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盈盈〈五〉
2020/02/15 00:01
瀏覽757
迴響1
推薦45
引用0


張盈盈郭析子走遠了,就勉強的慢慢邁開腳步離開,獨自朝著家的方向走去。才剛進村口,就遇見劉鍾一身白衣白帽,提著燈籠、拿著香燭紙錢,在村口附近的路旁,一邊哭著一邊祭拜,口中吟誦著悼念的文章:

 

「劉家有好女,婉淑貞且癡。兩心心暗許,中道忽乖離。空房鬼火暗,匹練梁間垂。卿為我死,我何生為?英台墓,華山畿,翡翠巢,鴛鴦圻。何難相從地下,化作雙雙雉子飛?家有老烏頭已白,不能從死中心悲。」

 

張盈盈聽了之後更加的悲慟,立即呼喚著說:

 

「你是劉鐘嗎?我復活了,那斷弦可以再續,破鏡也能復合,不要將我當作『畢方』現影啊。」

 

可沒想到劉鍾聽見張盈盈的聲音卻嚇得差點昏死過去,哭求著說:

 

「取消婚約是父母的命令,妳不要怨恨我啊。」

 

張盈盈說:

 

「我是真的復活了啊。」

 

劉鍾卻不相信的說:

 

「這世上哪有返魂香,妳想要仿效焦桂英報仇,但若將我當作王魁,那我實在是太冤枉了。」

 

聽到劉鍾這樣說,張盈盈滿臉悲傷的走向前,想要拉起劉鍾的手好好的解釋說明,卻因此更嚇得劉鍾倏的起身並拔腿狂奔而逃。張盈盈在後方苦苦追趕、哀哀的呼喚,劉鍾哪敢回應,一路狂奔回到家,連忙關上酒鋪大門氣喘吁吁的對表哥某說:

 

盈盈變成厲鬼了。」

 

這句話說完,劉鍾就用手一個勁的指著外頭,嚇得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某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果然有敲門的聲音,透過縫隙朝外看,烏漆抹黑的外頭真的有一名女子的身影。於是某突然拿起打獵用的火銃從窗縫中朝外射了一發,就聽如雷般轟然一聲,門前的鬼影應聲倒地,想必又死了一次而化成了「聻」

 

此時,團頭田二正與一名小兵巡邏到了村外,聽聞槍聲,以為是縣令大人出城,便朝著聲響處跑去,卻見到地上有一具女屍,就上前敲著酒鋪的門要查問。不料門內的某以為又是鬼怪來找麻煩,一時之間又來不及填裝火藥,急得便對著門外的鬼怪破口大罵。那小兵也火了,回罵道:

 

「人命關天,你還當自己是窮秀才害怕乞丐上門乞討嗎?」

 

劉鍾聞言趕緊開門出去查看,見地上的那具女屍有形有質,分明不是厲鬼,以為張盈盈又被誤殺了,更加傷心的哭著。田二看到劉鍾如此反應,以為他心虛膽怯,就上前名為攙扶實際是捉住不讓他逃跑,並吩咐小兵前往縣衙報告這樁命案,自己再找來一張蘆席蓋住女屍。

 

田二押著劉鍾進入酒鋪等候縣令前來,而開槍的某見情勢不對早就悄悄的溜了。田二就仗著芝麻綠豆大的官威,肆無忌憚點亮了燈燭,又自行取來架上的鹽豉、爇箕(熟豆芽)當下酒菜,大搖大擺的喝著酒鋪內的酒。

 

雖說酒能壯膽,但看著門外的女屍,想起剛才劉鍾說見到張盈盈變成的厲鬼,田二的酒膽就越喝越小,擔心那具屍體也會走屍,就拿了根檀樹棒放在座位右側以便不時之需。沒多久田二便喝醉了,倚靠著酒甕垂著頭睡著了。

 

田二的母親氏的本業是一名接生婆,剛從一處大戶人家幫忙接生完畢回家。經過酒鋪見店門大開,兒子坐在裏頭靠著酒甕睡著了,擔心他酒醉誤了正事,就進去要搖醒他。那知田二睜開那雙醉眼,見一名女子正伸手推著自己,嚇得取起手邊的棒子就打了下去,氏就這樣被兒子一棒打死。而醉眼朦朧的田二也看不清那女子是誰,下意識的認為是那女屍屍變而被自己再次擊倒,便仍舊將母親的遺體拖到原處用蘆席蓋好,回到原位坐著繼續喝酒,喝醉了又睡著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畢方」,傳說中出現便會發生火災的怪鳥、神名的名字、木精。

 

焦桂英王魁二者皆是南戲名作《王魁負桂英》中的人物。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二.盈盈

 

天津衛為輦轂下第一通衢,每年大會,商賈雲集,必匝月而後散。

 

邑有劉生名鐘字千石者,貧諸生也。

……

時日已下春,新月掛樹。忽一少年來,女急伏草際,睨之非他,劉生也。蓋會文歸晏,取道捷徑較近耳。

……

明日,劉果遣媒來求婚。

……

久之,小婢泄其事,女啼哭不食,日惟閉戶眠。

……

女瞰其去遠,亦慢移蓮步,煢煢獨行。甫進村門,見劉生素衣冠,秉燭攜紙錢,拜於路側,且哭且吟。吟曰:

 

「劉家有好女,婉淑貞且癡。兩心心暗許,中道忽乖離。空房鬼火暗,匹練梁間垂。卿為我死,我何生為?英台墓,華山畿,翡翠巢,鴛鴦圻。何難相從地下,化作雙雙雉子飛?家有老烏頭已白,不能從死中心悲。」

 

女聞之大慟,遽呼曰:

「君前度劉郎耶?妾生矣,弦斷可續,鏡復合,莫當畢方現影也。」

生聞聲幾驚絕,哭曰:

「此父母成命,毋怨小生。」

女曰:

「妾真復生。」

生不信,曰:

「世上幾有返魂香,卿欲效桂英,若以小生為王魁,冤極矣。」

女淒惻而前,將攬生手而詳告之,生急起狂奔。女隨後哀喚,不應。抵家,闔雙扉告駱曰:

「盈盈為厲。」

言已,手指外不能語。駱聽之,果有剝啄聲。瞰之,果有娉婷影。遽於窗隙發火器,轟雷一聲,鬼影倒地,意且為聻。

 

時田二正與小甲村外巡,聞槍聲,疑邑宰出,奔見女屍,叩生戶,駱詈之。甲亦怒曰:

「人命關天,尚以青衿恐丐戶耶?」

生出視之,女正有形質,復誤斃,益哭。

 

田以為怯,挾之。囑小甲往報宰,自以蘆席覆女屍。駱遁,生亦入。田肆無忌憚,張燈燭,取架上鹽豉爇箕,舉酒獨酌。恐復走屍,以檀樹棒置座右。霎時沉醉,倚甕垂首眠。其母鄔氏,收生婆也。頃從大家歸,入門見子,搖撼之,田張目舉棒迎擊,應手斃,朦朧不辨伊誰,仍拖蓋席下。坐復飲,醉復眠。

……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2/15 11:06
這個故事命案可真多啊

至少該死的都死了,妥妥的現世報哩.....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2/15 14:3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