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東鄰墓〈七〉
2019/11/06 00:02
瀏覽666
迴響1
推薦37
引用0


時逢京口(今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舉辦迎神賽會,各式雜耍表演熱鬧登場,前來遊玩的人們數量眾多,向來是江左地區的第一盛事。真州京口僅隔著長江,距離不遠,某也興沖沖要去看熱鬧,解必昌不敢怠慢,趕緊租了一艘大船,船上布置的錦旗燈傘,都寫上了真州令尹的頭銜,還派遣了能幹的僕人、廚藝高明的廚師隨行伺候照顧某。

 

此時的天氣極佳,江面映著天空如畫一般,江水清澈明淨。在這如畫的風景之中,某卻突然覺得肚子痛,想要上廁所,但船隻抵達目的岸口還有一些時間。然而某的肚子鼓脹得實在忍不了那麼久,就蹲在船尾的舵牙上開始解放,而船隻依舊朝著目標航行著。(這大船上難道沒有方便的地方或便桶嗎?懷疑

 

再說這段時間大江南北的有錢人家經常被賊人光顧,但賊人遲遲未遭逮獲,因此各地的縣官們受到苦主們不小的破案壓力,於是鐵鎚敲釘子、釘子釘木板,縣官就一再的催促捕快們捉拿賊人,抓不到人就則打捕快們,甚至將捕快的家人關押入大牢以逼迫捕快們再加把勁兒,讓大大小小的捕快們為此苦不堪言、傷透了腦筋。

 

金陵有個人稱「飛鴉兒」的老捕快,在緝凶捕盜這一行中向來頗有名聲,但即便如飛鴉兒這等辦案經驗老道的能手,也對這個犯案累累的賊人的身份來歷毫無頭緒,更別說要抓人了。

 

就在某啟程前往逛賽會的這天,連日勞累不堪的飛鴉兒抽空午睡休息一下,就夢見一名美女緩緩的走來,對飛鴉兒說:

 

「揚子江心有巨賊,腳點舵牙正如廁。君速捕之,毋使逸。惡貫盈,將斃命。賊何人?金其姓。」

 

飛鴉兒頓時驚醒,隨即召集了夥伴,個個身懷輕便的兵刃,駕著一艘輕快的小船,乘風破浪南下,仔細盯著每艘來往的船隻的尾舵處查找疑犯。就這麼巧一眼見到某正用兩隻足尖搭在舵尾後方,在上下晃動、搖擺不定的船尾處卻能屹立不搖、不動如山,這分明是個高手,再仔細端詳某的外型以及正在上廁所的動作,竟然與夢中女子所描述的情景相符。

 

於是飛鴉兒下令舵手緊跟著某的大船,見某打完收工、輕輕一躍進入船艙,身手極為輕便敏捷。但看到那船上掛著旗幟,上頭的字似乎表示這是一艘官船,飛鴨兒擔心魯莽上船逮人會衝撞了哪一位長官,心中忐忑不安。猶豫了一會兒,飛鴉兒決定來個投石問路,姑且呼喚某的姓名以此分辨對方是否就是疑犯,就大聲的喊道:

 

老公某鬚髮如戟,狀似老人)好身手啊!連累我們這些吃公家飯的好幾次被差點被打死啊!」

 

某聞言回頭查看時臉色一變,這下子讓飛鴉兒認定了犯人就是他,隨即一揮手,率領眾手下飛身躍上了大船將某包圍,同時拿出了黑索要套住某;解必昌派遣的僕人們也都出聲呵叱著眾捕快,說:

 

「這位是真州令尹的哥哥!」

 

某趕緊阻止雙方發生進一步的衝突,回頭對捕快們說:

 

「你們抓我,也不過是為了在官方期限內完成任務,運氣好還能多得些賞金罷了!但你們想就這樣綁住我老金,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就算能綁住了我回去交差,也不過只能分到一些官府發的少許賞銀,這樣恐怕也找不到我偷到所得的大筆錢財。」

 

飛鴉兒問:

 

「那麼照你的意思你打算怎麼解決?」

 

某說:

 

「暫且調轉船帆,我們去見真州令尹,自然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飛鴉兒評估情勢,捉賊要捉贓,而且官也不能輕易得罪,就同意某一同前往真州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魚龍曼衍」,或作「曼衍魚龍」。「魚龍」是古時候的百戲(雜耍)節目;「曼衍」也作「漫衍」、「曼延」,傳說中的巨獸,古人仿照它的外型排製百戲節目。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東鄰墓:

鳩江儒生解必昌,為解大紳耳孫。

……

一夕,正把卷,燈搖搖若輕,自窗隙入。

……

生偶以紅絲繫女髻,翌日果見絲飄塚首。

……

試期迫,女為束裝。

……

榜發出,果落孫山外,抑鬱無聊賴,對女唏噓。

……

生自得金始為官,自得女始善為官,柔順解事,喜動上游。

……

數月,生娶珠娘,入門視之,貌果豔而性驕。幸生有心傳,事事得夫人憐恕。

時京口賽會,魚龍曼衍,遊人如雲,為江左第一勝事。隔江伊邇,金欣然欲往,生不敢慢,急賃巨舫,錦旗燈傘,書真州令尹銜,更以幹僕良庖伺應。

時江天如畫,水波粼粼,金欲溲便,抵岸尚遲,腹膨亨不可忍,乃蹲踞舵牙上私焉,而船行如故。

 

時大江南北諸富紳,常被盜,各捕受敲樸,眷屬困囹圄,頗為苦。

白下老捕飛鴉兒,素有名,亦緝術窮。是日午睡,夢美女子姍姍來告曰:

「揚子江心有巨賊,腳點舵牙正如廁。君速捕之,毋使逸。惡貫盈,將斃命。賊何人?金其姓。」

捕驚醒,即挈伴當,懷利器,駕輕舫,破浪南下。適遇金,見其兩足尖搭舵後,屹如山峙。詳加物色,宛與夢符。尾之,見其一躍即入艙,便捷極矣。顧旗上字,又似官舫,心忐忑,姑喚之,辨真贗,大聲曰:

「金老公好身手耶!累吾輩死杖下者屢矣!」

金回首色變,即揮弟子蝟集,將飛黑索;僕皆呵叱曰:

「此真州令伯氏也!」

金急止之,顧眾厲聲曰:

「爾輩求吾,為銷官限,得賞金耳!就此縛老金,恐未能;即能,亦只得官金,恐不得吾之多金。」

捕曰:

「如君言若何?」

曰:

「且轉帆,見真州令,自有說。」

捕許可。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東鄰墓〈八〉
下一則: 小小說 – 東鄰墓〈六〉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11/06 17:33
金某也有民進黨黨證吧

古時候百姓怕官,官怕大臣,大臣怕皇帝,皇帝怕老婆。所以,捕快辦案自然怕得罪上級的任何一位長官,包括與長官有關係的任何人。

放在現代其實也差不了多少,而且,官、大臣還得多怕幾種人,如民代、名嘴......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1/06 20:4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