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銀雁〈三〉
2019/10/18 00:00
瀏覽655
迴響1
推薦54
引用0


又過了一年多,李十九的家境愈加的困難,一些親戚朋友們都說:

 

「一定是老爺墳前新築的墓道做得不好。」

 

更有懂得風水堪輿的人信誓旦旦的說:

 

「墓的『右沙(右側的山勢,意指白虎,左砂即為青龍,此是「龍虎砂」的特徵)』太過高聳,即便有利,也只會讓女性後代發達。」

 

到了第二年,杜香草結束在浙江的工作返回江西,見到李十九現在的樣子,大吃一驚,心中也懷疑是否真的是因為老爺的墳墓的風水影響所致。然而白天時杜香草走遍附近一帶的山谷,晚上則挑燈徹夜比對書冊中的資料,自己的堪輿結果都沒有錯誤,到最後還是查不出造成李十九家道中落的問題所在。

 

一天晚上,為了解決家問題而東奔西走的杜香草暫時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過夜。到了半夜,李香草夢見一名煙鬟霧鬢、儀態萬千的仙女前來,對杜香草說:

 

「你也知道家的墓地不吉利,那原因是什麼呢?我是此山的山神,特地以詩句提示你,詩句是:

 

『千里來龍結一匏,左根右葉長根苗;天生福人住福地,無愧唯有西山樵』。」

 

杜香草心中正想要進一步請教其中玄機,那位仙女突然化作一道如閃電般的白光乘雲而去。杜香草因此驚醒,急忙趕往西山,在那裏找了一個普通好的墓穴。於是杜香草偽稱:

 

「原本位於東山老爺墓地的地脈,被山風吹襲破壞,已經不能成為寶穴,才影響了你家的運勢。」

 

說服了李十九同意將李老爺遷葬到西山的那個墓地。之後,每當閒暇之時,杜香草便會帶著乾糧在西山裡頭尋找詩句中提到的樵夫,但找了一個月都沒有遇到一個樵夫。

 

這一天,正在西山中尋訪樵夫的杜香草,望見天色不對似乎將要下暴雨,而山嶺前有幾棟簡陋的房舍,就急忙向那兒跑去避雨。茅屋內有一名淚眼婆娑、穿著喪服的老婦人出來接待客人。杜香草見屋內懸掛著一只七尺長的桐木棺材,兩旁的繐帳(死者靈前的幃帳)顯露著淒涼悲傷的氣氛。老婦人怕嚇到了客人,先解釋著說:

 

「那是我的丈夫,已經過世滿七年了。」

 

杜香草問:

 

「您有兒子嗎?」

 

老婦人說:

 

「只有一個,我夫家姓,兒子的名字叫做佛奴,那是因為生他時我的丈夫夢見佛祖的緣故才為兒子取了這名字。我家因為貧窮,佛奴從小學著砍柴,白天時便到東山的深處砍柴了。」

 

說著說著老婦人又是一陣哀傷難過。轉頭朝外瞧了瞧,說:

 

「不久就要下雨,恐怕他回來時又要像被水淋濕的公雞了。」

 

說著說著老婦人嘆了口氣,便請杜香草稍候,進到裡屋端了山茶、炊餅出來請客人享用,雖然只是普通的食物,但這份待客的熱情讓杜香草更覺得這些山茶、炊餅的滋味格外甘甜。

 

過了一會兒,一名少年背著柴薪冒雨而歸。杜香草見少年容貌端正、氣宇不凡,少年見到有客人在家,便像讀書人一樣拱手作揖向客人行禮致意。杜香草知道這名少年就是佛奴,就一邊回禮一邊向少年自我介紹也姓

 

佛奴入內向母親請安問好並說了些事情,很快的便扶著老婦人一同出來,再以大禮參拜杜香草,就像是拜見長輩一樣。杜香草佛奴如此乖巧懂事很是高興,就與他閒聊了一會兒,發現佛奴說話用字遣詞都很適當且雅緻,沒有參雜土話方言或一些粗鄙的言語。就問母:

 

「令郎的文才不俗,為何不讓他讀書識字?」

 

母說:

 

「我兒年幼時曾經在村中的塾館讀過幾年書,但他的父親已經過世,身為母親的我年邁衰弱無法謀生,現在全靠著兒子砍柴維生,又如何能繼續讀書呢!」

 

杜香草問起佛奴的年紀,母說十七。

 

這天晚上,杜香草就鋪了張蓆子打地鋪借宿杜家。次日清晨起身後,杜香草拿出二兩銀子,當做酬謝家母子招待的茶水費用。母則笑著辭謝,說:

 

「我母子雖然貧窮,但不是販賣茶水果品的生意人,如何能向你收取費用?更何況你還是同宗啊!」

 

家母子堅持不肯收下杜香草的錢,杜香草知道不可勉強便接受了對方的好意。日後杜香草屢次經過時都會刻意前往家拜訪問候,佛奴也都依禮接待沒有絲毫懈怠。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衡茅」橫木為門的茅屋,指簡陋的屋舍。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銀雁

 

江西某郡,有地師杜君香草,青鳥術最精。

……

明夕,婦欲禮佛,索溫水盥手,女誤以冷水進,大怒,欲笞其背。

……

年餘,十九益困頓,戚屬咸云:

「坐新阡不利。」

有識者云:

「右沙太聳,即利,亦只發女家。」

明年,杜歸,目睹李之情狀,大驚,心亦疑殯宮風水。然晝則走山谷,夕則挑燈,比對書冊,均無誤,終不識致困之因。一夕,假歸家宿,夜夢天女至,煙鬟霧鬢,儀態萬千,告杜曰:

「汝亦知李墓不吉,所由來乎?吾山神也,特以詩句告汝,詩云:

『千里來龍結一匏,左根右葉長根苗;天生福人住福地,無愧唯有西山樵』。」

杜心欲咨白,而天女遽作霹靂乘雲去。杜驚寤,急往西山,尋一泛常穴,為李遷葬。詭云:

「前穴地脈,為山風吹破,不足寶也。」

暇則裹糧入西山,物色樵豎,匝月無一遇。

一日暴雨至,視嶺前有衡茅數椽,急奔避。一婆娑老嫗,縗服出應客。堂上懸桐棺七尺,繐帳淒然,云:

「伊稿砧,亡周七年。」

問:

「有哲嗣否?」

云:

「僅一,杜姓,佛奴其名,蓋渠父夢佛而生者。因貧,習樵採,日在東山雲深處。」

言已唏噓。向外翹首,云:

「頃將遭雨,恐歸來又似水淋雞。」

旋入,以山茶炊餅餉杜,餐飲頗甘。

須臾,一少年荷樵冒雨歸,眉目端好,氣宇不凡,見客支揖如儒者。杜知是佛奴,自陳同姓;佛奴入,與母言。少頃,又出,與為禮,如見長上。杜喜,與閒話,辭均閒雅,無俚語。告嫗曰:

「文郎不俗,何不令讀書識字?」

嫗曰:

「兒幼曾就村館,渠父既歿,未亡人又衰邁,全賴是兒斧柯供菽水。」

問佛奴年齒,則云十七。是夕,即就地藉席止杜宿。晨起,出腰金二兩,酬茶果費。嫗笑曰:

「母子雖貧,而非賣茶果者,矧同宗者耶!」

堅卻不受。杜知不可強。後累過其廬,禮貌均不衰。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銀雁〈四〉
下一則: 小小說 – 銀雁〈二〉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10/18 09:42

雖尚不知後續發展

但這種待客之道就是庶民人情味

不求回報的付出,或許才能顯現出真性情。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0/18 19:0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