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廬山怪:月下大戲皆非人
2019/09/17 03:55
瀏覽656
迴響1
推薦52
引用0


奉新縣(今江西省宜春市奉新縣有一位宋鳴璜(字渭師,號蓀侶,曾任江西鄱陽教諭,著有《味經齋稿》)(曾經在清朝清高宗愛新覺羅.弘曆乾隆五十七年(壬子)七月十五日,借宿在廬山絕頂的一間佛寺中。

 

到了夜半時分,一輪明月幾乎照亮了夜空。隱約間,宋鳴璜似乎聽到颯颯風聲,好似有東西停在高大的樹杪之上,當中夾雜著歌唱聲、談話聲、笑罵聲等各種聲音。

 

宋鳴璜驚訝的起身偷偷窺看,見約距離數步之處,那裡地勢平坦,有許多人影雜亂晃動,看起來就像是人們憑藉著草地當做地毯、樹叢作為屏風帳幕在演戲似的。而那伴奏的金鼓絲竹之聲則是從一旁的樹上傳出,樂曲的節奏很是美妙。那些人們的衣服、帽子、鬍鬚、髮型、器械、儀仗等東西,也都與一般戲班子的道具類似。

 

宋鳴璜心想,這空無一人的深山之中,怎麼可能會有戲班子來此唱大戲?明白這其中必定有鬼怪作祟,姑且繼續看下去看接下來的發展。那些人接連換裝表演了十幾齣戲,宋鳴璜看了半天也沒聽出他們演的內容是什麼,聽了好一會兒的樂器演奏及歌唱聲,也不知道他們唱的曲目名稱是什麼。

 

接著有幾個人相互合唱,這回他們的歌聲響亮,讓宋鳴璜聽得很清楚,歌詞的內容是:

 

「吸日精,蝕月華,諸君妄意凌煙霞。煙霞墮地失顏色,但見玉水生桃花。桃花一萬片,飛入陳王家。仙人化作塵與沙,秋風吹雨打閒衙。南樓美人嗟復嗟!湖中不見東來楂,空山夜半啼棲鴉。」

 

宋鳴璜趕緊將歌詞記錄下來。

 

忽然,一道金光從天而降,原來是一名模樣很奇怪的頭陀(苦行僧),對著那些唱戲的人大聲喝叱著說:

 

「你們都是什麼東西變化的邪物妖魅,膽敢在此喧嘩擾嚷,依法應當處死!」

 

只聽得頭陀手中錫杖嘩啷一聲,那些人的外型都發生了變化,在地上唱戲表演的都是一些走獸,而在樹上演奏樂器的都是飛禽;就在轉瞬之間,它們通通消失不見了。

 

次年,乾隆五十八年(癸丑)(宋鳴璜在京師住了三個月便去世了。過世的前幾天,他將這件事很詳細的告訴了我(《耳食錄》作者樂鈞。不知道這件是是不是真的還是假的。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蓀侶外史」,「外史」為文人作為雅號之用,並常與該文人自己的別號相連使用。如本文主角宋鳴璜的號為「蓀侶」,因此就以「蓀侶外史」為其雅號。

 

:原文此處僅有一個「癸」字,對照一開始的「壬子」,這裡應該是「癸丑」,所以原文可能缺字,或者是古人的語法可以這麼寫唄……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二編.卷八.廬山怪

 

奉新宋蓀侶外史,嘗以壬子七月之望,宿廬山絕頂僧寺中。夜半矣,明月滿天。徐聞風颯颯有聲,落於高樹之杪,中有歌者、語者、笑且罵者。訝而窺之,見數武之外,地勢平坦,眾影紛然,略如人間演劇狀。藉草為茵席,因樹為屏幛。金鼓絲竹之聲,作於樹上,節奏殊妙。衣服冠帶須(鬚)鬟械仗之屬,亦率類梨園。念空山靜夜,焉得有優伶若此?心知其怪,姑伺之。裝演十餘莃(幕),莫知其色目;嘔啞歌唱,亦不知其何曲也。

已而數人相和,歌聲甚朗。歌曰:

「吸日精,蝕月華,諸君妄意凌煙霞。煙霞墮地失顏色,但見玉水生桃花。桃花一萬片,飛入陳王家。仙人化作塵與沙,秋風吹雨打閒衙。南樓美人嗟復嗟!湖中不見東來楂,空山夜半啼棲鴉。」

隨其聲而記之。俄有金光從空下,乃一頭陀,狀甚怪,大聲叱曰:

「何物邪魅,敢爾喧擾,法當死!」

卓錫一聲,則眾形盡變,其演技者皆獸也,而其司器者鳥也;轉瞬之間,欻然俱滅。

蓀侶以癸居三月卒於京師,卒之前數日縷述於餘(余)。不知其果然否也。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nike2018
2019/09/17 16:59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