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盈盈〈三〉
2020/02/13 00:00
瀏覽587
迴響2
推薦43
引用0


第二天,劉鍾果然請了媒人前來府求婚。母聽過女兒描述經過後,心中也感激劉鍾的以禮相助,但這第二天劉鍾就上門求親來了,這反而讓母懷疑起女兒是否與劉鍾有了私情,於是進屋詢問女兒:

 

「剛才家派人來提親了,這是女兒妳的終身大事,不要到了像那司馬相如親自洗滌杯碗、卓文君當壚賣酒,而被老丈人、(今四川省成都市轄邛崃市臨邛鎮卓王孫所譏笑,何不再慎重考慮考慮?」

 

張盈盈說:

 

「女兒知道這是娘親對女兒的一片慈愛之心,然而貧富皆有定數,女兒見他氣質不凡、神采煥發,似乎不是一個到老都只是個窮秀才的人。」

 

見女兒心已如此,母便將家提親之事告訴某,某也認為劉鍾當女婿無不可,母也就不再多疑,答應了這門親事。親事確定後,劉鍾開始忙著打灑整理準備新房,張盈盈也忙著裁衣穿線縫製嫁衣,這牛郎織女雖然還是相隔於銀河兩側,但都暗自慶幸距離相逢的鵲橋已經不遠了。

 

豈知那氏聽說後心中卻忿忿不平,認為張盈盈這拳頭大(形容年輕)的小姑娘居然違背讓氏說媒的承諾,背著她的老母親,與劉鍾私定終身,害得自己賺不到這份媒人錢;那看似是暗中幹著販賣人口的勾當氏也是滿心的遺憾,覺得一塊到了嘴裡的肥羊肉竟然自己逃脫而且找到了好對象。兩個老婆子是又妒又恨,不知不覺中都成了羽毛有著劇毒的鴆鳥,處心積慮想方設法的要破壞這小倆口,讓他們的婚事辦不成。

 

氏趁著張盈盈到別處置辦嫁妝不在家時,前往家對母說:

 

「聽說大娘找著了個乘龍佳婿,我這個貪嘴的婆子前來討杯喜酒喝,但不知家下了聘禮沒有?」

 

母說:

 

還沒有。」

 

氏裝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引得母懷疑而主動詢問,氏這才拍了一下手掌(表示懊悔狀),說:

 

「這怎麼說能呢?婆子我差點忘了,《佛經》上說過:破壞人家婚姻的人,是要墮入拔舌地獄的啊。」

 

母一再的追問,氏才裝作勉為其難的樣子說:

 

平日受到大娘好生看顧,實在不敢自私的吝惜我這三寸之舌,即便下了拔舌地獄也不管了。妳家的姑娘生來就是個富家女,平常在家讓人伺候慣了,那家連一碗薄粥都還可能供不上。而且聽說那劉鍾成天與蕩婦瞎混還睡在一塊兒,好像還得了咯血的病。如此大娘豈不是將嬌嬌女給扔到了火坑裏去了嗎?」

 

母聽了僅微笑了一下,並不怎麼相信氏的話。氏見狀又大聲說:

 

「大娘妳還不知道嗎?前幾天妳們日母子之所以走散了,就是那姓的與他的同學們故意製造混亂,好達到他的目的啊。」

 

這下正中要害,母一時氣憤便相信了這種鬼話,越想越生氣,氏假裝勸慰著說:

 

「大娘暫且別生氣,以姑娘的容貌,何愁沒有金龜婿上門讓妳在雀屏之後慢慢挑選?婆子我願意幫忙去說親,保證郎才女貌、門當戶對。」

 

差不多同一時間,氏也去見老學究,大嚼舌根的說:

 

老你最近怎麼犯糊塗了?」

 

老學究嚇了一跳,就問發生了什麼事?氏說:

 

「聽說你家公子聘娶了府的小姐張盈盈,有這回事吧?」

 

老學究說:

 

「有。」

 

氏說:

 

「我聽外頭人們都說,你家晚上挖到了比斗還大的黃金,有這回事嗎?」

 

劉老學究說:

 

「沒有,那會有這種事!」

 

氏說:

 

「如果真沒挖到金子,那麼你們家怎麼突然下聘迎娶張盈盈?她的容貌如同月中仙子,穿的若非是錦繡裁製,普通衣裳必定磨擦她白嫩的皮膚;吃的若非山珍海味,必會扔擲碗筷嬌滴滴的哭鬧;偶爾生點小病,所用的人蔘、茯苓等名貴藥材動輒就要花上一大筆錢。而且她髮蓬蓬(頭髮茂密而凌亂,借指不擅打理儀容),又太過於天真可愛而不懂事,整天追著家中僕童踢球鬥蟲、嬉鬧玩耍,如果娶進門當作畫中人看著欣賞還可以。但像你家貧窮又沒有田產,每天只靠著酒鋪賣酒賺一點蠅頭小利,恐怕這新媳婦進了家門,您老就會氣得噎死了。」

 

老學究這下可真犯了糊塗聽信了讒言,大罵劉鍾這個逆子不肖,立即找來媒人前往府,以劉鍾生病為由辭謝了這門親事。母問媒人:

 

「這劉鍾是得了咯血的病嗎?」

 

媒人也不知道,只能含糊其辭的回答著,這樣的反應反倒讓母更加相信劉鍾真的是得了咯血病、行為不檢之人,就馬上同意取消婚約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青袊」,青色交領的長衫。古代學子和時期秀才的常服。

  

:「牽牛河鼓」,均是指俗稱「牽牛星」或「牛郎星」的星宿,即與織女星相對,位於銀河之南、牛宿西北、三星中最亮的一顆,稱為「河鼓」,也作「何鼓」。

 

:玉台,有許多解釋,此處特指聘禮。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二.盈盈

 

天津衛為輦轂下第一通衢,每年大會,商賈雲集,必匝月而後散。

 

邑有劉生名鐘字千石者,貧諸生也。

……

時日已下春,新月掛樹。忽一少年來,女急伏草際,睨之非他,劉生也。蓋會文歸晏,取道捷徑較近耳。

……

明日,劉果遣媒來求婚。母聞女言己心德生,益陰疑女,遂詢女曰:

「此兒終身事,毋至男滌器,女當壚時,始為臨卬(邛)笑也,曷慎之?」

女曰:

「是誠慈母之珍愛。然貧富有定數,兒視渠骨秀神煥,似非終老青袊者。」

母告於翁,翁亦為可,遂許之。

從此生潔庭除,備青廬,女壓金線,趕嫁衣,牽牛河鼓雖隔銀河,均私幸鵲橋不遠矣。

 

詎田鄔氏心憾:拳大小妮子,賣卻老娘,自許婚姻,遑得酬謝。郭殷氏心憾:好塊肥羊肉,業已入口,竟自逃脫,反成佳偶。且妒且恨,遂擬同作鴆鳥,以祟合歡。

 

鄔乘女他往,往見其母曰:

「大娘覓得乘龍佳婿,饞婆子來討喜觴飲,但劉家下玉台未?」

曰:

「未。」

鄔欲言又止,母疑詢之,鄔乃拍掌曰:

「婆子幾忘卻,佛經云:破人婚姻者,墮拔舌獄。」

母堅詢之,曰:

「日受大娘好看顧,實不敢寶此三寸舌。盈姑富家女,受用慣,渠家一碗薄粥尚不周,且日從蕩婦眠,頃有咯血疾。然則擲嬌女投火坑耶?」

母哂之,似不深信。鄔又厲聲曰:

「大娘尚懵懵耶?前日母子相左者,即渠挾同窗友將遂所欲耳。」

母聞之大怒。曰:

「大娘且勿怒,以盈姑容貌,何愁無金龜婿、雀屏選?婆子請任之。」

殷於其時亦往見生父曰:

「阿翁近今何昏瞀?」

驚詢之,曰:

「聞賢郎聘張盈盈,有之乎?」

曰:

「有。」

曰:

「聞外人云,翁家夜掘窖得黃金斗大,有之乎?」

曰:

「無。」

曰:

「若是,何遽聘盈盈?渠貌如月中仙,衣非錦繡必磨擦嫩皮膚,食非海味,必擲碗作嬌啼,偶抱小恙,參苓費萬錢,且髮蓬蓬,猶太憨生,日逐家童踢球鬥蟲耍子,若娶作畫中人看則可,翁家貧無負郭田,日博酒肆蠅頭利,恐新婦到門,阿翁得噎逆就木矣。」

翁聞之,大罵畜產,即遣媒往,以病辭。其母問媒曰:

「其咯血疾乎?」

媒漫應之,益信,遂毀議。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2) :
2樓. 快樂水兵甲狗狗
2020/02/15 18:11
防人之心不可無
看小說故事,人心險惡時,真難防範!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 

比災難更可怕的,是人心。

 Fox好冷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2/15 18:31回覆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2/13 19:52
殷氏原來是現在1450的老祖宗啊

只是祖宗之一.....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2/13 20:0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