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金陵樵者〈上〉深藏不露真高手
2019/08/22 00:01
瀏覽637
迴響1
推薦57
引用0


靖安縣(今江西省宜春市靖安縣有ㄧ位舒四,向來喜歡拳腳功夫,已經拜過許多位師父學習了,但他自己認為功夫還不夠好,就前往金陵(今南京市,拜在某甲的門下。這位某甲的勇武全國知名,因此他門下的弟子很多,舒四金陵住了幾年,已經將某甲的武技學得差不多了。

 

有一天,某甲與徒弟們一起逛大街,迎面遇到ㄧ名樵夫背負著柴薪快步趕路與某甲擦身而過,不小心柴薪勾破了某甲的衣裳,樵夫惶恐得彎腰鞠躬連連道歉,某甲卻直接給了樵夫一個大耳光。樵夫生氣的說:

 

「我不小心犯錯而且已經道歉,這也足夠了,為何突然打了我ㄧ耳光?」

 

再說這某甲向來出手扇人耳光下手之狠毫不手軟,被打的人沒有不一巴掌就被打趴在地,但這回某甲見樵夫挨了這一耳光不但還原地站得好好的,更是回嘴抗辯讓某甲下不了台。某甲因此愈加憤怒,直接掄起拳頭要狠揍對方,可自己的手還沒打到樵夫,自己就莫名來了個大馬趴,某甲的徒弟們嚇得面面相覷,沒有一個敢上前。而大概是因為某甲及其徒弟們平時仗著拳頭作威作福,金陵城內敢怒不敢言的百姓們積怨已久,見此情形,在一旁看熱鬧的人們沒有不笑的。樵夫又責問了幾句,才背著柴薪不慌不忙的走了。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舒四心裡明白這名樵夫的身手很不ㄧ般,就悄悄的尾隨著樵夫出了城,跟了數里路後,到了一處偏僻荒涼、人跡稀少的村落,看著樵夫進入當中一間茅屋。舒四就前往那間茅屋,在門外拜求樵夫收自己為弟子。樵夫聽到聲響回頭開門出來查看,驚訝的問:

 

「你這是要做什麼?」

 

舒四說:

 

「您剛才所摔倒的那個人,是我的師父。我知道您身懷絕技,這才離開他而改拜您為師,請您一定要收我做弟子!」

 

樵夫堅持自己沒有功夫為由推辭,便直接進屋不再出來。舒四在門外徘徊了很久,見樵夫始終沒有回應,只好先向附近鄰居打聽關於樵夫的情報,鄰居說:

 

「他不是本地人,是外地搬來此處定居的,所以沒有人知道他的姓名,只知道他還有ㄧ位老母親,他每天打柴為生,對母親非常孝順。」

 

舒四打聽到這些後就先回城裡去了。

 

----- 待續 -----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二編.卷六.金陵樵者

 

靖安舒四,長好豢(拳)勇,閱數師矣,顧自謂弗善。去之金陵,登某甲之門。甲勇聞通國,生徒甚眾。居數年,略盡其技。

一日,師徒游大市,遇樵者負薪疾過,誤裂甲衣。樵惶恐俯躬謝。甲馬摑其面。樵慍曰:

「誤而謝焉,亦足矣,何遽摑我?」

甲以己素力摑人,無不僕(仆)者,樵乃不僕(仆),且抗言,愈怒,遂拳之。手未及樵,甲反僕(仆)。其徒皆駭,相顧莫敢近。市人無不笑者。樵責讓數言,徐徐負薪去。

舒異之,潛尾出城數里,得荒村茅屋一區,樵者入焉。舒拜於門外,求為弟子。樵反顧,訝曰:

「子何為者?」

舒曰:

「公適所僕(仆)者,吾師也。知公神勇,故舍而從公,請卒為第(弟)子!」

樵辭以無能,徑入不出。舒徘徊門外。久之,詢諸其鄰:

「樵者何人也?」

鄰人曰:

「是嘗徙此,莫知其姓名。有母焉,老矣。日給於樵,甚孝也。」

舒遂歸。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9/08/22 05:53
若有真功夫,那耳光不是該躲開嗎?莫非是故意挨的?

應是本想息事寧人的樵夫故意不避,想忍著挨這一下就算了。可沒想到某甲下手如此之狠,若非樵夫挨得住,換做常人非死即傷,這才僅僅出「口」、借力使力的教訓了某甲......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08/22 06:1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