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桑兒〈二〉
2020/01/22 00:01
瀏覽834
迴響1
推薦58
引用0


這個人走在前面,熊毅不但尾隨而且幾乎是亦步亦趨,那個人以為熊毅此時還要趁機找麻煩勒索自己,氣得回頭喝斥熊毅熊毅沒有說什麼,只是一臉的冷笑著。就這樣走了一小段路,這個人受不了了,大哭著說:

 

「我真該死啊!我辜負了我的妻子啊!」

 

熊毅上前緩緩的詢問發生了什麼事?這個人說:

 

「告訴了你又有什麼用?」

 

熊毅說:

 

「你不妨說說看。」

 

這個人說:

 

「我姓,擔任甘泉縣(今江蘇省揚州市江都區甘泉街道負責催租的衙役(即稅吏),因為收不到足額的稅銀,縣衙鞭打我一頓並限期我完成收稅之事。我家本就沒有多餘的值錢之物,現在上面催繳全額稅銀更加急促,我無處借錢,不得已只能將妻子賣給了塔院前賣酒的王老頭王老頭本來還不肯答應,但是禁不住我再三的懇求,這才點頭同意以十五兩銀子的價格買下我的妻子。

 

我正帶著銀子前往衙門補繳,經過古巷口附近時因為內急而放個水,卻竟然因此將銀子搞丟了,這一路找來毫無蹤跡。眼看著我就將要被打入大牢丟了性命,再多說些什麼又還有什麼用處呢?」

 

熊毅問道:

 

「你的包袱是什麼模樣?裡面有多少銀子?你還記得嗎?」

 

某清楚的描述了包袱的模樣以及銀子的數量,與熊毅所撿到的完全吻合,於是熊毅毫不吝惜的將這個包袱從懷中取出還給某,說:

 

「是不是這個包袱?」

 

某又驚又喜,當場跪伏在地向熊毅咚咚咚的磕頭道謝。熊毅拉起某並一起到了甘泉縣衙的大門前,對某說:

 

「你何不先去繳交了銀兩,之後出來我還有話要對你說。」

 

某說:

 

「好。」

 

但心中懷疑熊毅是打算要向自己索要謝禮,不過這也是自己心甘情願應該給他的,也就沒有太多的顧忌。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掃數」,全部的數目。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二.桑兒

 

揚州市上有一種惡少年,青衣巨辮,貌赳赳,名曰桑兒。

……

有熊姓名毅者,亦桑兒,尤兇悍,好博,益困頓。

……

夫已氏前之,熊後之,跬步不離。怒氣叱熊,熊不語,惟冷笑。須臾,若人大哭曰:

「吾其死乎,負床頭人矣!」

熊緩詢之,曰:

「告爾亦何裨益?」

曰:

「子試言之。」

曰:

「吾佟姓,充甘泉催租隸,欠官賦,敲撲比限,家無長物,頃掃數比尤急,某告貸無門,不得已賣妻於塔院前賣酒王翁。翁猶不允,求再三,始受而給身價銀十五兩。正攜赴公庭,經巷口小遺,竟失落,覓無跡。行將就獄畢命矣,尚復何言?」

熊曰:

「爾袱何狀,爾銀若干件,記憶乎?」

佟言之不誣,乃慨然探懷與之曰:

「是此非耶?」

佟驚喜,伏地叩有聲。復拉之縣門曰:

「爾曷納之,吾與爾言。」

佟曰:

「諾。」

心疑熊將索謝,然亦己所願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桑兒〈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桑兒〈一〉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1/22 10:49

賣妻鬻子換銀兩

互殺妻子解飢荒

這種人間悲劇

在今日社會已經不再有

只是現在的政客似乎以類似形式在做著這些事

看2017上映、金馬獎得獎的電影血觀音,就知道政客的嘴臉不論古今,可謂是貫徹始終,永恆不變。更可悲的是那些跟風起鬨高嚷著改變的,連正義都被轉了型、所支持的對象已經如此明顯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卻仍甘願被賣還幫數鈔票而無怨無悔.....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1/22 19:3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