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何生〈二〉少年原是女英豪
2019/07/16 00:01
瀏覽669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夜深後,月亮高掛天空,無法入睡的某乾脆起身到廟外散步。此時微風拂面,隱約中還聽得到笛子吹奏的聲音,那笛音悠揚纖細而美妙。某循著笛音一邊聽一邊走,走著走著,笛聲停止同時傳來了一陣笑聲,某這才發現眼前一片燈火燦爛,一處豪宅的大門正敞開著,門有站著一名穿戴華麗衣帽的人正等著迎接客人,見到某後便拱手相迎請某進屋。雙方以賓主之禮就坐後,某心中仍有懷疑,不明白對方為何如此禮遇自己這樣一個陌生人,便主動請教對方的姓氏、家族,那人說:

 

「你忘了金陵的會館中那住在西側屋子的人嗎?就是我啊。」

 

某仔細看著對方,果然是在金陵遇到的那名少年,就問道:

 

「上次你為何離去的如此隱密,如今又為何如此碰巧得在此相遇?」

 

少年說:

 

「我因為窮病犯了才悄悄的離去,之後便求宿在此。因為感念你之前友好對待我的情誼,所以特地在此等候。」

 

某對於少年能預知自己會來此地的能力很是訝異,但少年對此也只是支支吾吾的顧左右而言他。就在交談之間,某屢次聽到了少年手腕處傳出玉鐲與茶几碰撞而發出的聲響,某偷偷的觀察少年的臉龐,發現少年的帽子下緣微微露出了鬢梢,心中對於少年的甚身分更加的懷疑卻又不敢當面追問。可是某的懷疑大概都已經明白的寫在了臉上,就見少年笑著說:

 

「你在懷疑我嗎?白天騎馬驅趕猛獸、為你清除路上障礙的人就是我啊。」

 

說著便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一頭如雲般的秀髮。某見了大吃一驚,趕緊起身拜謝並驚呼著說:

 

「神人!」

 

女子也答拜以禮,說:

 

「我穿著男裝遊戲人間,以貧窮的姿態來做為掩飾自己的方式,如此才能不被人注意,你卻以為我是真窮而一定要幫助我,所以我也要幫你一回當作回報。既然如此,這些事還足以留在齒間反覆提及嗎?」

 

說完隨即轉頭交待了一旁的侍女,去將了奴叫出來。了奴原來是一名十三、四歲的女子,頭髮梳成了雙角髻,穿著短襖窄袖的衣裳,模樣清秀的像是天邊的雲霞一般。女子與了奴說了些話,但言詞用語某聽不大明白。只見了奴點頭說:

 

「是。」

 

就一躍而起、沿著屋簷離開了。頃刻間傳來了輕微的劍吟之聲。不一會兒了奴又突然跳了下來,向女子覆命說:

 

「事情辦好了。」

 

女子便吩咐僕人們準備餐點,就見那杯盤等餐具立刻擺妥,端上的菜餚極盡山珍海味之美。推杯換盞中,時間已逐漸接近黎明,某也覺得酒足飯飽,便起身向女子道謝並辭行。女子嘴上雖也不強留,不過眷戀之情也滿滿的顯露在臉上。之後便有一名有蓄著長鬚的奴僕牽著馬在大門外等候著,某一看那正是自己的坐騎,而且所有的行李也都完好無損,一樣也沒少。

 

某便向女子辭別,啟程返回山東。到家後,家裡的人向某說了些最近家鄉發生的事,尤其最奇怪的,就是之前誣告某的那個同鄉以及藉機勒索大筆錢財的那個貪官,都被人在半夜裡砍了腦袋拎走了,成了二具沒頭的屍體。某問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對照之下居然就是某見到女子的那個晚上,這才明白了當天晚上女子派了奴外出去做了什麼事,因此心中對女子更加的感謝。

 

在整理行李時,某赫然發現女子又偷偷的塞了許多銀兩送給自己,另外還有一只小匣子,封裝得很嚴密。某打開匣子查看,裡面有一柄約三寸多長的小劍,那劍鋒發出如霜雪般的寒光。某拿小劍試著削切庭院前的樹,劍鋒尚未觸及,那樹便已被攔腰切斷;對著石頭比畫著則石頭也被切成二半。心裡想著目標所在,將劍投擲出去,則小劍直奔目標後又返回自己的手中,原來這還是一柄(能自動導航的)飛劍啊!某得此寶劍十分的高興,將它仔細擦拭後放回小匣子中珍藏著,偶爾才拿出來把玩一番。

 

----- 待續 -----

 

改編自 《耳食錄

 

原文:

 

《耳食錄》.二編.卷五.何生

山左何生者,富而好義。

……

日已遲暮,不及宿,獨止野廟中,不能成寐。夜深月出,起步廟門外,微艱(風?)拂面,隱隱聞笛聲,悠揚纖妙。且聽且行,笛聲止而笑聲起,則燈火爛然,甲第大辟,有攝華衣冠者迎門外,揖何而進之,抗賓主之禮。何懷疑,不測其由,乃徵其氏族,其人曰:

「君忘金陵西室之人與()?即我也。」

何審視,果是,因問:

「向者何去之密,今何遇之巧?」

客曰:

「餘(余)窮而遁去,投止於此。感君舊誼,故特相俟。」

何訝其預知,客唯唯。

語次,聞客腕釧觸幾(几)頻有聲。何竊左右顧,而見其冠下微露鬢梢,心愈疑而不敢詰。客笑曰:

「君疑我耶?日間馬上驅猛獸、為君除道者亦我也。」

因探去其冠而雲鬟見。何大驚,亟拜稱謝,呼曰:

「神人。」

女亦答拜之,曰:

「吾雄服遊戲人間,以貧自晦,遂不為人識。君獨助我,故我亦助君,適以相酬,奚足復齒?」

旋顧謂侍者,呼了奴出。乃十三四歲女子,頭作雙角髻,短襖窄袖,秀若雲霞。女與之語,殊隱躍。了奴曰:

「諾。」

遂拂簷而去。頃之劍聲吷然。了奴已瞥下,反命曰:

「畢矣。」

女乃命治餐,杯盤立具,極海陸之陳。夜向晨,何不勝酒食,起辭告行。女亦不強留,然眷戀之情溢於顏面。有長鬚奴探騎候門外,即何所乘馬,裝資亦在。

何遂別,至家。家人乃言裡(里)人及縣官一夕死於盜,而並亡其首。問其時日,適何見女之夕也,始悟即了奴所為,愈感之。及理行篋,則益以厚贐,別一小匣,緘甚固。啟之,得小劍長三寸許,淬利如霜雪。試削庭前樹,未至,樹已斷;划石,石解。意所向,擲劍,劍輒往,已復還手中,蓋飛劍也。何喜甚,寶之匣中,間出而玩之。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