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狄仁傑〈十〉
2014/05/09 05:55
瀏覽248
迴響0
推薦50
引用0

武則天在稱帝前的垂拱二年三月,就下令製造一個銅匭(銅製的小箱子)安放於洛陽宮城之前,讓臣子們隨時可以將要上奏的表疏投入櫃中,武則天即可隨時收到臣子們的意見。

 

同時,武則天也允許任何人均可告密,而所告屬實並符合武則天的旨意,則密告之人可以被破格陞官,而對於誣告謊報之人卻也不會加以處罰。因此,武則天就起用了索元禮周興來俊臣侯思止等酷吏來處理清查這些密告之事。

 

這批酷吏也就狐假虎威的使用各種酷刑審訊,使得被告入獄者能活著出獄者,一百人當中也不過只有一、二人而已,李唐宗室親王多人因而被這些酷吏殺戮殆盡或是流放嶺南,而被牽連的親黨也多被殺害,讓讓朝廷內外瀰漫著一股恐怖不安的氣氛,因而逼得後來的瑯琊李沖李貞舉兵反武之事持續發生。

 

等到反叛軍被討平、武則天稱帝後,這些酷吏依舊伺機誣陷大臣。連武則天所信任並特地召回中央擔任宰相(領鳳閣鸞台平章事)的地官侍郎狄仁傑,在當上宰相不過才短短幾個月後,也被當權的酷吏來俊臣誣陷他犯了謀反及同謀之罪,與其他同樣被誣陷的人一同被捕入獄。

 

由於害怕來俊臣等酷吏的嚴刑拷打,其他受牽連的人都含屈招認,希望能換得減免死罪的消息。當來俊臣審訊狄仁傑時,就一直用木棒毒打,逼迫他要承認謀反罪,狄仁傑說:

 

周朝武周革命,改朝換代,萬事萬物都隨之更新。我是唐朝的舊臣,本就應該以死報國,那麼說我謀反也是事實。」

 

來俊臣狄仁傑如此說,算是認了謀反之罪,也就稍微鬆手,暫停了用木棒毒打狄仁傑,命人將他押入大牢之中。

 

來俊臣的親信手下王德壽隨後來到獄中扮白臉,想要利用感情攻勢與狄仁傑套交情,就對狄仁傑說:

 

「我來此是想讓你的處境能稍微好些。只要你肯供說楊執柔(是武則天的堂親,武則天也視其為自家人,當時擔任夏官尚書(兵部尚書)兼領同鳳閣鸞臺平章事,也是宰相之一)是你的同黨,我就能設法開脫你的死罪。」

 

狄仁傑反問:

 

「你要我用什麼理由將楊執柔牽連進來呢?」

 

王德壽說:

 

「你在光宅元年擔任春官尚書(禮部尚書)時,楊執柔當時擔任禮部的員外郎,你就以這層關係將牽連他就可以了。」

 

狄仁傑嘆了口氣說:

 

「老天在上,我狄仁傑能幹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嗎!」

 

說完就當著王德壽的面,猛力的往一旁的柱子一頭撞了下去,頓時血流滿面,讓王徳壽嚇得趕緊掉頭溜了。

 

來俊臣認為狄仁傑既然已經承認謀反,又關押在大牢插翅難飛,羈押的時間久了,一些監視狄仁傑的動作也都逐漸鬆懈了下來。狄仁傑就向獄卒求得了筆硯,從被子中拆下了一片布帛,將自己的冤情寫了一份奏章,然後將這片布帛塞在所穿的破衣之內,要獄卒將王徳壽請來,說:

 

「天熱了,請把我這件禦寒的衣服送到我家,讓他們把裡面的棉花去掉吧。」

 

王徳壽想藉機讓狄仁傑欠自己人情,一時不察衣服之內有夾帶,就替狄仁傑將這件衣服送到了家。

 

狄仁傑的兒子狄光遠從衣服內取得了這片布帛,就求見武則天喊冤告狀,武則天聽說是狄仁傑的兒子來了,就召見詢問,在看完狄仁傑親手所寫的這片布帛訴狀後,就問來俊臣這是怎麼一回事?來俊臣辯解說:

 

狄仁傑又沒有被脫去官服官帽,吃得好睡得好,是誰說他因罪入獄呢?」

 

武則天就派了使者去探視狄仁傑,那來俊臣早就命人安排好,讓狄仁傑穿著官服接見使者。使者奉命要將狄仁傑帶走去覲見武則天來俊臣也沒在怕,因為他也早就讓王徳壽模仿狄仁傑的筆跡寫了一篇認罪的「謝死表」,就將這篇偽造的「謝死表」交給了使者,一同帶回宮中呈交給武則天

 

武則天召見狄仁傑,問道:

 

「你為什麼要承認謀反?」

 

狄仁傑說:

 

「臣並沒有謀反,但當時若不承認,臣就已經被無辜打死了。」

 

武則天拿出謝死表給他看,又問:

 

「那你又為何寫下這篇『謝死表』?」

 

狄仁傑說:

 

「這不是我寫的。」

 

武則天明白了這是旁人代筆捉刀所偽造的,就當場赦免了狄仁傑的死罪。狄仁傑謝恩之餘,也為同時被誣陷入獄的鳳閣侍郎任知古、司禮(太常)崔宣禮等人以及他們被牽連的親族求情,也都獲得武則天的赦免。

 

這詔令一出,大出來俊臣武承嗣等人的意料之外,因為這些當朝權貴都是想要置這些被誣陷的大臣於死地不可。當時擔任殿中侍御史的霍獻可,也就是司禮卿崔宣禮的外甥,為了討好這些當朝權貴,不顧甥舅之情,當庭以頭用力的在金殿玉階上叩首苦苦力爭說:

 

「陛下不殺崔宣禮,臣請隕命於前。」

 

額破血流,看似一副大義滅親的模樣。而武承嗣更多次上前請求要誅殺狄仁傑,但秋官(刑部)郎中徐有功等人則極力阻止。武則天說:

 

「朕好生惡殺,主要用意是要你們慎用刑罰。如今免死令已下,不可再追回更改了。」

 

於是,年逾六十的狄仁傑死裡逃生,被貶到彭澤縣(今江西省九江市彭澤縣當縣令。在彭澤縣兩年(一說是四年)依舊兢兢業業,為彭澤鄉親作了許多事,讓老百姓們對他感恩戴德,覺得光是立碑歌頌狄仁傑的功德還不足以表達鄉親們的感恩,就為狄仁傑造了一座「長生祠」(特別為活人所建立的祠堂),每天上香祈求老天爺保佑狄仁傑這位能幹的清官能長壽平安。

 

----- 偶素分隔線 -----

 

到了宋朝宋仁宗寶元元年正月時,范仲淹路過彭澤,還特地去拜訪記念狄仁傑的這座祠堂,並寫下了《唐狄梁公碑》一文,對狄仁傑給予了極高評價。而後書法家黃庭堅也於宋哲宗紹聖元年揮毫再謄寫了《唐狄梁公碑》的碑文,並有拓本傳世。所以人們說此碑有「公事、公文、公書」的「三絕」。

 

----- 待續 -----

 

改編自 《舊唐書》/《新唐書》

 

原文:

 

《舊唐書》.卷八十九.列傳第三十九.狄仁傑 族曾孫兼謨

狄仁傑字懷英,并州太原人也。

……

未幾,為來俊臣誣構下獄。時一問即承者例得減死,來俊臣逼脅仁傑,令一問承反。仁傑歎曰:

「大周革命,萬物唯新,唐朝舊臣,甘從誅戮。反是實!」

俊臣乃少寬之。判官王德壽謂仁傑曰:

「尚書必得減死。德壽意欲求少階級,憑尚書牽楊執柔,可乎?」

仁傑曰:

「若何牽之?」

德壽曰:

「尚書為春官時,執柔任其司員外,引之可也。」

仁傑曰:

「皇天后土,遣仁傑行此事!」

以頭觸柱,流血被面,德壽懼而謝焉。

旣承反,所司但待日行刑,不復嚴備。仁傑求守者得筆硯,拆被頭帛書冤,置綿衣中,謂德壽曰:

「時方熱,請付家人去其綿。」

德壽不之察。仁傑子光遠得書,持以告變。則天召見,覽之而問俊臣,俊臣曰:

「仁傑不免冠帶,寢處甚安,何由伏罪?」

則天使人視之,俊臣遽命仁傑巾帶而見使者。乃令德壽代仁傑作謝死表,附使者進之。則天召仁傑,謂曰:

「承反何也?」

對曰:

「向若不承反,已死於鞭笞矣。」

「何為作謝死表?」

曰:

「臣無此表。」

示之,乃知代署也。故得免死,貶彭澤令。武承嗣屢奏請誅之,則天曰:

「朕好生惡殺,志在恤刑。渙汗已行,不可更返。」

 

《新唐書》.卷一百十五.列傳第四十.狄仁傑、子:光嗣、族孫:兼謨

狄仁傑,字懷英,並州太原人。

……

會為來俊臣所構,捕送制獄。於時,訊反者一問即臣,聽減死。俊臣引仁傑置對,答曰:

「有周革命,我乃唐臣,反固實。」

俊臣乃挺繫。其屬王德壽以情謂曰:

「我意求少遷,公為我引楊執柔為黨,公且免死。」

仁傑歎曰;

「皇天后土,使仁傑為此乎!」

即以首觸柱,血流沫面。德壽懼而謝。

守者浸弛,即丐筆書帛,置褚衣中,好謂吏曰;

「方暑,請付家徹絮。」

仁傑子光遠得書上變,后遣使案視。俊臣命仁傑冠帶見使者,私令德壽作謝死表,附使以聞。后乃召見仁傑,謂曰:

「承反何耶?」

對曰:

「不承反,死笞掠矣。」

示其表,曰:

「無之。」

后知代署,因免死。

武承嗣屢請誅之,后曰:

「命已行,不可返。」

時同被誣者鳳閣侍郎任知古等七族悉得貸。御史霍獻可以首叩殿陛苦爭,欲必殺仁傑等,乃貶仁傑彭澤令,邑人為置生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