬上見到那假萬佳身上穿的變成了狐裘,萬佳身上穿的則又成了貂裘。眾婢女拿著掃帚爭相上前撲打那穿著貂裘的人,逼得萬佳轉身逃往了夏雲那兒。

 

不過這回萬佳學了聰明,沒有貿然的闖進夏雲的房內,而是先從窗縫中查探一下狀況。只見夏雲房中果然也有一個身穿狼裘的假萬佳,正摟著夏雲看著春宮圖(古人的小黃書),還評論著這圖畫得如何如何。聽到外頭一陣哄鬧,假萬佳故作驚訝的對夏雲說:

 

「妳不要害怕,這一定是那可惡的五通神,聽說他擅於變化,能模仿得絲毫不差。我先與妳說好,我穿著狼裘,如果妳等一下見到穿貂裘的另一個我,那他就一定是五通神,可以引誘他進屋來,我埋伏在一旁趁機用利劍砍下他的腦袋。妳能幫助我嗎?」

 

夏雲點頭說:

 

「行,我知道了。」

 

果然就將掛在牀頭辟邪防身的寶劍拔了出來交給了假萬佳。窗外的萬佳大驚之餘只得放棄入內,轉而前往去找秋月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畫士」,對從事繪畫者的美稱。

 

:「寫真」,畫人的肖像。

 

:「洋蚨」,又稱銀元、大洋、花邊錢,本為歐洲的貨幣,自明朝萬曆年間開始流入中國,約值一兩銀子。清朝晚期中國才開始嘗試鑄造各種規格的銀元。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三.假五通神

 

南人之崇奉五通,猶北人之信狐也。

 

客有販賣阿芙蓉發籍者,往來齊楚間,非一日,阿堵充豫,乃納粟為九品官,在籍候銓。

……

明日,四郎又乘間來。

……

漢中史太守,嚴厲非常。

……

偶乘焦叟船,過鄱陽。

……

聞畫士柯蓮善寫真,邀至,寫五妾,面龐酷肖,更繪樓閣若園圃,或釣魚,或把酒,或聯句拈題,或著棋角勝,繪佳短衣瀹茗於旁,若奴子狀,題曰:「五美圖」。工竣,佳酬以洋蚨一枚。柯爭較,佳怒曰:

「吾九品官也,尚不足役一畫士,則捐官者何榮耀耶!」

立叱之出。柯忍辱,禱於五通之廟,佳不知也。

 

一夜醉歸,奴子篝燈,至中門止步,蓋佳立童約如此。甫履庭院,聞五美房中笑聲盈耳,燈光熒熒。潛詣四季,則一狐裘丈夫,偎四季捫乳,四季笑吃吃不休。怒叱走入,丈夫徐起,則貌與己同,無纖毫差。彼曰:

「噫!是何妖魅,敢化吾形,來惑四季耶?吾結髮為五通神所殺,想又垂涎於子;不然,施施從外來者誰歟?」

抽刀而前,四季亦執剪刀相助,勢甚洶洶。佳呼曰:

「五娘莫信他,貌雖同,吾衣羊裘,可辨也。」

旋見丈夫羊裘,而己則狐裘矣。眾媼揮仗爭擊狐裘人,幾斃。

 

急逸入冬松室,亦有一貂裘丈夫,抱冬松飲醇醪,拈花為枚。見佳入,語亦同前,佳曰:

「吾衣狐裘,可辨也。」

旋見丈夫狐裘,己則貂裘,眾婢持帚爭撲貂裘人。

 

逸入夏雲房,亦有一狼裘丈夫,摟夏雲撫案看春冊,較量筆墨工細,聞外間哄鬧,故作驚訝,告雲曰:

「卿勿怖,此五通也,聞渠善變,無毫釐爽,先與卿約,吾衣狼裘,若見衣貂裘者,為五通,可誘之入,利劍斷其首,卿能助我乎?」

曰:

「諾。」

果就牀頭拔劍授彼。佳大驚。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