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迦陵配〈四〉
2019/11/19 04:34
瀏覽696
迴響0
推薦39
引用0


孫藂十七歲這年,就遇上了即將舉行的郡試。主政替孫藂前往廣文廩膳處遞交了蓋有印章的保證文書。受理的學官問這個孫藂是誰?主政高聲的說:

 

「誰不知道孫藂是我同族的姪子呢?」

 

大家見主政如此理直氣壯也就都信了。於是,主政匆匆的為孫藂補辦好了參加縣試的手續後,暗中叮囑著:

 

「你的文采過人,但在臨場答題時只要隨便寫寫就好,千萬不要寫得太好,我擔心你因此會遭到他人的攻擊與質疑,反而壞了事。」

 

孫藂恭敬的點頭承諾。

 

等到考試當天一拿到試題,孫藂小心的按照主政的吩咐作答,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不得已,只能違背了承諾,就題發揮直抒己見,也不顧及可能會有的後果了。

 

主考官太守,自誇眼力老練,足以洞察文章優劣、評斷考生等第。在批閱到孫藂的文章時不禁一邊讀著一邊拍著桌面叫好,當即決定這名考生為冠軍。於是第一場考試放榜時,孫藂名列榜首,令應試的眾童生議論紛紛、群情沸騰,都懷疑這個孫藂是從天外飛來的人,也就是走後門、靠關係上榜的傢伙。

 

第二天的複試,太守威嚴的坐在大堂之上,衙役一一唱名呼喚初試上榜的考生進入,當喊到孫藂的名字時卻無人答應,再三呼叫,仍沒有人答應。太守很是生氣,怒看著學官質問著:

 

「我這個太守不是個有眼無珠之人,這首場考試考得冠軍的人竟然沒有來,究竟是為什麼?是必有槍手、冒名頂替等弊端,擔心在我這明鏡高懸的大堂中複試時再也無法隱藏,這才逃跑了。然而這難道不是你們這些負責審核的學官的過失嗎?」

 

學官連忙將罪責推到了廩膳官頭上,廩膳官就將保證人主政請來要他負責。太守就問主政:

 

孫藂人在哪兒?」

 

主政也不知道,只能推托著說:

 

孫藂人因為臨時有要緊的事,正在前往其他郡縣的途中。」

 

這話聽得讓太守更是生氣,底下眾官員兩方都不想得罪,便紛紛跪下求情說:

 

「不如請太尊暫且先測試排名在孫藂以下的考生,下官等保證在今日之內將孫藂捉回來聽候您的裁決。」

 

太守答應了眾人的提議。於是一方面複試繼續進行著,一方面學官乘坐著肩輿(數人以肩抬著走的小轎子)、率領著多名衙役,在境內收留考生的各寺院中一一查找。到了笠乾寺,找到了孫藂租住的西廂房,房內書箱等行李都還在,但人卻不在房內。只見一面牆上一首墨水尚未乾透的詩,寫道:

 

「一波才落一波生,旅館頻驚夢不成。白眼看他人世險,黃金散盡我身輕。

澆愁慣借杯中物,惹禍翻嫌榜上名。屈指歸期應不遠,八公山下有疑兵。」

 

在郡城西方約十里之處,本就有一座八公山(位於今安徽省淮南市壽縣八公山區兩縣區交界處),為淮南當地有名的名勝古蹟。在東晉時,符堅攻東晉,見東晉部隊陣法整齊,將士精銳,因而將八公山上整齊的草木誤認也是東進埋伏的人馬,留下了「草木皆兵」的成語;漢朝時的淮南王劉安,也在此煉藥,還發明了豆腐。

 

學官讀了這首詩的最後一句,便懷疑孫藂藏身八公山,立刻前往查找,果然發現孫藂在一個石洞中盤膝而坐,神情癡呆像個木雕的公雞,就下令將他扶了回去,但怎麼詢問孫藂都不開口說話。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廣文廩膳處」,「廣文」原是時期廣文館的簡稱,時則成為「廣文先生」的簡稱,泛指清苦閒散的儒學教官。「廩膳」是國家供給膳食之意,「廩膳處」可視為審生員是否有領取資格的單位。

 

:「冰鑒」,古時以冰為鏡。後人稱洞察事理、明辨賢愚為「冰鑒」。

 

:「童生」,未取得秀才(生員)資格的讀書人,不論年紀大小均稱為童生。

 

:「二千石」,時期,地方郡級官員的年薪約值二千石米糧,故以「二千石」代稱太守。

 

:「斗級」,主管官倉、務場、局院的役吏。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迦陵配

 

鍾離笠乾寺,古剎也。老衲臨風,時為遊客說迦陵生故事。

……

一日,重新殿壁,始加圬堊,皎潔如銀。

……

途遇鄉人某,同舟楫,瞰其多金,誘習貿易,輾轉耗盡,僅餘守囊錢,茫茫然,計唯仍返鍾離。

……

生年十有七,瞬又郡試,主政為生詣廣文廩膳處乞印結。問伊誰,即大言曰:

「誰不識孫為某之族姪耶?」

眾遂信。匆匆補縣試後,暗囑曰:

「臨場第草草,萬勿過經營,恐致攻訐,反僨事。」

生敬領諾。

 

比屬試題下,生小心就範,竟無一字。不得已,直抒所見,拼決裂。太守黃公,操衡文冰鑒,自詡老眼。見生文擊節,拔置冠軍。榜揭,則童子沸騰,疑從天外飛來者。翌日初復,太守坐堂皇,隸呼生名,無應者,再三呼,仍不應。太守勃然,目廣文曰:

「二千石非目無瞳子者,冠軍人竟不至,究竟因何?是必有槍冒等弊,恐虛堂鏡,不能遁形,故逸耳。然則非廣文過歟?」

廣文推諉,廩膳以主政對。問主政,則頃正出遊他郡矣。太守怒益劇,咸屈膝曰:

「請太尊且試孫以下者,准於日內獲若獻公庭。」

守諾。

 

廣文即挈鬥(斗)級多人,肩輿往偵諸寺,則書篋宛然,其人烏有。壁上墨瀋淋漓,留一詩曰:

「一波才落一波生,旅館頻驚夢不成。白眼看他人世險,黃金散盡我身輕。

澆愁慣借杯中物,惹禍翻嫌榜上名。屈指歸期應不遠,八公山下有疑兵。」

 

郡之西鄙,距十里,本有八公山,為淮南古蹟。讀其尾句,疑潛彼處,往視,果趺坐石洞中,癡如木雞。扶之返,問之默然。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迦陵配〈五〉
下一則: 小小說 – 迦陵配〈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