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仍吉〈五〉有緣千里來相逢(完)
2019/09/11 00:00
瀏覽576
迴響1
推薦40
引用0


大官看完後仍不採納某的意見,某的書生脾氣也犯了,固執的與大官理論爭執,如此舉動自然惹得大官不高興,事後對他人說:

 

「他的工作不過只是我府內的一個家庭老師而已,為什麼他要強行干預我的公事?」

 

於是大官對待某的禮遇逐漸降低並疏遠,某也感到不安,便主動請辭離去。開始暗中查訪鄔仍吉的消息的某也因前車之鑑的緣故,便穿著破舊的衣服、蓬頭垢面,藉以隱藏自己那張曾引發轟動的絕世容顏。

 

過了很久某一直打聽不到鄔仍吉的消息,而長時間的奔走讓某感到十分的疲累困頓,思鄉之情更使得他憂鬱愁悶,就登上了高山想朝著家鄉中(紹興的方向眺望著,然而四顧茫茫讓他無法分辨出家鄉所在的方向。此時,某忽然見到那樹中人朝著自己走來,說:

 

可以回去了!」

 

某驚喜之餘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突然被樹中人推了一把,身子不由自主的朝下墜落。驚喜瞬間變成驚恐的某突然就像做了個夢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躺在那棵枯樹之下,那條衣帶還纏繞在自個兒的脖子上,明顯的是自己確實上了吊而衣帶斷裂才摔了下來。

 

某愣了一會兒,這才醒悟到自己的身子已經死了好一會兒,而所遇到的人物都是鬼啊!然而因為先前在酒館中喝了不少的酒,此刻只覺得口乾舌燥,只能走回街市中討水喝。有認得某的人說:

 

「這不就是昨天那個喝酒喝到發酒瘋的書生嘛。」

 

某聽了之後才了解自己死而復活,期間歷經了那麼多事,卻不過才只經過了一個晚上而已。

 

某因為求死不能,而身上的財物早就因一時衝動都送給了乞丐,使得如今的生活更加困頓,只能厚著臉皮四處拜謁先前所有認識的人,卻也只能偶爾吃頓飽飯,而人們也因此越來越看不起他。每次他對旁人述說死掉時候遇到的事,聽者大多當成笑話而沒有人相信他。

 

後來,某尋得了一個工作機會,是為商人挑擔子搬運貨物,從山西出發前往京城(今北京市,也就是靠賣力氣掙飯吃。但原本手不能挑、肩不能擔的書生如何能做得好這樣的苦力工作,某撐到了(今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境內時雙腳就因為磨破流血而無法繼續前行,被商人辭退了。

 

留在中的某再度萌生尋短的念頭,打算跳漳河自盡。到了河邊正要跳時,忽然一艘船打眼前經過,而ㄧ名婦人正靠著船舵眺望著遠處。某見那名婦人有點像鄔仍吉家中的那名僕婦,便尾隨著船仔細瞧了瞧,果然就是她!於是某高聲呼喚婦人,那婦人聽到了,卻像不認識某的樣子,還問道:

 

「你是誰?」

 

某自報了姓名。又在船艙的旋窗戶間見到了鄔仍吉的身影,某又呼喊著鄔仍吉的名字,鄔仍吉仔細看了看已然恢復原本模樣的某,說:

 

「不是他,一點也不像他。」

 

某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其他辦法證明自己的身分,只能高聲說道:

 

「難道忘了我們在夾室內一同談著關於『雲娘』、我還為妳拭去眼淚的事嗎?」

 

鄔仍吉聽了才驚訝的說:

 

「真的是他啊!」

 

趕緊吩咐船家將船靠岸,對著某呼喚著說:

 

「快上來!」

 

某上了船,與鄔仍吉扶著對方的手相對而哭,那場景十分的悽涼悲痛。

 

再說方才某情急之下提到的雲娘,正是鄔仍吉的姐姐,她因為被愛人拋棄,抱恨而死。之前某住在夾室中的時候,鄔仍吉曾對他說這段傷心事,並還曾對某說:

 

「希望你不要像那種無情無義的人!」

 

說著說著便淚流不止,某趕緊用衣衫袖子拭去她的眼淚,並約定說:

 

「倘若日後不幸發生令我們分離的事,之後當我們重逢卻不相識的話,就提及這件事做為相互確認的證明。」

 

正因為如此,雖然某的容貌有所改變,鄔仍吉聽到了他提及雲娘的事後便相信某的身分而接納了他。

 

於是,鄔仍吉某說:

 

「之前你成為鬼的時候,我也正住在群鬼所在的旁邊,而那些鬼都是險惡、浮誇而不可親近的。自從你被那些鬼擄走後,我也只能馬上搬離以避免再遭到它們的危害。今日漂泊至此,又能遇到了你,這也算是上天註定,將我此生永遠託付給你啊!幸好我還一點積蓄,可以隨你回鄉一起過日子。」

 

於是鄔仍吉就與某一起乘船回紹興了。

 

那麼,既然與鬼為鄰卻又不容於鬼的鄔仍吉,她的真實身分究竟是人?是鬼?亦或都不是?因為據說鄔仍吉是狐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註:原文的「息壤之言」:「息壤」本指傳說中一種能自我增長、永不消耗的土壤。對照原文前言後語,「息壤之言」則可視為「雲娘的故事」是某與鄔仍吉二人之間約定好的「永不磨滅」的關鍵語。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二編.卷七.仍吉

 

越中郭生貧無家,去其鄉,游於晉。

……

至斷崖之下,其泉如簾,高落於長鬆(松)之杪。

……

久之嫗來告,外人頗言鄔氏有婿矣。

……

其一,女子訟男子,為其殺己也。

……

達官否之,生固爭,達官不懌,謂人曰:

「彼職為賓師。奈何強與吾官事?」

於是禮漸疏,生亦不安。遂去達官而潛訪仍吉。毀衣垢顏,用自韜晦。久之不得耗,游復困,鄉思鬱然,登高山以望越中,茫乎莫知其向也。忽見樹中人來謂曰:

「可返矣!」

生驚喜未對,遽為所推墮。陡若夢覺,則身固臥枯樹下,曾雉經矣,帶絕而墮也。始悟身已久死,所遇皆鬼耳。然酒吻覺甚渴,乃走近市中乞漿。有識之者曰:

「此昨日狂飲生也。」

則又悟死而復活,才經一宿耳。

生既以求死不得,益困不可支。走謁故所嘗識者,間得一餐,人愈益貧之。每為人道死時事,多笑而不信。

 

既乃為商賈負擔者,去晉之京師,計力而食。足繭不能進,止於鄴中,欲赴漳流以自葬。至河乾(干),忽焉一舟過,倚舵而盼者,類仍吉之嫗。尾而察之,果嫗也。遂呼嫗,嫗不識,曰:

「若誰歟?」

生自陳姓名。旋於窗間見仍吉,生又呼,仍吉熟視曰:

「非也,不類。」

生窘,厲聲曰:

「不記夾室共述雲娘事,為卿拭淚耶?」

仍吉乃驚曰:

「信也。」

乃止舟於岸,呼曰:

「登!」

生登與仍吉相持哭,甚淒痛。

雲娘者,仍吉女兄也,棄於所歡,抱恨死。生在夾室時,仍吉嘗述之,且謂曰:

「子幸無類此!」

遂流涕不能止,生以衫袖硈其淚。因約曰:

「不幸有破鏡事!他日相遇如不識,請舉此事為息壤之言。」

故生貌雖變,仍吉信而納之也。

於是仍吉語生曰:

「子向者為鬼,餘(余)亦鄰處於鬼,鬼皆陰蕩不可近。自子之見奪也,餘(余)亦旋徙去。今浮家至此,獲遇子,永托於子矣!幸有薄積,可以歸。」

遂與生俱載歸越中。

仍吉蓋狐雲(云)。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旭日初昇
2019/09/11 10:14

猶如觀賞一部精采的電影,回味無窮。

無論是是鬼、妖、精---,只要善良有情有義,

皆比無恥政客、貪官---,要高貴許多!!!

所以現在是「鬼何寥落人何多」啊.....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09/11 21:0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