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陶金鈴〈下〉夢境重見天機定
2019/10/08 00:03
瀏覽614
迴響1
推薦53
引用0


陶金鈴隨著長樂部往來於大江南北各處表演,約莫過了一年,居然遇到了與夢境相同的那位任職觀察使的某官員。

 

那一日,那名觀察使置辦了酒席宴請賓客,果然召請了長樂部前往去表演。陶金鈴到了觀察史府邸後,只見府中的亭台樓榭還是與夢中所見相同,連與會的賓客也是如此,而且當天觀察使點的劇目果然就是《玉簪記》。飲宴過半即將結束時,觀察使又一個果然的召喚了陶金鈴進入內廳小酌,而陪席的那些姬妾們也都是夢中見過的那些女子。如此境遇真可說是重新回到了桃源鄉、真正到了槐安國。眼前的事物情境雖然一樣,但陶金鈴的感受卻是更深了。

 

接下來笙簧奏樂、歌聲如珠玉般的連貫圓潤,那些歌詞樂曲都與夢境相同;席間推杯換盞、交際往來的歡聲笑語也與夢境沒有一絲不同。唯一有點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那位名叫繡雲的女子看起來消瘦了許多,眉宇間顯露著悽涼悲傷的神色,直到酒席結束都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唱出夢境中所唱的歌曲。

 

等到這場小酌結束,陶金鈴果然被送往西廊客房休息過夜。忽然,陶金鈴便進入了夢鄉,也夢見自己來到了繡雲的臥室。陶金鈴心中牢記著上次夢境中的教訓,也顧不上說些其他無用之語,便想盡快與她成就好事以了宿願,然而見到繡雲表現出有所顧慮的模樣,又不忍心加以強迫。因此在轉輾之間,陶金鈴便忘卻了原本的想法,依舊如之前夢中一樣的問出了「觀察使也在嗎?」的話語,之後也依舊答應為繡雲扮演郎,依舊聽到了門外鸚鵡呼喊著「相公來!相公來!」,依舊被繡雲推了一把後驚醒,更依舊發現自己仍睡在西廊客房之中。

 

驚醒後的陶金鈴心中依舊不能平靜,迷迷糊糊的像是丟失了什麼,接著又似乎想通了什麼而自己笑了出來,原來今晚的夢,正是之前那個夢中夢啊。都說上天決定的氣數都是早就定下的,直到最終都不會有些許差錯,然而竟然有如此夢中之夢、戲中之戲,天道變幻到如此程度也算是到了極點了。

 

陶金鈴的本名是陶鐸,「金鈴」是他的字。旁人因為「鈴」字與「伶」同音,「伶」又是指戲曲工作者,所以都以他的字來稱呼他。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槐安國」,出自唐朝李公佐(字顓蒙所著的《南柯太守傳》。故事中主角淳于棼丟官,大醉後夢中所到的國家,並在該國飛黃騰達,但極盛而衰後被逐出該國,因而夢醒回到現世,杯中殘酒未竟。而那夢中的槐安國則是住處前的大槐樹下的蟻穴之國而已。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二編.卷八.陶金鈴

 

姑蘇小伶陶金鈴,本良家子。

……

最後繡雲發聲,聲尤掩抑不可聽。

……

大江南北,轉徙經年。果又有所謂某觀察者。

一日置酒宴客,果召長樂部奏技。至則台榭猶是也,賓客猶是也。是日果演《玉簪記》。酒闌客散,果召之入內小飲。觀察諸姬又皆如舊識。桃源重來,槐安真到,事境雖是,而情轉深矣。既而鶯簧珠串,歌管皆同;酒盞觥籌,笑言無異。惟繡雲玉肌瘦損,蛾黛淒然,終席無一語,不復歌前日之曲,此其小變也。

及小酌既罷,金鈴果出宿西軒,欻然入夢,夢入於繡雲之寢。心懲前事,不暇他語,欲亟遂幽歡以償夙願。而既見繡雲殊不自由,轉輾之間,竟忘前事,仍問「觀察安在」,仍作潘郎,仍聞鸚鵡呼「相公」,仍為繡雲所推而覺,仍臥西軒中。

瞿然自驚,爽然自失,復啞然自笑。蓋是夕之夢,疇昔夢中之夢也。數之前定者,卒不或爽,竟有如此夢中之夢、戲中之戲,變幻於是焉極矣。

 

金鈴本名鐸,金鈴其小字也。人以其伶也呼之。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10/08 18:40

夢中是夢不是夢

人生是夢不是夢

夢中有夢誰能懂

看透夢境萬境空

能看透就沒有當初那「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呼嚨人的機會了.....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0/08 19:0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