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義僕琴軫〈一〉
2020/02/17 05:10
瀏覽633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的家鄉,曾有一位姓的書生,為人慷慨、胸懷大志,應該頗為富有的家中蓄養著歌姬舞女(「聲妓」同「聲伎」),平時也常騎乘著駿馬奔馳在郊野中。

 

某有一位名叫琴軫(「軫」音「枕」)的貼身僕人,是某的祖父還在世時就分派給他伴讀的小僕僮,因為兩人年紀差不多,所以之間的友誼最為深厚,有著親如手足的交情。某所居住的秋浦山莊,乃是古時候橫山縣的縣衙舊址所在。某每次騎馬四處遊歷時,琴軫則揹著詩囊書箱跟隨著四處奔走。閒暇時便為某將愛馬牽到山谷中放牧,期間若覺得困倦,就靠在青苔生長如地毯的石頭上小睡一下。

 

一天晚上,馬兒四處吃著草,琴軫則正在打瞌睡。忽然,琴軫覺得耳旁傳來腳步聲,驚醒的琴軫不敢驟然回頭,依舊假裝睡著但暗中斜著眼瞄著聲音來源的方向,只見一輪明月照高掛在天上,映照著四周如同白天一般,然而四週一片寂靜無聲,高高的松樹樹梢似乎有著輕煙冉冉上升著。

 

過了一會兒,來了幾名短髮的孩童,穿著類似傳說中的文學名家的僕僮青猿宋朝詩人王禹偁的詩作中描述的小僮)銀鹿唐朝書法家顏真卿的家僮)的模樣,提著酒器、果盒、茶具及茶鐺(煮茶用的鍋子),將這些物品都放置在一塊非常大的磐石之上,安排得妥妥當當之後,才相互嘻笑著聊了起來,一個孩子說:

 

「今晚的風景真是不錯,難怪主人起了清雅的興致,邀請嘉賓們同樂啊。」

 

另一個孩子說:

 

兩位先生,怎麼說都算是地主,然而是怕盡東道主之誼嗎?不然怎麼就兩個肩膀上放著一張嘴(形容僅出一張嘴,只吃喝不請客)?」

 

又一個孩子說:

 

「噓!別再說了,要提防隔牆有耳啊。」

 

又接著說道:

 

「不過我們也常因此冒犯了客人啊。」

 

話剛說完,孩子們忽然都恐懼的看著對方,提醒著說:

 

「主人來了。」

 

隨即一名將一件黃紫色的衣裳披在肩頭的人,晃動著雙臂緩緩走來,此人身材清瘦、鬍子很長,雙眼明亮,所穿戴的帽子與衣服都是漢朝的服飾。盤腿坐在那大石頭上後,用手指搓揉著鬍鬚看了看四周,英風颯然,就詢問那些孩子:

 

「受邀的客人為何還沒來?」

 

一名孩子跪著稟告說:

 

「剛才奉主人之命送邀請的信過去,那位客人因為棋下了一半還沒分出勝負,想必很快就會到了。」

 

紫衣人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藉著仰天嘆了一口氣,心有所思的抓了抓頭髮、感慨悲嘆的吟詠著:

 

「迢迢故國,或廢或興,禾黍之悲,能已已乎!」

 

大意是:遙遠的故國,有的衰敗有的振興,對故國破敗的哀傷,能就此停止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楸枰」,音「秋平」,以楸木為材料製成的棋盤,後亦指棋局。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二.義僕琴軫

 

吾鄉曹生,慷慨有大志,蓄聲妓,馳駿馬。其僕名琴軫者,太翁生時即遣伴幼讀,以故年相仿而誼最重、情更親也。所居秋浦山莊,乃古之橫山縣故址。生每策馬游四方,琴輒負詩囊書岌(笈)隨奔走。暇猶為生牧馬入岩穀(谷),倦每就苔茵石枕臥。

 

一夕馬齕草四散,琴正假寐,忽覺耳畔有足音。驚睨之,則月滿中天,澄澈如畫,萬籟俱寂,松梢有煙。

 

俄來三五短髮童,裝束類大家青猿銀鹿狀,挈酒尊果盒茗具茶鐺,皆置極大磐石上,妥貼無比,乃互相笑語曰:

「今宵好風月,無怪主人發清興、邀嘉賓也。」

一童曰:

「宋韓兩公,終屬地主,然則怕盡東道,僅以兩肩承一喙乎?」

一童曰:

「禁聲,防有耳屬於垣者。」

又道:

「吾輩慣忤客矣。」

言已忽皆悚視曰:

「主人至。」

 

旋一黃紫被衣者掉臂徐步,清瘦多髯,雙眸炯若,冠服皆漢制,趺坐石上,撚須(鬚)四顧,英風颯然,問童曰:

「客何有約不來?」

一童跪白曰:

「頃折簡致主人命,客尚有楸枰半局未能決雌雄,想會即至耳。」

紫衣人頷之,既而仰天太息,搔首唏噓曰:

「迢迢故國,或廢或興,禾黍之悲,能已已乎!」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