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玉紅冊〈下〉
2019/12/06 00:00
瀏覽731
迴響2
推薦55
引用0


第二天清晨,朱鑒和召集親戚們商議該如何面對此事。宗族中總有些年輕又不嫌事大的小屁孩不怎麼相信,就約定好這天晚上幾個人一起陪在朱鑒和身旁守著。

 

果然,朱鑒和在眾目睽睽之下又發病了,一名少年馬上大聲的責問說:

 

「那來的孤魂野鬼膽敢如此做祟害人!」

 

那附身在朱鑒和身上的趙老三邊笑邊說著:

 

「如此狂妄無知的小子還不值得我與你交談,何不仍請夫人前來對話!」

 

這些小屁孩慚愧得退了下去,但見夫人告知趙老三,說:

 

「我們雖然感念您相助的盛情,但討論到最後還是很難答應你說的方法。倘若朱鑒和就這樣一去不返那該怎麼辦?我們究竟只能徒呼奈何啊!」

 

趙老三說:

 

「妳們倒也挺誠實的,沒有編什麼胡話想矇我!昨夜我返回縣衙,將事情向城隍報告,城隍也顧慮到若是期間因故拖延則有可能導致肉身腐壞而難以回魂。因此我們何不一起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可是這攸關生死大事的辦法大家都還是束手無策。趙老三想了許久,說:

 

「有了!我有辦法了。我們可以先雇一艘船送朱鑒和蘇州,租間房子暫住在那兒,這樣可以馬上對質完就送他回到租屋處。」

 

大家聽了都覺得對雙方都很方便,便都同意著說:

 

「好,就這麼辦吧。」

 

就安照這個提議約定好了前往的日期。趙老三臨走時,大家都請托他多多關照朱鑒和趙老三也爽快的答應了。唯獨趙老三特別交代,當朱鑒和抵達蘇州後,千萬不要去廟裏燒香祈福、焚化楮帛(祭祀時焚化的紙錢),因為這樣恐怕不但不足以求得神明賜福,反而白白的招致罪過。

 

朱鑒和於是有了蘇州之行。剛租好了房子沒多久,朱鑒和的魂就被趙老三勾了去。隨行的家人提心吊膽,而朱鑒和卻在床榻上酣睡著,如癡如迷。妻守在丈夫身旁不住的哭泣,老媽子則擔心床頭的長明燈會熄掉,更加用心的守護著。

 

第二天,朱鑒和突然醒了過來,一睜開眼便嚷著:

 

「累死我了!」

 

又疾呼趕緊送茶水來,咕嘟咕嘟的喝完後,又似乎見到了什麼趕緊起身跪拜,像是在答謝什麼人似的,接著坐下叨叨絮絮的像是在與人交談,不久之後又起身做出送客出門的模樣,然後又躺回床上,過了一會兒才起身,這時的朱鑒和才是真的清醒了。

 

後來,朱鑒和對其他人說:

 

「剛被拘捕時,有一位白髮老翁引導著我而去,原來他就是那趙老三。抵達院署,則見那官舍巍峨壯麗,猶如王者居住的地方。大殿上的燈燭都冒著綠色的焰火,兩旁接是牛頭人身的衙役排排站著,有一位神尊升堂入坐,模樣甚是威嚴、身形甚為高大,不怒自威的令人不敢仰頭直視。

 

有一名身穿黑衣的婦人,披頭散髮哭號喊冤,我正在驚惶害怕的時候,突然聽見堂上呼喚著我的名字,趙老三就領著我進入大堂到公案前跪下,神尊問道:

 

『你有罪,知道犯了什麼罪嗎?』

 

我說:

 

『不知道。』

 

神尊就命令我去看一面中央寬廣的鏡子,鏡子中顯現出上輩子我是殷鳳鳴時私通寡嫂氏的事,歷歷在目,我頓時後悔害怕的無地自容,一連叩了數十個頭謝罪。那名黑衣婦人,也就是氏,見狀又爭辯不休一直喊著要報冤仇,又與我對質了數十件事。對質完後,神尊勸諭氏說:

 

殷鳳鳴應當要受到懲罰,但他今生有兩件善事,名字被登錄於《玉紅冊》之上,受到上帝所讚賞,因此不便用刑,我將會命令他親自為妳誦讀佛經,以助妳投胎轉世,這樣可以嗎?』

 

氏不服如此判決,神尊生氣的說:

 

『賞罰自有本尊的裁定,不能任由妳無理糾纏。妳再多嘴,我就要依法定妳的罪了!』

 

氏聞言更是不停的悲哀痛呼,神尊說:

 

『妳失節也不能說妳沒有過錯,如此判決還有什麼不甘願的?』

 

就下令雙方具結畫押以結案,然後將氏轟出了大堂。

 

氏走下台階時,仍生氣的狠瞪著我,似乎不肯罷休的樣子。趙老三領著我向神尊叩拜後也出了大堂,我問他那位神尊是誰?他說:

 

向忠壯。』

 

我問:

 

『那《玉紅冊》是什麼模樣?』

 

趙老三說:

 

『每一頁都用泥金為字以記載善行。』」

 

之後,朱鑒和返回羅溪,每天虔誠的誦讀佛經以迴向給馮氏的孤魂。一日,朱鑒和前往城隍廟閒逛,在廟的東側走廊,果然有一尊君的塑像,那塑像的胡鬚、眉毛等都與趙老三非常相像。

 

懊儂氏對此事評論說: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如何快速又容易的決定啊。一個人在非常慚愧至極的時候,發菩提心,立廣大願,這樣的功效更是加倍。上帝對於現在的事蹟給予嘉獎,並因此寬恕以往的過錯,這正是上帝以德愛人的方式。否則一旦身墜泥梨(地獄),還會有自新的路可走嗎?再三回味這個故事,則可當做晨鐘暮鼓,以喚醒眾生。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吳門,春秋時期吳國都城位於今蘇州,其城門名為「閶門」,故後以吳門代指蘇州或蘇州一帶。

 

:蘇台,即姑蘇臺,又名胥臺,位於蘇州西南姑蘇山上,相傳爲春秋時吳王闔廬所築,故亦用以借指蘇州。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玉紅冊

 

玉紅冊者,陰司紀善簿也。

……

晨集戚屬議,中有少年好事者,不深信,夕約同人環守之。疾又作,少年遽呼曰:

「鬼魅敢爾!」

彼且笑且語曰:

「妄人何足語,盍仍請周夫人打話!」

眾慚退,周告以:

「雖感盛情,終難許允。若一去不返,究竟奈何?」

曰:

「誠哉!昨宵返縣署,城隍張公,亦慮其遷延屍壞,難於返魂。盍共籌之。」

眾束手無一策。彼作思維再四狀,曰:

「有之矣。送渠買棹吳門,賃寓棲止,就質送還。」

均覺便易,眾曰:

「善。」

遂如議定期。臨去,咸懇其照看,慨然自任,惟囑其到蘇,萬勿詣廟進香焚楮帛,恐不足邀福,徒取咎戾也。

 

鑒和遂有蘇台之行。舍館甫定,即攝去。家人懸懸,酣睡一榻,如癡如迷。其妻守之泣。婢媼恐燈滅,守益堅。明日忽蘇,張目曰:

「憊矣!」

呼飲甚急。又起而跪拜,作答謝狀,絮絮作坐談狀,旋即作送客狀。既而臥,移時始起,則真清醒矣。

 

自云:

「拘時,有白髮叟引之去,蓋即趙君行三者也。抵院署則巍峨壯麗,如王者居。殿上燈燭作綠色,兩旁牛頭排衙迄,神升坐,貌甚偉,不敢仰視。有黑衣婦,披髮號叫甚厲,正遑駭間,聞呼己名,叟引之案下跪,神問曰:

『汝有罪,知之乎?』

曰:

『不知。』

神命視照膽鏡,則前生盜嫂事,歷歷在目,悔怖無地,崩角叩數十。婦嘵嘵呼報冤,對質數十言。神諭婦曰:

『鳳鳴應懲,但今生有兩善事,名登玉紅冊,上帝所嘉,不便用刑,當令其親諷佛經,祝汝投生,可乎?』

婦不服,神怒曰:

『賞罰自有定讞,不能由汝糾纏也。再多言,法即反坐!』

婦哀呼不已,神曰

:『爾失節亦不能無過,尚不甘耶?』

呼具供結,逐出。婦下階,猶怒盼不已。叟挈余叩拜出,詢神為誰,曰:

『向忠壯也。』

問:

『玉紅冊何狀?』

曰:

『頁頁皆泥金字也。』」

朱既返羅溪,日詣廟閒遊,視東廊,果塑有趙君像,鬚眉酷肖。

 

懊儂氏曰: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速且易也。人當愧悔已極,發菩提心,立廣大願,功更倍焉。上帝嘉其現在,恕其既往,正上帝愛人以德處。否則身墮泥梨,尚有自新之路耶?三復此編,可當晨鐘暮鼓,喚醒眾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奚大瘤〈一〉
下一則: 小小說 – 玉紅冊〈上〉
迴響(2) :
2樓. 意樵~
2019/12/06 22:52
向善

莫因善小而不為

莫因惡小而為之

我盡力不做惡,若有惡人陷,我會回禮的!!


害羞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俺也覺得該「回禮」的時候就要回,老是以德報怨不是個事兒.....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2/07 10:55回覆
1樓. 馮紀游(陸游:空與魔)
2019/12/06 22:50
不平則鳴城市被入侵了。可以「暫時」設限為:1)加入市民需申請,2)貼文限市民,3)踢出「有危險」的市民。....我經歷過更糟的入侵

最近突然進入冬眠期,腦袋開始結冰,所以比較少去大鳴大放了。

有城市管理權的,只有市長及副市長之類相關人員,也許直接向麥老反應比較有效.....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2/07 10:5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