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儼然齊人〈五〉(完)
2020/02/05 00:00
瀏覽772
迴響1
推薦46
引用0


再說這楊素蘭身子骨瘦弱,無法完全操持家務。原本養病中的夫人因為骨肉意外的重逢,一高興,病也幾乎完全好了,就委請鄰居的老先生假裝是名土官(當地少數民族的首領被朝廷敕封官職者),代為進城去買一名婢女回來,好幫著女兒處理家中雜務

 

老先生帶回一名婢女交給夫人,夫人讓婢女拜見女兒女婿,汪士元夫婦一看真是驚訝到眼睛都直了,那名婢女就是那晚在荒村中有一面之緣的潘四姑啊!連忙詢問她為何落得如此下場?潘四姑說:

 

秀才您幫忙帶著我去到家親戚那兒的第二日,李萬年果然又找了回來,才剛坐下,那些賊人們又突然出現,李萬年想要逃卻被捉住。賊人惡狠狠的向他索要黃金白銀等值錢的東西,李萬年說沒有,就被賊人用鞭子鞭打,那老婦人上前代為求情,反而更激怒了賊人,就將李萬年以及老婦人都斬殺了。賊人逼迫我進入那姊妹館並淩虐著我,對待我比那低賤的娼妓還不如。

 

我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們,能對你們傾吐過往的遭遇並為此悲傷嘆息。我請求你能收我做你的小妾,這樣我也就滿足了。」

 

聽到如此請求,汪士元卻嚴肅的說:

 

「妳雖然尚未與李萬年完成婚禮,但妳與他確實是有婚約,李萬年既然過世了,妳應該算是他的未亡人,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呢?」

 

被拒絕的潘四姑正感到羞愧時,就見楊素蘭甩了甩衣袖站起身來,摀著心口感傷悲嘆的說道:

 

「天啊,天啊!多麼明顯的報應啊!」

 

又轉頭對丈夫勸說著:

 

「我並沒有忌妒的習性,你也不要如此頑固的堅持那些陳腐的觀念。還請你同意四姑的請求納她為妾,如此才是順應天心,讓大家的心裏都高興的決定啊。」

 

汪士元不明白為何妻子會如此勸說自己,就問她原因。

 

楊素蘭想起當日險些失身的遭遇,不禁難過萬分;但一想到居然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能被素未謀面的未婚夫所救,又不禁笑了出來,就詳細的將當時在逃難過程中遇到了李萬年、又被李萬年用計逼姦未遂的經過說了。

 

潘四姑沒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居然是如此無良、人面獸心的傢伙,氣得瞪大了杏眼、十分憤怒的說:

 

「他既然是如此無恥失德,是該遭到老天爺的懲罰。」

 

汪士元聽完後不但沒有因此聽從妻子建議就此答應潘四姑,反而要以此事為鑑,戒慎恐懼的說:

 

「讀書人飽讀聖賢書卻失了德行,下場就會像李萬年這樣啊。」

 

因此最終還是沒有接受潘四姑的請求,但也不將她視為婢女,而是當作朋友遺孀般的照顧著。

 

幾天後,楊素蘭陪著汪士元喝酒,而且一杯接著一杯似乎有意將丈夫灌醉,等到丈夫有了醉意,就偷偷的要潘四姑到自己的床上陪汪士元睡。醉暈暈的汪士元不知道枕邊人被換了,就與「妻子」恩愛了一番。

 

等到時候差不多了,楊素蘭才捧著苦茶進房來要給汪士元解酒,汪士元見妻子從外頭進來,一轉頭見身旁的人居然是潘四姑,頓時惶恐不安,連忙說道:

 

「我並非是喜歡野鴨而討厭家雞,這都是因為被妳算計了啊。」

 

楊素蘭笑著說:

 

「為妻的我都能夠修建地直達秦國的棧道,這生米已成熟飯,接下來就要問郎君該怎麼決定了?」

 

不久之前還能對朋友說著沒有妻妾爭吵的煩惱,沒想到命運打臉如此之快。在此時賊人作亂之事還尚未完全平定之際,而汪士元已經像人一般,有了ㄧ妻一妾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書生李萬年當時引導楊素蘭,走的是陌生的道路,未必不是為了躲避賊人而出自一片側隱之心,之所以犯錯,也是因為一念之差。還是幸虧老天爺慈悲,早早讓他遭受一刀斃命得以贖罪解脫,否則他的餘生有何面目見人,眼睜睜看著原本應是結髮之妻投入他人懷抱,共譜琵琶一曲,那琴瑟和諧之音又如何能聽得下去?

 

懊儂氏有一首《詠秋雲》的詩句是:

 

「十分世態人情險,萬古天心巧樣多。」

 

像這類鄙陋平庸的人,只會耍些小聰明,想要倚靠他們,那可就危險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掌珍」,即「掌上珍」,掌上明珠的意思。

 

:「涕笑交集」,同「涕泪交零」,鼻涕眼淚交錯而流下。形容十分悲傷。

 

:「鶩」音「物」,游禽類,俗稱的野鴨。

 

:「碧翁」,亦作「碧翁翁」,如同「天公」。

 

:「腆然」,音「舔然」,害羞臉紅的樣子。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二.儼然齊人

 

汪士元,懷寧秀產,因貧未娶,寄遠郭,授童子經。

……

一少年自榛莽中探首望,出與女揖,詢何往?女哀告之,問:

「秀才知滸溪遐邇乎?」

……

漏約三下,促女卸衣眠,女漫應之。旋又反側自語曰:

「老朽昏瞀矣,廚門未掩,野貓餂剩羹,恐砸破瓦盆子。」

……

生問夜何其,將別去。播牽衣戀戀,生笑曰:

「我汪士元,方自失其妻,遑有暇攫人妻乎?」

……

素蘭贏弱,不勝操作。楊夫人喜骨肉團聚於意外,病頓瘳,倩鄰叟為賊之偽土官者,入城代買婢,服掌珍役。婢至,夫婦大驚詫,蓋即荒村黑夜一面之播(潘)四姑也。潘云:

「自郎挈素姑偕歸之第二日,李生果偵至,甫坐定,賊猝集,欲逃為所擒,索黃白物甚急,告以無,賊怒鞭無數,媼代緩頰,即並媼而斬之。逼妾入姊妹館,淩虐逾賤娼,不圖重遇,相對共悲歎,乞錄為小星,亦所甘也。」

生正色云:

「李即死,卿亦當為渠作未亡人,奈何有異志?」

潘方赧赧然,而素蘭遽投袂而起,撫膺而歎曰:

「天乎,天乎!報應彰彰乎!妾無妒癖,郎亦莫守腐局也。請如四姑言,順天心,快人意。」

間(問)若何?女涕笑交集,歷歷述當日遇李,計陷逼奸事。潘亦眥裂髮指曰:

「夫也不良,宜遭冥罰。」

生反遜謝警懼曰:

「士而無行,可鑒前車。」

卒不從其請。

 

數日後,女酌生以酒,微醺,暗以己易潘眠香衾。生不知,綢繆已,女執燭自他室進苦茗,生頗不自安,曰:

「僕非愛野鶩厭家雞,為卿所賺。」

女笑曰:

「妾能修蜀道通秦棧,問郎何如?」

時賊氛猶未已也,而生已儼然齊人矣。

 

懊儂氏曰:李生當其導彼姝,走生路,未必非一片側隱心。所誤者,荒村黑夜,一轉念間耳。幸碧翁慈悲,早令其鋒刃畢命,若腆然人面,坐視結髮人別抱衾裯,一曲琵琶,何堪入聽?余詠秋雲有句云:「十分世態人情險,萬古天心巧樣多。」如瑣瑣者,可謂巧矣,險足恃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2/05 16:45

感慨啊

「十分世態人情險,萬古天心巧樣多。」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2/05 20:4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