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陶金鈴〈中〉思夢遇棄文學戲
2019/10/07 04:50
瀏覽629
迴響1
推薦47
引用0


最後,輪到繡雲演唱,她的歌聲卻特別的低沉,歌詞尤其抑鬱,讓人幾乎不忍心再聽下去。她唱的是:

 

「一抹青螺,一寸橫波。甚玉兔化身,渾似嫦娥。饒是聰明,真假雌雄猜不破,一霎時春愁無那。周旋迴避,盡教人兩般都錯。卻待恁般才可。料不是聞清歌,喚奈何?小黃鸝飛上花梢坐,花枝忒煞多,怎到得吾儂兩個。此意同緘鎖。上天日月,下地山河,眼前燈火,只落得儂知他意渠憐我。」

 

此時觀察使已然醉酒,整個人迷糊不清,因此繡雲唱的是什麼觀察使都沒聽進耳裡。既然如此,眾人便結束了飲宴,扶著觀察使回房休息去,而陶金鈴也在不久之後被安排到位於西廊的一間客房過夜。

 

陶金鈴心中對於繡雲方才所唱的內容很是感傷,趴在枕頭上聚精會神的想著,恍惚之間睡著了。忽然,陶金鈴夢見一名侍女前來相請,接著就被帶到一處樓閣之中。屋內一尊獸型香爐中正散發著香氣,處處都有著真珠翡的裝飾映入眼中。只見那繡雲本來坐在床榻之上,見到陶金鈴後便立即起身相迎。兩人相互依偎的坐在一起,陶金鈴悄悄的問:

 

「觀察使也在嗎?」

 

繡雲說:

 

「此時還關他什麼事啊?還好他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不用擔心。我請你來,是想請你扮演一回郎,我扮作姑,再演一回《玉簪記》中的《竊詞》這一段吧。」

 

陶金鈴聞言很是高興。正要掀起帷帳,忽然聽見門簾外的鸚鵡連連呼喊著:

 

「相公(指觀察使)來!相公來!」

 

繡雲急忙伸手推了陶金鈴一下,陶金鈴便驚醒了,發現自己仍睡在西廊的客房中。一邊後悔一邊追憶著夢中場景的陶金鈴,卻又聽得莫名的一聲激響,覺得自己再度張開了眼睛,則發現自己實際是睡在酒鋪的租房中,並非是那西廊的客房。

 

此時朝陽已經照在了窗戶上,陶金鈴披上了衣服立馬起床,只見窗外的麻雀正在屋簷之間飛躍追逐,一片屋瓦掉落地面摔破了,看來方才那個聲響便是屋瓦掉落摔破的聲音。陶金鈴對這一切深感訝異,原來那是一個夢中夢啊!而夢中的情景,陶金鈴卻又都能記得十分的清楚。甚至以後陶金鈴正式加入戲班演出《玉簪記》時,對照梨園的劇本,那些詞曲情節與夢都完全吻合。而令人感到神奇的是從未學習過戲曲的陶金鈴,自此以後竟然無師自通的會唱戲了。試著唱其他曲目,也往往聽過一遍就能唱得很好。

 

不久之後,因此夢境分了心的陶金鈴參加考試自然也就落了榜。而陶金鈴聽說其他郡縣的梨園中果然有名為「長樂部」的戲班子,就偷偷的前往拜訪,則發現其中的演員們彷彿自己早就認識了他們似的,因此更加訝異自己之前的夢境,也認為會做這樣的夢絕對不是偶然,是命中注定的。於是陶金鈴下定決心放棄學業改行學戲,加入了長樂部,他的唱腔以及身段也成為一時之冠。

 

----- 待續 -----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二編.卷八.陶金鈴

 

姑蘇小伶陶金鈴,本良家子。

……

最後繡雲發聲,聲尤掩抑不可聽。其詞曰:

「一抹青螺,一寸橫波。甚玉兔化身,渾似嫦娥。饒是聰明,真假雌雄猜不破,一霎時春愁無那。周旋迴避,盡教人兩般都錯。卻待恁般才可。料不是聞清歌,喚奈何?小黃鸝飛上花梢坐,花枝忒煞多,怎到得吾儂兩個。此意同緘鎖。上天日月,下地山河,眼前燈火,只落得儂知他意渠憐我。」

時觀察已中酒昏然,故然女歌詞俱不聞也。

少頃,這金鈴出宿於西軒。金伶(鈴)甚惆悵,伏枕凝想,恍惚成寐。忽夢一侍兒來請,遂引之至一閣中,香獸氤氳,珠翠溢目。卻見繡雲宛然在榻,起迎金鈴。遽相偎倚。金鈴私問:

「觀察亦安在?」

繡雲曰:

「此時尚關渠事耶?幸復無慮。請君為潘郎,吾為陳姑,復演《竊詞》一折耳。」

金鈴喜甚。方欲搴帷,忽聞簾外鸚鵡連呼:

「相公來!」

繡雲推之,乃驚寐,則身仍臥西軒中。且悔且憶,而謣然一聲,忽復張眼,則身實臥賣酒家,並非西軒也。朝暾射牖,攬衣遽興。而雀方鬥於兩簷間,破瓦在地焉。深自嗟訝,蓋夢之中又占其夢矣。夢中情事,記之了了。他日以所演《玉簪》,質之梨園,節目皆合。

金鈴由是竟善謳。試度他曲,過耳輒能。既而學使者按試,金鈴不見錄。而聞他郡梨園果有所謂長樂部者。潛往訪之,則部中諸伶恍然如舊識。益訝向者之夢良非偶然,殆數也。乃易士而優,隸長樂部,聲伎為一時之冠。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10/07 09:29
也許梨園正是陶金鈴的夢想吧

基因覺醒?!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0/07 10:1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