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惡鼠〈中〉俠君論鼠書檄文(原文)
2019/09/25 00:00
瀏覽713
迴響2
推薦54
引用0


這位名為俠君的評論者對於某甲所遇到的鼠害也身有同感:

 

乾隆四十九年(甲辰),我俠君的家中也屢屢遭到「社君(老鼠的別稱)」的危害。屋內凡是木製器具沒有一件是完好的,夜間樓上就會發出暴鬥的聲音;即使在我熟睡後也常被這些鼠害驚擾而醒,那時我還是對這些老鼠不怎麼計較。

 

後來我整理書架上的書本時,發現那裏也有許多被老鼠啃咬、便溺的蹤跡,於是我也開始討厭老鼠了,就寫了一篇檄文命令貓去捕捉老鼠,這是因為我家中本就有一隻貓,但這隻貓的個性不喜歡吃老鼠,與其他的貓很不一樣,因此當牠收到這篇檄文後牠會不會去捕捉老鼠,也還不知道。我也只不過藉著這篇檄文口誅筆伐一番,聊表我心中的想法。雖然這只是偶然間開玩笑的作品,現在將此文追錄於此,也足以幫幫這位痛很老鼠的某甲,助長一下他的聲勢。

 

我的這篇檄文如下:

 

噫嘻哉鼠也!金枷敗類,火浣餘妖。肯艮象之光明,屬子辰子陰暗。播須(鬚)弄黠,滿腹藏貪。俠(挾)五技以偷生,持兩端而避患。異乎君子,不嫌徑竇之羞;譬諸小人,共猶穿窬之盜。遂乃捕逃有藪,封植多方。恃憑社之難熏,謀處倉而逸獲。戶庭不出,儋石常儲,何老饕之無厭,猶小竊之不已。穴居若墓,時礪穿墉之牙;粒食如山,不果飲河之腹。尋魚盤盎,盜肉庖廚。入橐拊牀,既驚宴坐;翻盆窺甏,更攪清眠。庭礎樓棼,憑陵而暴鬥;冠箱衣笥,滅裂而遊行。斯已難容,吾猶不問。乃至閒牀塵跡,波及連屋圖簽;高架雲編,資為循牆階級。丹黃剝蝕,餘(余)方苦亥豕之訛;縹碧耗殘,爾更助蛃魚之虐。雖百城徒擁,未免可羞;而三篋頻忘,豈能無憾?

 

嗚呼!烏圓不作,白老難求,方幻化之無窮,詎鴟銜之可盡?發機匪易,掘隧仍難。遂以丸而旋來,卻以刀而不畏。寸光晝逞,萬狀宵興。跳梁已過於懸猱,營窟還多於狡兔。見忘吐腸之悔,稔惡不悛;即置剖腹之刑,餘辜莫逭。惟爾貓奴,實稱鼠將。循名核實,非徒誇飯鴨之能;積事程功,寧虛有銜蟬之表?況乎修魯直之聘,禮數良優;護放翁之書,職司攸重。豈其花陰趁蝶,雅好清閒;楸局翻棋,徒供戲弄。以致室無完器,案有殘箋,聽若輩之公行,如強鄰之逼處。甚或薄荷沉醉,苦竹橫陳,縱奪食而無爭,便同眠而不拒。扼喉真俟於來世,鋸耳定卜於何年?雖曰慈悲,得毋懶惰?尚及全更雞德,大奮虎威;暫開似線之眸,速掉如蛇之尾。罻茲宵小,殲厥渠魁。庇及椸枷,勛存幾(几)席。途原非遠,姑同入灶之行;味即不佳,聊當餐魚之飯。庶幾眠氈藉毯,略用武於爪牙;亦免撤瓦張羅,差解嘲於耳目。

 

噫嘻!詰貓無計,將求許邁之書符;磔鼠惟文,竊比張湯之斷獄。

 

檄下,如律令。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肯艮象之光明,屬子辰子陰暗」,後一句「子辰」之後的「子」字,俺覺得應該是個「之」字。古人作文講究對照,「艮象」對「子辰」,「光明」對「陰暗」,所以中間連接用的字應該都是「之」字。不過網路上能找得到的文檔都是個「子」字,這樣子掰也不大好掰,之後就暫時用俺的說法應付一下唄……

 

而且,前一句開頭的「肯」字,俺懷疑可能也是個(文本掃描數位化建檔過程中造成的)錯字……

 

其餘()內的字是俺個人認為比較正確的字。因為網路文檔經過中文簡體化以及掃描數位化後本就有許多字會出問題,再用軟體轉回繁體中文時則就更怪了。因此俺以()方式標註於該字後方,如有錯誤還請各位指正,謝謝。

 

----- 待續 -----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二編.卷八.惡鼠

 

某惡鼠,破家求良貓,饜以腥膏,眠以氈罽。貓既飽且安,率不捕鼠,甚者與鼠遊戲。鼠以故益暴。某怒,遂不復蓄貓,以為天下無良貓也。因設機,鼠弗蹈;餌以毒,弗食。某怒鼠,殆無虛日,然無如何也。他日失火,焚廩及寢矣,某趨出門外,大笑不止。鄰人為撲滅,某大恚曰:

「鼠輩方殲於一炬,諸君救之,何也?」

……

俠君曰:餘(余)甲辰家居,屢厄於社君。室中木器殆無完者。暴鬥之聲,夜作於樓上;雖熟寢,每為驚覺,餘(余)固弗較也。其後理架上書冊,鼠跡縱橫,於是亦有惡焉,乃檄貓捕之。而家有一貓,性不嗜鼠,迥與常貓異,捕不捕,未可知也。口誅筆伐,聊快餘志,雖一時戲作,追錄於此。良足助此公張目。某檄曰: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醉夢Horace
2019/09/26 11:51

惡鼠桀鼠

台灣一些愚民

卻把他們當作松鼠和黃金鼠

還喜孜孜的主動掏出布袋中的東西送給老鼠們、破口大罵希望滅鼠的人.....

 Fox三條線 

 養老鼠咬布袋,自找沒救了.....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09/27 07:14回覆
1樓. 意樵~
2019/09/25 13:29
追加檄文

我廚房水槽下也有許多被老鼠啃咬、便溺的蹤跡,於是做誘鼠餌~

昨晚居然看到2隻鼠寶在打架!!從我眼前囂張的追打離開!!

害得我晚上睡不著!!恨呀!!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俺家因為外頭那幾隻來來去去的吃貨 (現在是短尾、長尾兄妹倆),成功了遏阻了鼠輩入侵(被逮著後就被玩到掛,牠們不吃的)。不過蜈蚣等那些會從縫縫裡爬進鑽出的傢伙們還是得靠脫鞋才有用了.....

 Fox想 

見文章分類 四隻腳的寶貝們 http://classic-blog.udn.com/redhorse/article?f_ART_CATE=51165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09/25 14:4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