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假五通神〈四〉
2020/04/05 05:51
瀏覽506
迴響0
推薦50
引用0


有一次,萬佳搭乘一位姓老翁所駕駛的船隻渡過鄱陽湖。萬佳釀得一手好酒,又燒得一手好菜,因此用餐時必定拉著翁入座一起喝酒吃菜。老是吃喝別人的總不大好意思,因此翁有時候想做東回請萬佳萬佳則堅決的不讓翁破費。

 

翁常藉著行船之便走私一些東西,萬佳知道後,就主動替他繳了稅金並以二倍的價格買下這些私貨。之所以如此慷慨大方,是因為萬佳看上了翁那在船尾幫忙操控船隻的女兒也是個大美人,眉目之間彷彿傳送著無限的情意。於是萬佳詢問翁:

 

「為何妳的女兒至今還沒有嫁個好夫婿?」

 

焦翁說:

 

「這小妮子嬌惰慣了,她不想嫁給在水上討生活的人行船過水的人。至於那些有錢的商人、能讀會寫的大官們,我們又高攀不上,因此遲遲未能將她嫁出去。」

 

萬佳說:

 

「我雖然不才,也是一個九品官,不知您老願不願意接受我的聘禮,將女兒嫁給我?」

 

翁掀了掀胸前的長鬍子,笑著說:

 

「你,萬顆珠,四十歲了還沒有妻子,誰敢相信啊?」

 

萬佳連忙說:

 

「冤枉啊!我的結髮妻子過世多年,我到現在還沒有再娶續弦啊。」

 

又指著上天向翁發誓,令焦翁深信不疑,點頭同意了這門親事。等到女兒嫁了過去三天後,翁才發現這個女婿騙了自己,自己的女兒不但不是正妻,而且還是排行第三的妾室,此時後悔已然來不及。翁憤怒的要與萬佳拼了,又揚言狀告萬佳騙婚,但翁的女兒淚眼婆娑的出來阻止,說:

 

「生米已成熟飯,女兒現在已經是他萬佳的人了,還能再多說甚麼呢!」

 

萬佳也長跪在翁面前請罪,連連磕頭觸地發出響亮的撞擊聲。見女兒、女婿如此模樣,無奈的翁也只能長嘆一聲,轉身拂袖而去。就這樣,萬佳將這第三名妾室女取名為秋月

 

之後,四處奔波的萬佳到了楚州(今江蘇省淮安市楚州區,住在一名青樓女子張眉娘的家,但他的目標是張眉娘的女兒亭亭(不一定是親生女兒),暗中與她往來後便私定終身。萬佳送給張眉娘許多禮物,但這無事獻殷勤必有所圖,在風月場中打滾多年的張眉娘自然查覺其中萬佳必有所求,知道萬佳與女兒私定終身後,倒也不反對這門親事,只是嘆了口氣、有些失落的說:

 

「沒想到我這個女兒先嫁人了。我這個青樓之人就像王公貴族的姬妾、宮中的女官一樣不愁吃穿,唯一遺憾的是不容易領受到朝廷所敕封的鳳冠補服啊。」

 

萬佳說:

 

「我也算是個九品官,他日若是亭亭獲得朝廷的敕封,依法也可以將其轉贈給身為亭亭母親的妳。」

 

張眉娘沉默了許久後,才小聲的對萬佳說

 

「你娶了亭亭,只能得到她的人而不能得到她的錢財,而且你還要先破費一筆聘金以及婚宴費用。我這些年來攢下了不少足以當作陪嫁的私房錢,何不改為娶我,這樣你既人財兩得,我也可以貴為官夫人,這樣豈不是兩全其美?」

 

萬佳說:

 

「但是我這樣就背棄了與亭亭的約定,那該怎麼辦啊?」

 

張眉娘說:

 

「母女共同服侍一個丈夫,這樣的事以前難道沒有過嗎?」

 

有這等便宜之事,萬佳自然點頭如搗蒜的說:

 

「有,有,有!」

 

就馬上附會那些章回小說的內容,將那些無稽之事當作真的來附和哄騙張眉娘

 

張眉娘亭亭嫁入家時,才發現萬佳已經有了三個妾室,母女二人大哭不已,想要一死了之。幸虧萬佳極力溫柔勸慰,使出了他以往周旋在官宦士紳之間的協調功力來處置這些妾室們,終於哄得張眉娘母女倆化怒為喜,眾妾室相安無事,親如姐妹。於是萬佳就將張眉娘作為第四名妾室,取名為冬松亭亭為第五名妾室,取名為四季萬佳又大興土木擴建府邸,每一位妾室都有自己的華舍庭院。萬佳整天與她們鼓樂笙簫吃喝玩樂,如此生活不亞於「漢家願老之鄉」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瞿塘賈」,沿著長江通過三峽之一的瞿塘峽進出四川的商人。亦借指追求盈利、甘冒風險的商人。

 

:「金馬客」,指翰林學士。出自《史記.卷一百二十六.滑稽列傳》:

朔行殿中,郎謂之曰:

「人皆以先生爲狂。」

朔曰:

「如朔等,所謂避世於朝廷閒者也。古之人,乃避世於深山中。」

時坐席中,酒酣,據地歌曰:

「陸沈於俗,避世金馬門。宮殿中可以避世全身,何必深山之中,蒿廬之下。」

金馬門者,宦者署門也,門傍有銅馬,故謂之曰「金馬門」。

 

:「纏頭」,古時舞者用彩錦纏頭,當賓客宴集,賞舞完畢,常贈羅錦給舞者為彩,稱為「纏頭」。對於青樓歌妓,賓客也往往賜錦,或以財物代替。後把送給歌伎或妓女之財物稱為「纏頭」。

 

:「嬪嬙」,宮中女官,天子諸侯姬妾。

 

:「補服」,官服的前後綴上「補子」,「補子」又稱「胸背」,也就是位於胸前和背後的方形裝飾。明朝時這種服飾是「官常服」,沒有特別名稱,到清朝時才稱為「補服」。

 

:「花封」,朝廷會依等級,以夫人、淑人等名號敕封官員的母親或是妻子,稱為命婦或誥命夫人。

 

:「奩資」,陪嫁的財物。

 

:「不數」,不亞於。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三.假五通神

 

南人之崇奉五通,猶北人之信狐也。

 

客有販賣阿芙蓉發籍者,往來齊楚間,非一日,阿堵充豫,乃納粟為九品官,在籍候銓。

……

明日,四郎又乘間來。

……

漢中史太守,嚴厲非常。

……

偶乘焦叟船,過鄱陽。佳善釀,精烹調,每餐必拉焦共啖酌,欲遷東道,必堅止。翁私帶小貨,佳輒渾其稅而倍其值。瞰翁女,船尾操楫,甚豔冶,眉目傳情。詢翁:

「何女公子至今無佳婿?」

曰:

「小妮子,嬌惰慣,不欲嫁弄潮兒。至瞿塘賈,金馬客,僕又難仰攀,是以遲耳。」

曰:

「僕不才,九品官也,未知許下玉台否?」

翁掀髯笑曰:

「萬顆珠,四十無婦,誰敢信?」

曰:

「冤哉!結髮死,至今尚未續鸞膠。」

指天自誓,翁信不疑。比入門,結縭已三日,悔無及。翁拼鬧,欲訟之官,女曰:

「兒已至此,夫復何言!」

佳長跪請死,崩角有聲,翁長歎,拂袖去。遂以女為第三妾,名曰秋月。

 

偶游楚州勾欄張眉娘家,先通其女亭亭,暗訂婚娶,纏頭甚豐,有成議。眉娘太息曰:

「不圖吾女先有所歸。青樓人珍饈羅綺,貴若嬪嬙,帷(惟)鳳冠補服不可得,誠不了恨耳。」

佳曰:

「吾九品官也,他日亭亭得花封,可贈於子。」

眉默默良久,小語曰:

「子娶亭亭,僅得人而不得財,且欲破其財。吾年來奩資饒富,曷易而娶吾,子既得財,我又得貴,非兩全乎?」

曰:

「棄亭亭,奈何?」

曰:

「母子同事一人,古有之乎?」

曰:

「有,有,有!」

遂附會小說,詭托無稽。入門,見已有三婦,豔眉大哭,欲尋死。佳極意溫柔,化怒為喜,蓋以調停冠裳之法,來處置閨閣,故眾小相安,親如姐妹。遂以眉為第四妾,名曰冬松。亭為第五妾,名曰四季。佳更築房廊,終朝笙管,不數漢家願老之鄉矣。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