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龍梭三娘〈三〉
2019/11/13 00:00
瀏覽527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江天石寫了一封信、準備了一筆盤纏,命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福建,找了一個月,才找到葉子荷並將他帶了回來。江天石仔細端詳了葉子荷一番,見他風度翩翩、一身儒者的氣質,雖然眼下只是個窮書生,但一番交談之後便知他的才學遠遠勝過自己的兒子江璧,只是因故荒廢了學業而已。於是江天石馬上舉辦宴席,將葉子荷以招贅的方式收為義女婿,並與他約定:

 

「你與龍梭三娘完婚後,仍舊要獨自住在書房中專心學業。然而無論日子合不合適,只要你有一篇文章作得能符合考試規矩,就允許你與妻子團聚一次。」

 

葉子荷恭敬的答應了。

 

一天晚上,葉子荷忍不住思念便悄悄的來到了龍梭三娘的房中,龍梭三娘就勸他,說:

 

「你也知道義父他老人家待我們夫妻倆恩重如山嗎?你若不發奮用功讀書、立志考取功名,又如何能報答他老人家的大恩呢!」

 

葉子荷深感慚愧,以後即便是義父同意放行、妻子喚他入房,葉子荷也不會進去,只一個勁的在書房中埋頭苦讀著。就這樣經過了一年多的努力,葉子荷已將從前荒廢的學業都補了回來,取得了參加大考的資格,而且文章學問表現得比以前還好,江天石微笑著點頭說道:

 

「可以了!」

 

就準備好了盤纏,命葉子荷進京趕考。臨行前,龍梭三娘哭著對葉子荷說:

 

「你若考得不好,也就不用回來見我這個床頭人了。」

 

葉子荷參加禮部的考試,一戰而捷,朝廷派他擔任會稽太守並即刻赴任。葉子荷先是輕車簡從的到了會稽,上任後便接二連三公平的決斷了多件獄案,會稽百姓都稱讚這位新太守斷案明察秋毫猶如神明。江天石接獲葉子荷的來信後高興得幾乎要跳了起來,就為龍梭三娘整理了行裝,派遣僕婢謢送她前往會稽,同時寫了一封書信給葉子荷,信中寫著:

 

「聞賢契貴,甚喜。舍眷屬,蒞官守,乃公而忘家者,甚善。但瓊兒亦不櫛進士也,為賢契內助,必多善政可觀。矧賢伉儷,患難離合,婚媾尤非尋常,豈有稿砧已雙旌五馬,尚不謀璧圓劍會者乎?餘詢瓊兒,自悉鄙況。林泉杳寂,車馬音稀,唯濡筆為賢契紀循良善績也。珍重珍重!不盡欲言。」

 

大意是:

 

聽聞賢婿你已經考取功名,老夫非常高興。你能放下眷屬,先去上任,這是公而忘家的表現,這樣很好。但我那義女也是個有才華的女子,作為賢婿你的內助,必定能使你無後顧之憂,而有更多讓人們看見的善政得以推行。況且你們小倆口子歷經患難離合,能夠結為連理的過程尤其不尋常,因此豈有丈夫已經貴為前有雙旌引導、乘坐五匹馬拉的馬車的貴人,還不謀求璧玉合圓、雙劍復合的道理嗎?其他的細節,你詢問你的妻子,自然能知道我的近況。我身在山林清靜、泉水沉寂之處,來訪的車馬聲響已經很少,只有提筆沾墨為賢婿你記錄你好的政績。珍重再珍重!短短幾行字寫不盡我想說的話阿。

 

葉子荷收到書信時,先洗淨雙手之後才恭敬的拆信閱讀,讀完後感動得對著信使痛哭流涕,又對著府所在的方向拜了又拜,然後備妥了蓮輿(大概是有蓮花圖案裝飾的車子)前往迎接夫人。葉子荷打算尋找一些浙江的土產及古玩等物好送給岳父,以報答江天石對自己夫妻倆的大恩,龍梭三娘說:

 

「千萬別這樣做,受人大恩,豈能報以這種瑣碎的東西呢!你只要誠心的寫一封簡單的信回覆他就可以了。」

 

至此,葉子荷龍梭三娘這對夫妻才能夠朝夕相對、過著安靜美好的日常生活,真正是琴瑟合鳴啊。

 

然而,龍梭三娘始終有些憂鬱而悶悶不樂,葉子荷問她她也不說,只是迎著風默默的流著淚。葉子荷知道妻子喜歡種花,就將浙江境內的奇花異草網羅蒐集到府中,供妻子盡情培養種植,整座府衙因此被這些花花草草妝點得如圖畫一般。

 

龍梭三娘喜歡購買女紅用的金線、孔雀翎、翠鳥羽毛等小東西,買著買著東西便多到她的梳妝箱幾乎都裝滿了。閒暇時,龍梭三娘便帶著婢女採集花朵上的露水以造酒,做好的酒卻封存在甕中,也不曾打開來喝。平時龍梭三娘還督促著婢女們一同編織這些金線、翠羽,將它們編織成女用的軟甲(柔軟而堅韌的貼身戰服),軟甲上的圖案可說是精雕細琢,極盡技藝之精巧,可是軟甲編織好後也是收著,從未曾見她穿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河魁」,星相術士以陰陽五行配合歲月日時,附會人事,造出許多吉凶辰名,稱稱之為「叢辰」,而「河魁」是月中的兇神,遇到這天則諸事宜避。

 

:「甥館」,指女婿的住處。因為古人也有稱呼妻子的父親為「外舅」,所以岳父也稱女婿為「」。如《孟子.萬章.下》:

萬章問曰:「敢問友。」

孟子曰:

「不挾長,不挾貴,不挾兄弟而友。友也者,友其德也,不可以有挾也。

……

舜尚見帝,帝館甥于貳室,亦饗舜,迭為賓主,是天子而友匹夫也。

用下敬上,謂之貴貴;用上敬下,謂之尊賢。貴貴、尊賢,其義一也。」

 

:「南宮,宋朝的士大夫稱禮部為南宮。

 

:「不櫛進士,「」是古人用來束髮的梳篦,女子不用束髮,所以「不櫛進士」即形容有文才的女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龍梭三娘

元季海陵江天石者,巨富也。

……

蓋女為蒙古產,隨侍尊人名魯不花達赤達泥入中國,為淮西行省平章政事。

……

函金遣急足入閩,物色匝月,招葉生歸。視其人翩翩儒素,雖窮措大,而才則勝郎君萬萬,特荒蕪耳。即日設筵宴,招贅於家,與之約曰:

「婚後,仍舊就塾中宿,無論河魁,但得一課作合程式,許詣甥館一次。」

葉敬諾。

一夕詣內,女曰:

「郎知翁德如山嶽乎?若不奮志,何以報鴻慈也!」

嗣後雖命之入,亦不入,唯埋頭下帷。

經年餘,舊業盡理,而功更倍,翁曰:

「可矣!」

饋贈,命入都。臨行,女泣告葉某曰:

「若蹉跎,可不必回見□(床)頭人矣。」

 

比試南宮,一戰而捷,出為會稽太守。先以輕車蒞任,斷獄稱神明。翁聞之喜躍,為女束裝,遣僕婢送之任。作書與生曰:

「聞賢契貴,甚喜。舍眷屬,蒞官守,乃公而忘家者,甚善。但瓊兒亦不櫛進士也,為賢契內助,必多善政可觀。矧賢伉儷,患難離合,婚媾尤非尋常,豈有稿砧已雙旌五馬,尚不謀璧圓劍會者乎?余(餘)詢瓊兒,自悉鄙況。林泉杳寂,車馬音稀,唯濡筆為賢契紀循良善績也。珍重珍重!不盡欲言。」

葉得書盥誦,對使流涕再拜,而後以蓮輿迓夫人。擬覓浙中土產及玩好以報翁,女曰:

「止,受人大恩,豈報以瑣瑣者耶!空函裁答可也。」

至是夫婦方得朝夕稱靜好,鼓琴瑟焉。

 

然女恆鬱鬱不為樂,問之,亦不語,臨風彈珠淚。顧性喜種花,浙中異卉咸羅植,衙宅似畫圖。又喜購金線孔翠等物,奩筐(篚)幾滿。暇偕婢採花上露造酒,緘於甕,亦不飲。更督婢織金翠,為女子軟甲,雕繪刻畫,窮極鬼工,工蕆亦不著。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