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迦陵配〈二〉
2019/11/17 00:01
瀏覽537
迴響1
推薦40
引用0


有一天,寺內大殿的牆壁重新整修,這才首次塗抹上了白土(「圬」,音「抹」,同抹;「堊」,音「俄」,白色的土)裝飾,完工後整片牆壁皎潔如銀。和尚某甲打算僱請普通的畫師前來在這白壁上繪製佛畫,小拾得知道後一時技癢,偷偷的磨好了一斗多的墨汁,趁著和尚某甲外出尋找畫師的時候,爬上了牆前的工作台,提筆沾墨,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將四面牆壁揮灑而成栩栩如生的荷花池的景象。畫完後跳下了工作台,得意的大笑著說:

 

「這是功德池中清靜菩薩的身軀啊!」

 

和尚某甲回來,見這壁畫畫得倒也不俗,也破例的沒有責罵小拾得了。

 

這時恰巧有一位新上任的太守要前往順昌就任,攜帶著家眷從江南而來,途中暫時租住在笠乾寺的西廂,以便處理公事。太守在處理公務的閒暇之餘,散步到了大殿上,參觀那佛像的莊嚴,突然見到不久才才剛抹白的四璧之上出現了栩栩如生的水墨荷花的璧畫,驚嘆得以為是初畫壇四僧之一的八大山人朱耷

「耷」音「搭」,見再度降世。太守連忙請教些畫是出自那位名家的大手筆?和尚某甲說是小拾得畫的。太守又問這位小拾得出家多久了?和尚某甲據實以告,並將他像浮萍般飄浮在河面上被救起並由先住持和尚收養的經過都說了。太守趕緊要和尚某甲將小拾得喚來,見小拾得是個翩翩玉立的少年,模樣英俊瀟灑,雖然腦袋光禿禿的又打著赤腳,但仍散發著莊重和藹的氣度。太守問道:

 

「那牆上的『菡萏(音「汗但」,即荷花)』是你畫的嗎?」

 

小拾得太守拱手做了個揖並回答說:

 

「是我畫的。」

 

太守問:

 

「你能對對聯嗎?」

 

小拾得說:

 

「能。」

 

太守隨即唸出了上聯:

 

「壁上荷花和尚畫。」

 

小拾得也馬上對出了下聯:

 

「月中桂子貴人攀。」

 

太守對於小拾得如此敏捷的對出如此工整的下聯大為驚訝又佩服,就對和尚某甲說:

 

「你這裡不需要這孩子,何不讓我捐給寺內一筆重金,讓他還俗跟著我?」

 

本就善於逢迎的和尚某甲自然不願違抗官爺,再加上既能遂了一直以來要趕走小拾得的願望,又能夠獲得一筆錢,自然滿口答應。

 

次日,太守繼續啟程前往順昌,便帶著小拾得一起走了。此後便悄悄的讓小拾得重新留起頭髮,太守也仿效西晉末年的鄧攸(字伯道為保姪兒而棄親子的精神,將小拾得收為義子,讓他跟著自己姓,為他取名為李琛,字美玉。這就是迦陵的第二個名字的由來。

 

太守的妻子原本是名艷麗的妾,因緣際會之下才得以扶正成為正妻。妻非常不喜歡這個半路出現的義子李琛,又因為過了一年多後妻發覺自己有了身孕,唯恐李琛日後會妨礙自己親生子女的權益,就加緊唆使婢女小鵲去散佈李琛的壞話,想藉此離間太守與琛之間的父子之情。那知天不從人願,太守不是個聽信謠言的昏庸之人,對這些流言蜚語一笑置之,而且還延請老師前來教導李琛有關科舉方面的學問,時時勉勵關心,李琛的學問也因此更上了一層樓。

 

妻知道後愈加的氣憤,經常在屋內(「閫」音「捆」,婦女居住的內室)破口大罵,後來更變本加厲的藉故親自拿著棍子痛打李琛,又屢次揚言要趕走他。太守知道這個老婆最終還是容不下這個義子,便將李琛叫到了沒有人的地方,難過得哭著對他說:

 

「你從來處來,仍從去處去,我準備了一千兩銀子送給你,算是了結了我們倆之間的父子緣分。你這次離開之後,要繼續出家當和尚,還是要繼續讀書,都由你自己決定,不是義父我能幫你規劃決定的。你要好自為之,前途多多保重!」

 

李琛哭著不敢接受這麼一大筆錢,但太守堅持要給,李琛不願違逆義父的心意,便下跪磕頭拜了又拜,才悵然若失的出了門,面對著未知的未來不知該往哪兒去。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順昌」,應該是指「順昌府」,北宋時期設置的行政區,位於今安徽省阜陽市汝陰縣

 

:「八大」即八大山人朱耷朱耷明朝宗室支系,所以他的譜名(族譜上登記的名字)是「(上林下金,音凡)」,訓名(學名,老師稱呼用的名字)「(音「搭」)」,法名(出家僧人用的名字)「傳綮」,字刃庵,號彭祖雪个个山个山驢驢屋人屋道朗等。朱耷巧心善畫,為初畫壇「四僧」之一 。亡後朱耷剃髮為僧,後改當道士。其妻過世後便改號為「八大山人」,在畫作署名時,常將「八大」和「山人」豎著連寫,前者看起來便像是個「哭」字又像是個「笑」字,後者則看似個「之」字,因此合起來看便有著「哭笑不得」的意思。

 

:「法臘」,歲末年終稱之為「臘」,另因出家人不依俗事,又比丘受戒後,每年夏季要進行「結夏安居」的活動,也就是出家人集結在一起修行,期間不得擅離。活動結束相當於出家人的歲末,稱為「法臘(又名夏臘,戒臘)」。

 

:「因抱鄧攸戚」,見成語:「伯道棄子」。西晉末年、永嘉之亂,時任河東太守的鄧攸(字伯道)被石勒俘獲,幸得故人說情得以死裡逃生。後來當石勒領兵渡過泗水大舉南侵東晉鄧攸趁機砍壞了車子,用牛馬馱著妻兒及年幼的姪子鄧綏逃走。途中又遇到強盜搶走了牛馬,一家人只得步行逃亡。鄧攸用扁檐挑著兒子與姪兒,擔心途中若再遇變故則無法同時保全二個孩子,就對妻子說:

 

「我的弟弟死得早,他只有這一個兒子,在道理上來說不可以讓弟弟一家絕後,只好放棄我們的兒子了。如果有幸我們能夠存活下來,我以後應當還會有兒子。」

 

妻哭著答應了。於是鄧攸趁著一早兒子還沒睡醒時,忍痛扔下了他而去。到了傍晚,沒想到兒子居然沿路追了上來。,第二天,鄧攸只能狠下心來,將兒子綁在樹上後,揮淚而去。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迦陵配

 

鍾離笠乾寺,古剎也。老衲臨風,時為遊客說迦陵生故事。

……

一日,重新殿壁,始加圬堊,皎潔如銀。某擬倩俗工畫。生技癢,潛磨墨汁斗許,乘某出,登臺握管,風颯颯,揮灑成荷花,環四壁。躍而大笑,曰:

「此功德池中,清靜菩薩身也!」

某歸,見其尚不俗,詈亦旋已。

 

適有李太守,新任順昌,挈眷自江南來,賃寺之西廂,勾當公事。閒步殿上,觀西天像,突見墨荷,驚為八大再來人。問誰之大手筆,髡某以生對。問法臘,以實告,且述其萍泛拾得因緣。太守急命呼至,則翩翩玉立,英致灑然,頂足童童,氣則藹藹。問:

「菡萏是汝手筆乎?」

揖而對曰:

「然。」

問:

「能對乎?」

曰:

「能。」

即出首聯,曰:

「壁上荷花和尚畫。」

生應聲對曰:

「月中桂子貴人攀。」

守大驚服,因謂髡某曰:

「汝勿須此子,曷以多金易於我?」

某諾。即攜生至順昌,潛為蓄髮,因抱鄧攸戚,即蓄為兒,從李姓,名琛,字美玉,此則迦陵生之第二名也。

 

守妻本豔妾僭正位者,頗惡生,年餘有妊,恐生他日礙真兒,益諷婢子小鵲譖生短,守笑置之,惟延師授生舉子業,勖最殷而功亦大進。妻聞之,益憤,時於閫內施惡聲,漸自操仗撻假子,逐之者屢矣。守度其終不相能,呼生於無人處,泣曰:

「汝從來處來,仍從去處去,有千金相贈,了我父子緣。此去仍為僧,抑為儒,均自便,非阿翁所能計及也。好自為之,前途鄭重!」

生泣不敢受。堅與之,始稽首再拜,嗒焉出門,罔知去就。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迦陵配〈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迦陵配〈一〉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11/22 11:20

玉不琢不成器

人不學,不知義。

可是有的人學了大半輩子,甚至不擇手段搞到了學習證明,頂著啥士的頭銜,卻還是不知道「義」是個什麼玩意兒......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1/22 18: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