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銀雁〈四〉
2019/10/19 00:00
瀏覽833
迴響1
推薦50
引用0


有一天,杜香草佛奴獵得一對野雞回來,烹煮後請杜香草吃了一隻,另一隻野雞留給母親吃。佛奴烹調的野雞味道極為鮮美,然而杜香草偷偷的觀察佛奴,發現他將美味留給母親、自己只吃著一些糙米飯果腹。佛奴如此孝順的行為,讓杜香草非常的敬重,就對母說:

 

「我打算為佛奴找個好妻子。」

 

母高興的說:

 

「我兒今年已經十八歲,能夠得到同宗長輩關照作媒,是件極大的好事。但我們家一貧如洗,又有誰肯將嬌貴的女兒嫁給樵夫家的孩子呢?」

 

杜香草就問:

 

佛奴他爹可有葬地?」

 

母說:

 

「若能下葬,我們也只能隨便找個地方安葬而已。只要別讓他的棺木進入『漏澤國(或作「漏澤園」,公立墓園,負責安葬客死無歸之人)』就心滿意足了(意思就是有後代祭祀),哪裡還敢想著能找到一塊『牛眠之地(見《小小說 – 牛眠葬父出名臣〈上〉》)』安葬他呢?」

 

杜香草說:

 

「這事倒也不難,我有一塊好地方可以送給你,他日佛奴發達顯貴之時,還希望別忘了我這個指引人。」

 

母連連道謝著說:

 

「好!好!」

 

杜香草便請李十九將之前那塊墓地讓給自己,說:

 

「我有個遠房親戚家中只有孤兒寡母,請以來請你同意將之前那塊不要的墓地讓給我,如要賣給我我也不會還價。」

 

本性不壞的李十九倒是非常慷慨,知道是要幫助孤寡,便毫不吝惜的要將那塊地免費送給杜香草杜香草不想佔好朋友的便宜,還是想出價買下後寫一份買賣契約做為憑證,好讓家母子能安心收下,李十九原本就因杜香草兩次幫忙尋找墓地,打算給一百兩銀子給杜香草當做酬勞,現在見杜香草如此堅持,就順水推舟的寫了一份已收到一百兩銀子的收據交給了杜香草,算是完成了買賣。

 

杜香草拿著收據前往與母挑選好了吉日。下葬當日,佛奴找來了一群樵夫同伴幫忙抬棺,來到了東山的這處墓地。杜香草一番測量後,吩咐還是沿用舊有的墓穴不須移動方位,但要再往下深挖一倍的深度。才挖了一尺多深,就挖到了一個東西,非土非石,形狀像是鼋(巨鱉)(豬婆龍,即揚子鱷),背部刻著篆文:

 

「識者杜,葬者杜,宜子孫,貴且富。鮮德之家,莫妄覷。」

 

大意是:能識得此地的是姓的人,能葬在此地的是姓的人,此地的福氣適合家子孫,會庇佑他們既貴又富。缺德的人家,別想打這塊地的主意。

 

看來,這塊墓地早已定好了主人,讓杜香草也感到有些意外。於是在協助家母子處理完下葬的事後,杜香草又告別了家母子,出門遠行了。

 

杜佛奴依舊每天上東山砍柴,每天早晨經過父親的墓前,都會見到墳頭上一股股蒸騰的水氣就像是鍋中熱水沸滾時往上冒騰的水氣一樣。

 

很快的,時節臨近嚴寒的冬季。這一天杜佛奴正在墓前癡癡的看著上往上冒的水氣時,忽然那縷縷白氣上升接觸到天上那灰壓壓的凍雲,便感覺眼前的積雲接連不斷、迷迷濛濛、逐漸堆積了起來,霎時間下起了極大的雪雨,杜佛奴的衣服一下子便全濕透了。

 

杜佛奴知道山嶺下有一間尼姑庵可以躲避這場雪雨,趕緊前往敲門。碰巧那住持老師太拎著包袱出門去了,庵內只剩下李銀雁一人獨自繡著佛幡,聽聞敲門聲急切,就開門讓杜佛奴入內暫避雪雨,見他全身濕冷、抖得連話都說不清楚,李銀雁覺得可憐,就將杜佛奴領到了廚房的爐灶前,生好爐火讓他烘乾濕衣,臨時拿來了師父的僧衣與自己的紫布褲給杜佛奴替換,又煮了碗熱騰騰的豆粥給他吃,杜佛奴才逐漸恢復了溫暖而停止發抖。

 

天氣放晴,衣服也烘乾了,杜佛奴準備告辭離去,但轉眼之間,所有的衣服都在,唯獨自己的褲子卻不見了,怎麼找都找不著。李銀雁擔心老師太快要回來了,便催促著杜佛奴趕緊走,並叮囑他找時間將紫布褲還回來,但要小心不要被老師太看到了。

 

母對於兒子如此晚才回來有些生氣,杜佛奴就將事情將過告訴了母親。母心中很感激李銀雁,但見兒子將就著穿回來的那條紫布褲是女性的貼身衣物,便懷疑兒子趁機佔了人家的便宜而叱責著,杜佛奴只能盡力的解釋與李銀雁之間並沒有任何踰矩之事。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銀雁

 

江西某郡,有地師杜君香草,青鳥術最精。

……

明夕,婦欲禮佛,索溫水盥手,女誤以冷水進,大怒,欲笞其背。

……

年餘,十九益困頓,戚屬咸云:

「坐新阡不利。」

……

一日,見佛奴獲雙雉歸,烹而登盤,味極鮮美。盤有餘,收入供母;及偷瞰佛奴,則仍咽粗糲。杜大敬重,告嫗,擬為佛奴覓佳偶。嫗喜曰:

「兒年已冠,得宗長作伐,大好事。但一貧如洗,誰肯為嬌女嫁樵人子耶?」

問:

「渠父可有葬地?」

曰:

「野葬耳。免入漏澤國足矣,尚敢卜牛眠歟?」

曰:

「不難,僕有吉壤奉贈,他日貴顯,幸無忘指引人。」

嫗敬謝稱善。

杜向李十九索前地,云:

「有遠族孤寡,請以所棄者與之,需值當不吝償。」

李慨然不吝。杜欲立券,李本擬以百金酬杜,至是遂兑立百金券,杜持往與嫗諏吉。佛奴聚眾樵,舁父柩,詣葬穴。杜命五尺,無移舊穴,而深倍之。甫掘尺許,得一物,非土非石,狀類鼋鼍,背有篆文曰:

「識者杜,葬者杜,宜子孫,貴且富。鮮德之家,莫妄覷。」

葬已,杜又遠行。

佛奴仍習樵,每晨過父墓,輒見蒸騰如釜上氣。瞬屆嚴寒,佛奴正癡望,忽白氣接凍雲,縷縷然,漠漠然,落落然,霎時雨雪大至,衣盡沾濡。知嶺下有尼庵可避,急趨叩門,適老尼打包出門去,遺銀雁獨居繡佛幡。開門放入,見其寒戰噤栗,憐之,引投灶下,燃火烘濕衣,以師之布衲與己之紫布褲與之換,更炊豆粥與餐,戰始已。

天霽衣乾,佛奴欲辭去,一轉瞬,則他衣俱在,而己之布褲竟烏有,窮覓不見。女恐師回,催促且去,囑乘間寄褲來,慎勿寓師目。其母嗔其歸晏,具告所以。嫗心德女,視紫衣果為女子衷衣,疑有染,叱責之,佛奴力白其無。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銀雁〈五〉
下一則: 小小說 – 銀雁〈三〉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10/19 08:24

古代的道理是

孝子必受天佑

雖有波折都將平息

可惜現代的「孝子」--孝順子女的父母太多,搞得媽寶一堆,面對波折都不知該如何面對,不思反省檢討只會一昧的怪別人,更別說能得老天保佑了......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0/19 10:1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