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鄔生艷遇〈中〉
2020/03/31 03:01
瀏覽770
迴響1
推薦47
引用0


第二天晚上,賓奴果然挑着一盞燈、自己帶着被褥枕頭來了。鄔榮典見她所帶來的那些寢具華麗異常,不是人世間所能見到的東西。於是二人滾上了床單,在開始纏綿之際,賓奴疼得不能忍受,對鄔榮典說:

 

「我的身子還是一塊未經雕琢過的璞玉,還請你慢慢的來,不要太過於狂野粗暴。」

 

完事之後,鄔榮典見原本乾淨的竹蓆上有著斑斑落紅,賓奴真的還是處子之身,為此更加的憐愛著賓奴,就將自己的手臂當枕頭讓賓奴枕著,即興的為賓奴創作吟詠了一首詞:

 

「郎可憐,妾可憐,一對鴛鴦一對鶼,今宵那世緣。

莫流連,且流連,生怕鐘鳴欲曙天,情人隔一邊。」

 

賓奴聽完後高興的說:

 

「你果真是個有情郎啊。我雖然是自己將自己推薦給你的,然而能得到你如此憐惜愛護,就算死也不會遺憾了!」

 

說完,也隨即和了一首詞:

 

「風誰家,月誰家,妾豈當門賣笑娃,情深念轉差。

香闢邪,正闢邪,夜雨摧殘一樹花,郎君鄭重些。」

 

天快亮了,賓奴將耳上戴著的兩枚金環摘了下來送給鄔榮典,說:

 

「我以此作為定情物送給你,然而你要謹慎收藏不要拿給別人看,我怕因此招來流言蜚語,屆時對你我都不好。」

 

自此以後,賓奴每晚都來陪伴鄔榮典,從無間斷。

 

一天夜裏,鄔榮典賓奴正依偎相擁時,忽然有一位鬚髮斑白的老先生破門而入,氣得臉色鐵青像是要炸裂一般、滿頭白髮蓬鬆凌亂、如霜白鬚也根根矗立得像劍戟,指著賓奴怒罵到:

 

「妳這個小妮子,實在太不知羞恥了!」

 

接著轉頭怒指著鄔榮典,說:

 

「你這小子玷污人家的清白,如此喪心病狂的人不該殺嗎!」

 

鄔榮典驚惶的無地自容,只能用被蓋住頭,那張口吟詩的嘴此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剩上下二排牙齒相互打架撞擊出極大的聲響。又擔心得從被子的縫隙中稍微偷看賓奴的情況,只見她低著頭退了幾步才站穩了身子,因恐懼而全身顫抖,模樣十分可憐。

 

正當鄔榮典驚疑害怕之際,只聽得老先生越罵越凶。忽然,睡在外間房中的老僕人翻了個身,壓得床榻發出了紮紮的聲響,而老先生與賓奴就忽然都不見蹤影了。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三.鄔生艷遇

 

鄔榮典,字少華,任城儒家子,年十七,尚未婚。

……

翌果挑燈自攜衾枕至,備極華麗,人世所無。遂與綢繆,而痛楚莫勝。女曰:

「妾身猶不雕璞也,乞郎徐徐,幸勿狂暴。」

事已,視清簟落紅,真猶處子,鄔益憐愛。因以臂代枕,口吟一詞,云:

「郎可憐,妾可憐,一對鴛鴦一對鶼,今宵那世緣。莫流連,且流連,生怕鐘鳴欲曙天,情人隔一邊。」

女喜曰:

「郎真有情也。妾雖自薦,然得此錯愛,死不可憾也!」

即和其詞,云:

「風誰家,月誰家,妾豈當門賣笑娃,情深念轉差。香闢邪,正闢邪,夜雨摧殘一樹花,郎君鄭重些。」

天曉,自摘耳上兩金環贈鄔,曰:

「以此作定情物,然慎勿示人,恐飛短流長,彼此不利。」

自此來無虛夕。

 

一夜正偎擁,忽有斑白叟破門入,面靛裂,髮蓬飛,霜髯如戟,叱女曰:

「小妮子,太不識羞恥!」

既而指鄔曰:

「污人清白,風狂兒不當殺卻耶!」

鄔驚惶無地,以被蒙首,口噤不能言,唯齒牙震擊作奇響,自被隙微窺女郎,則俯首卻立,觳觫可憐。正疑懼間,老人呵斥益厲。忽仆(僕)在外舍,反側匡牀間,聲紮紮,二人遂渺。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3/31 10:05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君子情愛取之以禮

是人皆好色,亂色不是人。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3/31 21:2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